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作者為成大環工系學生,在克羅埃西亞當交換學生學習農業,本篇接續前文,介紹當地的squat(佔領空屋)行動,籌劃免費商店分享生活用的經驗。

───────────────────────────────────

是免費商店,而不是跳蚤市場

剛搬進來的時候,這裡的人們正在忙一個活動,主要就是對外開放這個免費商店(Free shop)。

免費商店有一點點像跳蚤市場,裡面放的都是來自別人不要的東西,不過不是用來賣的,也不是以物易物或等價交換。免費商店的想法是「take and leave」,拿走你想要的,留下你不想要的。而重點是…不一定要貢獻什麼東西才可以拿免費商店裡的東西,這裡的東西原本就全部都是別人不要的,這個商店的目的只是要讓這些還可以用的東西免於被丟到垃圾場,而不是像跳蚤市場「從廢物中創造經濟價值」。

image001

之前旅行時最喜歡的景點就是跳蚤市場,Zagreb這裡也有一個超大的跳蚤市場,不過其實多去幾次會發現好像來擺攤的人永遠都是那些人,而他們的東西也總是多到根本很難想像他們會有賣完的一天,大攤販就算了,小攤販也要為了一點點東西在那裏坐上一整個早上,可能還要把東西全部帶回家。

這跟之前菜市場的菜一樣,有些超市會把比較不好看或快過期的商品降價出售,但對大多數的人來說,好的東西花貴一點的錢是應該的,有缺點或二手的東西即便已經比較便宜了,他們還是覺得他們不值那個價格。

那就把價格拿掉吧,省掉那些殺價斤斤計較的心機,也省掉整理東西搬來搬去的勞力,就把不要的東西都放在這個叫做免費商店的儲藏室,有需要的人就盡量拿,無論拿走什麼或是留下什麼大家都開心。台北好像之前也有無價市集,應該是很類似的觀念了,不過沒親眼見過也說不清楚。

所以,免費商店裡有甚麼東西?

最主要的就是一大堆的衣服、帽子跟鞋子,幾乎等於是我們有一個巨大的衣櫥,我就從那裡拿了一件我超喜歡的大衣,雖然他看起來其實比較像一件有兩個洞的大毯子,常常被拿來當被子蓋。之前這裡下大雪外面一公尺多的積雪,出門得半個身子泡在雪裡面用游的出去,台灣根本找不到可以應付那種情況的鞋子,好在又給我找到了一雙雪靴。

image003image005

除了服飾之外,書本、CD、錄影帶還有鍋碗瓢盆都有。現在大家螢幕幾乎都換成液晶的了,當然液晶螢幕比較薄也比較低輻射,不過這樣子的全面汰舊換新也代表著會有一大堆明明還可以用的映像管螢幕會被丟掉,所以我們這裡有一大堆的映像管螢幕…晚上看電影時因為沒有投影機大家就拿了一個很大的螢幕來播電影。

image007image009

免費商店活動當天,他們從網路上邀請了很多市民來參觀,雖然有部分被警衛們擋在大門沒辦法進來,不過還是來了不少有興趣的人們。我們從儲藏室裡面搬出了許多沙發擺在室外,有人到麵包店要麵包,有人則在廚房用從菜市場要來的「格外品」準備食物給客人們吃。

有許多人到免費商店拿了一些東西走,但其實帶東西來放的人更多,好多人拿了一大帶衣服來,然後只挑了一個杯子或是一個吊飾回去,所以其實免費商店的東西有點越來越多,有時候天氣好去菜市場時他們也會推著裝滿衣服的購物車到菜市場去送菜販或是買菜的人。

image011

當然絕大部分的人還是不能接受不勞而獲,總覺得沒有付出什麼會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反正我們也還不到可以完全百分之百脫離金錢的境界,調味料、麵包、麵粉雖然便宜,但要對這群幾乎沒有收入的人來說有點補貼還是好的,自由樂捐雖然回本的機會不大,但至少是一種比較不會傷害到弱勢的做法。

 

 

 

執照社會,造成了人與人之間的隔閡

曾經有一段時間,有一個過了兩年完全不用錢生活的芬蘭人跟我們住在一起,我曾不經意的問過他:在台灣人的觀念中,芬蘭是一個教育非常好文化水準超級高的高等社會,但是芬蘭有沒有他們自己的問題呢?

他跟我說了一個他認為很有趣的問題,過度教育跟過分的專家主義。社會分工是好事,人們可以用更少的付出來獲得更多的效益,但是現在社會所專注的社會分工卻並不是為了追求大家的利益,而是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而去強制要讓社會分工,為了要顯示專業,他們花了許多教育資源在製造隔閡,讓專家們有辦法說著外人無法理解的語言,然後給他們執照,而「執照社會」就是他覺得芬蘭最荒謬的問題,但我覺得這個現象台灣也很嚴重。

即使擁有知識甚至能力,沒有醫生執照就絕對不能給人看病;沒有建築師執照就不能蓋房子;沒有有機標誌就不能說是有機生產,沒有教師執照就不能教書。當然我承認專業能力必須要有認證的機制,像是醫生或是工程師這種不能敷衍了事的工作。

但是有些地方還要專業化就真的太過火了,他說,如果我們當時煮東西送給別人吃在芬蘭就會是犯法的,被警察發現是要罰錢的,因為我們這群沒有廚師執照的人煮東西給別人吃,如果別人吃下去出了甚麼問題我們就麻煩大了。

剛好我們這裡住著希臘人也有一個有趣的故事,他是練雜耍的,超厲害,我平常都偷偷看他練習偷學。他之前常常會去廣場表演雜耍當街頭藝人,兩三個小時大概可以賺台幣一兩千塊,然後他會去買一瓶啤酒,再邊喝酒邊散步然後把剩下的錢都送給他覺得需要的窮人,他說反正他根本用不到那些錢,不如送給比他更需要的人,他這個平常身上根本沒什麼錢的人,竟然為了幫助陌生人去賺錢?我聽到的時候整個覺得他酷斃了。

然而,他那麼做也是犯法的,因為他並沒有街頭藝人的執照,所以他做這種事情也都要偷偷來…他說他表演只是因為好玩又不是要靠表演吃飯,與其花那些錢去買一張執照他寧願把錢送給需要的人。

 

後來,我們那天的活動在一個月後上報紙了,大家很興奮的去買了一份報紙回來大家輪著笑,那是我在克羅埃西亞第一次看報紙,不過很好笑的是他們只有文章而沒有適合放版面的照片,情急之下記者竟然叫我們趕快「製造」一張給他們,結果我們就跑下去假裝我們是客人在看衣服。

image013
內文我看不懂,主要就介紹由來吧,標題是「免費商店,全部商品零圓」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您好,
    我是出版社編輯,
    一連讀了作者的記錄,非常佩服、感動,
    不知是否可以聯絡到作者,
    了解他接下來的書寫計劃?
    謝謝!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