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道台24線,一條從屏東平原出發的道路,沿著隘寮北溪向東北深入中央山脈。這條道路聯接了平原所處的屏東市、長治、鹽埔與內埔等鄉鎮,也溝通了三地門與霧台等原住民鄉。其中,三地門鄉與霧台鄉裡眾多的排灣族與魯凱族部落,像是珍珠般地被台24線串起,成為南台灣山林裡耀眼的珍珠項鍊。

在這串珍珠當中,三地門鄉達來村可說是生態與人文的寶地。抬頭仰望藍天,時常可見黑鳶展開翅膀,乘著河谷裡上升的氣流盤旋。優雅的飛行姿態,儼然是風中王者,也是賞鳥者的最愛,也讓達來部落有著台灣黑鳶故鄉的美稱。

從達來部落跨過隘寮北溪對岸河階台地的舊達來部落,則保留了完整的排灣先民遺址與青山為伍,也是達來部落居民的開心農場。這裡有將近百年歷史的石板屋,還有五、六十年歷史的石板路、教堂、國小教室與警察分駐所等建築,老屋、老樹背後都有說不完的故事,發人思古之幽情。

步道、老樹、老屋與老故事,讓達來部落成為省道台24線閃亮的排灣瑰寶之一。但很難想像五年前的8月8日,莫拉克颱風降下兩千多毫米的超大豪雨,像是一隻從天而降的怪手,讓台24線公路柔腸寸斷,山林也像是被滾水燙過般的皮開肉綻,令人觸目驚心。

達來部落現址也受創慘重。八八當天,原本風光明媚的台24線一夕之間變成性格暴戾野溪,洪水猛烈地灌進部落。部落的人見苗頭不對,趕緊往外撤離。八八過後,達來部落部分區域地滑嚴重,不但道路被沖斷,有的居民房子被土石掩埋,無家可歸。

莫拉克災後五年重建過程紛紛擾擾。雖然官方將達來部落判定為安全堪虞的區域,要求居民遷村到平地的永久屋,但對部落居民來說,其生活智慧與文化傳承都與山林脫離不了。遷居平地,文化滅族的危機感更遠甚於莫拉克帶來的震撼。

官方要求遷村的壓力當前,達來部落居民透過達瓦達旺教會主任牧師郭明輝(giljagiljaw)帶領禱告下,決定留在原鄉重建,其所憑藉的信念,是要將受到莫拉克風災影響而中斷興建的達來部落達瓦達旺教會完成,並透過生態旅遊,維繫達來部落的山林環境與生活文化。

漂流木十字架讓族人的心不再漂流

「這座超過一噸重的漂流木十字架透過部落會友的力量才能立起來,象徵著團結、合心,也見證苦難未被風災擊垮,」達瓦達旺教會主任牧師郭明輝說道。

排灣語「達瓦達旺」是達來部落的舊稱,翻譯成漢語有「團結、合作、向前看」的意思,象徵著堅毅不拔的精神。達瓦達旺教會屬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系統,已有65年歷史,是達來部落居民的精神信仰中心。

民國76年達來部落即曾經因省道台24線的開通,從舊部落遷移至現在的位址,達瓦達旺教會也同時搬遷。搬遷至新部落的教會,先以鐵皮屋搭建成聚會所,經過多年風雨摧殘,加上聚會人數日增,不敷使用,主任牧師郭明輝七年前決議建立教堂。

興建期間,達瓦達旺教會遭遇莫拉克風災,工程幾度停擺,災後重建期間,莫拉克災後重建會又以安全考量為由,將部落劃定安全堪虞區,希望將達來部落遷村至平地永久屋,導致工程被迫停滯。經召開全村部落會議,村民經過禱告之後,一致決定留在原鄉,用信仰守護部落與教堂。

10505247_10204614648510136_2404574336744237840_o10623321_10204614661670465_496184655823557068_o

(左)舊部落的教堂(右)重建後的教堂。攝影/汪文豪

走進達瓦達旺教會,眼光會被迎面的巨型漂流木十字架與石板屋建築所吸引。郭明輝說,這個超過一噸重的漂流木十字架,是由台南玉井的加利利宣教中心免費提供。加利利宣教中心在八八風災過後,與林務局屏東林管處合作,利用漂流木打造方舟教堂,完工後的方舟教堂,加利利也不藏私,將多餘的漂流木分享給達瓦達旺教會。

郭明輝記得,當吊車載運這個超過一噸重的漂流木回來後,經過修飾與組裝,部落族人一齊出力豎立起十字架的時刻,他內心非常激動。他說,他個人出身達來部落,從回鄉宣教到看見族人面對莫拉克衝擊決心堅守家園,齊心豎立漂流木十字架,他始終感受部落族人團結堅定信仰,才能走出八八風災的陰霾,重新站起。

除了教堂裡的十字架,講台、桌椅也都是用漂流木製成。此外,教堂建築硬體也是用排灣石板構成,而這些石板都是族人合力從舊部落運來,象徵著新教堂與舊部落臍帶相連不忘本。郭明輝說,族人還把部落遷移的故事與口耳相傳的故事做成壁畫刻在大片石板,融入教堂建築,希望後代牢記達來部落的生命故事。(繼續閱讀請點選這裡

10603538_10204614613749267_5792439000977686259_n
達瓦達旺教會主任牧師郭明輝講解漂流木十字架的故事(攝影/汪文豪)

 (本文為財團法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人事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新聞選題與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