發生在2010年6月的苗栗「大埔事件」,因為一部怪手闖進農田的畫面,曾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如今一晃眼過了三年,當時在社會輿論壓力下,時任行政院長的吳敦義,8月曾對大埔24抗爭戶進行「劃地還農」、「原屋保留」的指示,並宣稱「已圓滿解決」;然而直至今日,仍有4戶尚未獲得保留,而且在近日即將面臨拆除,吳敦義的承諾已然跳票!

去年8月我曾經為文『仍未圓滿解決的大埔四戶』解說這四戶的狀況,也說明了這起徵收案件的起源,當時此案正準備向法院提起訴訟;然而,在法院尚未審理完此案,徵收合法性尚未判決下來的此時,苗栗縣政府竟在日前對此四戶發出一張「7月5日前應自行拆除」的公文,完全是對台灣司法的藐視與挑戰!

收到公文後,該四戶開始四處求援,「台灣農村陣線」近日也不斷有聲援活動,許多媒體也大幅報導此事。7月5日當天在「農陣」的號召下,有上千人到大埔現場支持,迫使行政院於當晚與苗栗縣長招開臨時會議討論此案。那天我的心情像是洗三溫暖般,雖然人沒在現場,一顆心卻是懸在大埔以及政院的傍晚會議上。從一早看到大埔集結上千名群眾時的振奮雀躍,到傍晚要開不開的政院會議的忐忑不安,再到晚上9點發佈會議結論後的淚水潰堤,這天又上了一堂台灣的「民主」課,課程內容是:台灣人民的怒吼在政客耳裡根本只是嗡嗡蜂鳴,雖然惱人卻不構成威脅!

聽聽看行政院會後的記者會錄音帶(http://picosong.com/R44H),不僅會議結果是「沒有結論的結論」,大意是說一切交由苗栗縣政府決定,而且發言人鄭麗文的輕浮笑鬧態度,完全是將台灣人民的身家財產當做玩笑在處理而已!讓此時正揪著一顆心等在家中期待會有轉圜的大埔四戶之一的彭秀春聽完之後,情緒近乎失控地說:「他們如果敢靠近我的房子,我就抱著瓦斯桶跳下去!」把在場所有人都嚇壞了,眾人只能極力勸說。【註:大埔現場情形為轉述,去年另有一文「大埔張藥房略記」可參考】

到底是什麼啃蝕了這些官員的良心?看看有人放在網路上的苗栗縣議會現場影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YcBlAvXjvRk),議員與縣長之間的對話,彷彿這是一場人民屠宰場的討價還價,只聞開發土地所換來的一堆價碼,卻完全聽不到對開發土地的必要性與正當性的討論,這樣的父母官、這樣的民意代表,到底是如何產生的?常聽人說:「這是選民自己應該付的責任。」言下之意,那些不願被迫搬遷的人是自己「活該」,真是這樣嗎?民主社會中,我們常褂在嘴邊的一句話是:「少數要服從多數」,但是我們常常忘了底下還有一句:「多數要尊重少數」,我們這個社會對「少數者」的尊重是否時時掛在心上?難道用「多數人」來決定「少數人」的命運就是公平的?「士林王家」、「大埔四戶」一再出現這樣的荒謬思維,顯然這個社會的「霸凌」無所不在!那誰會是下一個「少數者」?

再進一步說,大埔事件根本不是四戶能不能拆的問題,而是整個竹南科學園區以及都市計畫區有無開發必要性的問題!那些已經開發的土地,房子不一定要蓋、廠房不一定要有,光是整地、公共建設、買空賣空,就有多少人獲利了!而這些利益又有多少是建立在毀滅別人的家園之上!一個看不到必要性、公益性(沒有必要就不會有公益!)的開發案,卻又要強取豪奪人民的財產,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狼狽為奸,視人民居住權、財產權、生命權於無物,如果今天我們可以容許這種事發生,那同樣的事情是否哪天也可以發生在自己身上?台灣人民,難道你還感覺不到我們國家所面臨的危機嗎?

大埔四戶自從面臨徵收以來,已經承受了許許多多的折磨與災難,他們為的不只是自己的權益、家的回憶,還有全台灣的政治惡習不應該繼續下去了!據「農陣」所發佈的最新訊息,苗栗縣政府已經調派所有警力,準備在7月8日或9日強拆大埔四戶,緊急召集大家前往聲援。守護大埔就是守護台灣的每一吋土地與每一個人民,7月7日晚上之後的幾天,有空請多到大埔陪伴與支持吧!就算這次房子真的不幸保不住,也要繼續守下去,等待官司判決還給人民一個公道!

(轉)徵求

1.大埔巡守志工
2.大埔新聞志工
3.大埔陪伴志工
供吃供住,7/5日開始,可輪替。
聯絡人:林一方,0919-048980

自行前往「張藥房」交通
地點:苗栗竹南公義路與仁愛路交叉口
google地圖詳細位置:http://goo.gl/maps/Ni0z7

公車:
在竹南火車站搭任何一班往新竹的公車
在「中大埔」下車(車程約10分鐘)

台北往竹南公車(從頭份下交流道)時刻表

竹南往新竹公車時刻表

新竹往苗栗各公車站名與位置

開車:
北二高在香山交流道下,往公義路走
北一高由頭份下交流道經市區
(張藥房門牌為仁愛路894號,旁邊朱家門牌是公義路958號)

台灣農村陣線在臉書的召集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