惦惦聽水圳會歌唱。
濁水滾滾唱乎你聽,南風牽著樹仔一起唱、頂著烈陽的稻子也跟著旋律點著頭、夜裡火金姑提著屁股燈炒熱會場。農人也唱著,唱著水流的快樂,唱出有水疼惜歌。

因為有水,千百年來農村才有「萬物音樂會」。

6/2邀您一起來,聽水圳唱歌、唱給水圳聽。
6/2邀您做伙來,守住百年水圳,別讓水圳徒留哭泣聲。

時間:6/2(六)下午4:00~6:00
地點:彰化溪州溪下路四段水圳旁(http://goo.gl/maps/AyCJ

守護水圳臉書

 

藝文界聲援:一條即將被告的水圳

我們都是吳音寧的朋友,這個寫詩,也寫《江湖在哪裡》關心台灣農業的小小女子音寧,她現在正在孤軍奮戰中。

從去年5月為搶救一條跟她一樣瘦小的水圳開始,她已經拚戰了一年。原來以為成功了,以為要把農業用水輸出給中科四期的「暗管」已經停挖了;然而今年510日,音寧發現怪手又開在水圳堤岸上,正要偷偷地復工開挖,二話不說,她就一個人站在怪手前面把它擋了下來。之後在地農民,還有一些個為水圳奮戰許久的大大小小傻瓜,便在堤岸上搭起臨時簡陋的布帆棚屋,大家輪班看守,擋住了那「暗管」延伸到你家門口。

當大家守了幾個日夜後,黑暗的勢力蠢蠢欲動,恫嚇、威脅不時傳來;在地的一位田庄大姊說:「沒關係,我有保險,如果萬一怎樣,殘廢了有住院醫療給付,死了可以領更多。」她笑笑地平靜的說這些話,很勇氣,很看開,很辛酸,很無奈。而這也就是在地農民的聲音,也就是水圳的聲音。接著執法單位傳出要對帶頭的音寧提告,我想他們不敢也沒那麼笨。對音寧提告,也就是對農民提告,也就是對水圳的提告,他們憑什麼!

誰可以對一條水圳提告?

誰可以決定一條養活了千萬畝良田的水圳的命運?

這是條小小的水圳,她的命運少人注意,她只是一貫靜靜地流淌過土地。水圳其實跟我們每個人同樣,只冀求那麼一絲尊嚴與安穩的生活,只希望能夠保護養育灌溉下一代,讓他們得以繼續生存與長大。

68日,政府就要做出關鍵的決策,這個決定就是句號了。我們不知道答案是什麼?水圳會是生或是死?但在一條溪河的命運被決定之前,總該聽聽她滔滔嗚咽的水流聲吧。水圳是農人的朋友,農人是我們的朋友,所以我們大家一起聲援表達──反對挖裂土地埋「暗管」偷竊農業用水的政策。

於此,我們懇切冀望這條農業灌溉用的水圳,她的美和她的水能夠繼續哺育農作和我們的下一代;而不是扼殺她豐沃的有機生命,讓她變成廢水汙水排放到大海。日後,十年、二十年,水圳依然還能流經我們的田園,如此我們方可以與她彼此地說聲:感謝!

更詳細的關於水圳的歷史與其生態討論,請連上「守護水圳」網站:http://hsichou.blogspot.com/

小  野 向  陽 伊格言 何致和 吳明益 房慧真 胡淑雯 柯裕棻 孫梓評 連楨惠郝譽翔 高翊峰 陳義芝 焦  桐 童偉格 張鐵志 黃銘正 劉克襄 黎煥雄 蔡逸君 鍾  喬 駱以軍 盧郁佳 鴻  鴻 戴立忍                           聯名聲援

(名單陸續增加中。此次聲援從5月21日發起,由吳明益、張鐵志、蔡逸君、鴻鴻負責聯繫;若欲參加連署的藝文界朋友們,5月26日~6月2日請統一mail至:yc.tsai55@msa.hinet.net,聯繫人之ㄧ蔡逸君的信箱)

  • 5月29日(星期二)「農民與藝文界聯合記者會」
  • 時間:上午十點
  • 地點:凱達格蘭大道 台北賓館前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今天第一次到寶藏巖旁的上下游市集參觀.可能是連續幾天的大雨.市集攤位不多,農產品也不多,與同行朋友各買芭蕉乙串,各付帳50元,隔攤為台大學生服務,並置有家鄉彰化縣溪州鄉農業用水被移用到中科書面資訊,與台大學生交換相關資訊後,贊助新台幣伍百元,近期尚未返家鄉之行程,謹對於參與抗爭具保護傳統農業良心的年老鄉親,聊表個人薄意,親愛的鄉親,謝謝您!
    也盼望接受農民供養的白領階級,早日良心發現,失去了農業土地,你們的後代子孫,是很難生存下去的!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