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台灣野蜂大規模病亡 中高海拔生態面臨嚴重衝擊

文/上下游記者賴郁薇  2017/5/1

這兩年台灣蜂界面臨史無前例的威脅,除經濟蜂種─義大利蜂因農藥生病大幅死亡,導致50年來收蜜最少,負責在高山授粉的「台灣野蜂」,更面臨大規模滅絕危機。

經證實,因蜂友從大陸偷渡帶有「囊狀病毒」病原的中國蜂蜂王,使得台灣鮮見的「幼蟲囊狀病毒」首先在嘉義爆發,造成台灣野蜂幼蟲蜂體水腫、液體化,最後集體死亡,現在疫情更一路擴散,南投、阿里山區也陸續淪陷,往北部蔓延,僅剩東部還沒淪陷。

專家指出,西洋蜂怕冷只在平地活動,故台灣野蜂(中國蜂)是台灣中高海拔最重要的「專業授粉者」者,一旦族群大規模減少,海拔1500公尺以上溫帶植物、果樹授粉情況都將受到嚴重影響。靜宜大學生態人文系副教授楊國楨表示,台灣五大科植物之一的薔薇科植物,多數生長在中高海拔地區,依賴野蜂授粉,一旦蜜蜂大量減少,勢必對生態造成衝擊。

目前防檢局已與宜蘭大學、苗栗農改場、嘉義大學合作組成調查小組,深入北、中、南各地區蜂場調查確切的染病、擴散情況,調查小組表示,目前努力地毯式調查各地蜂場,也希望熱心蜂友回報野蜂在戶外的蜂群狀況。

%e5%8f%b0%e7%81%a3%e9%87%8e%e8%9c%82%e6%84%9f%e6%9f%93%e5%9b%8a%e7%8b%80%e7%97%85%e6%af%92%e6%9c%83%e9%80%a0%e6%88%90%e5%a4%a7%e8%a6%8f%e6%a8%a1%e9%9b%86%e9%ab%94%e6%ad%bb%e4%ba%a1%ef%bc%88%e8%9c%82
台灣野蜂感染囊狀病毒會造成大規模集體死亡(圖片提供/蜂農黃永勝)

野蜂族群、飼養者難掌握,防疫工作困難

台灣主要有兩種產蜜蜂種,數量最多的是在平地採蜜的「西洋蜂」,而台灣野蜂屬於「東方蜂」下的「中國蜂種」,族群少,多在中高海拔出沒。

雖然兩者都能採集花粉釀蜜,但因為兩種蜂種的唾液酵素酶不同,使得釀出來的蜜風味完全不同;又因台灣野蜂蜜數量極少,野蜂蜜價格較西洋蜂蜜高出許多,一瓶550cc的紅淡花野蜂蜜甚至可以賣到1000~1500元,不少蜂友因野蜜價高或自身興趣,將野蜂抓回來飼養,甚至將中國蜂引進台灣。

「台灣野蜂染病情況真的很難掌握!」身兼台灣蜜蜂與蜂產品學會常務監事、調查小組成員的陳裕文指出,台灣野蜂大多出沒在中、高海拔隱密地區,一般都在野外飛來飛去,但有蜂友因為興趣使然而將台灣野蜂抓回來小規模飼養;但野蜂天性使然,就算被蜂友抓回來飼養,還是很容易發生「逃蜂」現象。

台灣野蜂不斷在野外、蜂場之間移動,再加上野蜂飼養者大多出於興趣,流動率也高,使得台灣蜂群無論數量、飼養戶數資料都難以登錄、掌握。「不知道誰有養,不知道哪裡有蜂群,這讓防疫工作難上加難!」調查小組成員紛紛表示。

原本僅有嘉義、阿里山、南投一帶傳出疫情,不到一個月時間,台灣西半部地區已全數淪陷,知情人士指出,嘉義一帶都還算是小規模飼養,北部飼養的箱數比較多,一戶養了四、五十箱的蜂友不在少數,「尤其基隆、七堵養蜂場很密集,很容易大規模染病。」經疫情調查小組證實,目前僅剩宜蘭、花蓮、台東尚未出現染病蜂群。

