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為了追尋湧泉,《台灣湧泉50選》研究團隊上山下海,請郵差帶路到荒煙蔓草處,還曾闖入私人地遭黑道威脅,但最讓他們難受的,是看到被塵封在地底、嗚咽的湧泉。

主要作者、海生館助理研究員邱郁文,從小就和湧泉結下不解之緣,他是高雄人,小時候經常到東港溪上游的五溝水湧泉,和蝦蟹水草玩耍,長大後成為專門研究螺貝類的學者,三不五時就到五溝水調查生物兼玩水,但2013年一項八八風災治水工程,卻砍掉五溝水河道生物多樣性豐富的河岸林,大大干擾了當地生物,讓他心痛不已,「一整年不忍去五溝水。」

五溝水河道拓寬、蓋起「三面光」水泥後,失去了多樣的豐富棲地,底層泥沙變多,礫石減少,影響了喜歡產卵在石塊底部的短吻紅斑吻蝦虎,外來種變多,擠壓原生物種的空間,在爭辯是否要整治河道的過程中,更造成地方對立。

短吻紅斑吻鰕虎的卵產在石塊上,但五溝水河道整治後受到大幅影響(圖:邱郁文提供)

日本保護河川、發展湧泉經濟學

愛水的邱郁文經常到日本追尋「名水」,發現當地人除了自發性保護河川,也發展出一套非常在地的「湧泉經濟學」。

他舉例,日本「篤姬」從薩摩過繼到京都、嫁入德川將軍家的途中,一路經過許多休息驛站,有些驛站便是湧泉區,日本人把這些景點串成「出嫁之旅」,這裡是篤姬的洗頭水,那裡是停留喝水的地方。

有一次,邱郁文特地到日本三島市品嚐傳說中的「梅花藻咖啡」,梅花藻長在當地湧泉,一度因為廢水污染差點絕跡,在當地人復育下才重獲生機。不過邱郁文喝咖啡喝了半天才發現,原來梅花藻不是在咖啡裡,而是裝咖啡的杯子logo,雖然有點哭笑不得,但也佩服日本人將湧泉經濟發揮得淋漓盡致。

珍貴的梅花藻(攝影/Alittle)
珍貴的梅花藻(攝影/Alittle)
乾淨的河水可以復育梅花藻,也能讓孩子嬉戲(圖片提供/邱郁文)

湧泉保護生態也有經濟價值

湧泉是許多聚落的起源,但也代表許多湧泉都位在私人地,即使有心保護,也常面臨地主反彈。

邱郁文認為,保護湧泉必須讓當地人參與,發展出地區產業,「要讓他們知道湧泉除了生態,還能轉換成實質的經濟價值。」或許可效法日本發展湧泉豆腐、清酒等,或是台灣當地的「雨來菇」。

近年漸漸有地方團體呼籲讓湧泉重見天日。高雄市柴山會2013年在市府支持下,組成調查小組,執行「尋找幸福湧泉」計畫,解開部分湧泉出水口的水泥封印,設立湧泉示範區,發展生態旅遊。

邱郁文認為柴山是很好的案例,但也提醒,有些地區看到湧泉商機,引進不必要的工程設計,但是過於人工的整建、木棧道等,會干擾當地生物,必須更細緻處理。

湧泉是許多聚落起源,就代表有許多當地故事,邱郁文舉例,金門的湧泉,曾經是許多詩人喝茶的必備水,相較於現在到處都是花海、黃色小鴨的觀光模式,湧泉若能結合當地故事、文創,可以創造經濟和環境的雙贏。

邱郁文經常到各大湧泉濕地調查,不過許多濕地都被外來的粉綠狐尾藻攻佔

延伸閱讀:名水大調查 台灣湧泉50選

(本文為財團法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人事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新聞選題與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