雖然防檢局已與宜蘭大學、苗栗農改場、嘉義大學合作組成調查小組,希望能掌握、控制疫病蔓延狀況;但調查小組成員坦言,「疫情擴散得太快,已經不太可能防堵了。」防檢局呼籲,「蜂農們千萬不要再做蜂群交易!」以免擴大疫病感染範圍。

%e5%8f%b0%e7%81%a3%e9%87%8e%e8%9c%82%e5%9c%a8%e8%9c%82%e7%ae%b1%e7%9a%84%e7%8b%80%e6%b3%81%ef%bc%88%e8%8b%97%e6%94%b9%e5%a0%b4%e8%a0%b6%e8%9c%82%e8%aa%b2%e8%aa%b2%e9%95%b7%e5%90%b3%e5%a7%bf%e5%ab%ba
台灣野蜂在蜂箱的狀況(圖片提供/苗改場蠶蜂課課長吳姿嫺)

蜂友互相買賣 造成囊狀病毒擴散感染

「一般來說,台灣野蜂的蜂群不會太大,蜂群跟蜂群之間的距離也比較遠。」苗栗農改場蠶蜂課課長吳姿嫺表示,台灣野蜂在野外時有天然屏障,疫病傳染距離有限。

但若在蜂場飼養,一旦飼養密度較高、蜂箱之間距離不夠遠,再加上台灣野蜂原本的「盜食」天性,不斷闖入各蜂箱,或逃到野外入侵其他蜂群,病毒就可能在野蜂移動、盜食的過程中交叉感染,「不排除這是囊狀病毒大規模擴散的原因之一,」吳姿嫻指出。

此外,知情人士更透露,各地蜂友也常有互相買賣、交易台灣野蜂的情況,可能不小心交易到帶有囊狀病毒病原、但還沒發病的蜂隻,增加了擴散感染的風險。

台灣野蜂為中高海拔主要授粉者,嚴重衝擊植物生態

囊狀病毒只會在東方蜂種出現病徵,一般台灣用來產蜜的西方蜂就算帶有囊狀病毒病原,也不會發病。然而,即使不至於衝擊蜂蜜產業,卻對整體生態造成更嚴重的威脅。

陳裕文表示,雖然蠅、瓢蟲等昆蟲也都能授粉,「但『蜂』才是專業授粉工作者!」蠅類等昆蟲往往東粘一點花粉、西粘一點花粉;但蜂不一樣,一次就採單一花粉,且在不同株植物之間移動的頻率比較高,「這樣的專業授粉才有效、徹底。」

「而對中、高海拔地區植物來說,專業授粉工作者又以台灣野蜂為主角,其他蜂類都只是配角。」陳裕文表示,山區氣溫一低,西洋蜂往往適應不了,只有台灣野蜂仍能出勤採集,因此蘋果、水蜜桃等溫帶果樹,甚至野生植物常仰賴台灣野蜂幫忙授粉,「若台灣野蜂族群減少,恐怕會衝擊山區植物生態。」

靜宜大學生態人文系副教授楊國楨也表示,雖然台灣對於台灣野蜂的基礎研究不多,尚無法確切掌握授粉確切數據,但以目前對山區植物生態的了解,1500公尺以上中、高海拔地區有很多重要栽培作物如桃、李、梅、櫻、蘋果、梨子,台灣五大科植物之一的薔薇科植物,共有24個屬,大約有125個種,幾乎只生存在中高海拔,這些果樹、植物都要仰賴「蜂」作為授粉媒介;如果蜂群減少,首要影響到的就是這些物種,且影響不小。

防檢局:呼籲蜂友自主管理

目前蜂群情況未明,而各地蜂友又互相交易台灣野蜂,台灣野蜂不斷在野外、蜂場之間盜食、移動,增加防疫工作困難度。

被問及是否能夠訂出疫區、禁止蜂友交易疫區蜂群,防檢局表示,就算訂出這些規定,還是會礙於無法掌握每個蜂友動態而難以執行,「還是只能呼籲再呼籲!」現已公佈疫病爆發情況,要控制疫情還是必須請蜂友自主管理交易行為。

調查小組更表示,目前已經找出取樣、檢驗方法,有助於檢驗蜂群染病狀況;陳裕文更表示,若之後能在疫區蜂場找到耐病蜂種,囊狀病毒疫情擴散狀況在日後或許能夠受到控制。

防治建議事項(防檢局提供) 防檢局希望蜂友持續回報蜂群狀況(防檢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