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有A3_鏢旗魚01(文)島人_海葬1定置漁場沿海採集

寫寫字《海有。島人》

NT$380

生在台灣,注定成為島人,不意外的話應該見過海。但我們對於海的認識依然不夠。這是一本關於海的書,由11位學員歷經半年時間的共同創作,有真實報導,也有虛構,更包羅了紀實產業報導、油畫作品、漁法線條圖解說、海中生命插畫等。期待這本書的出現,能吸引讀者也願意來到太平洋邊,親身體驗。

貨號: 160391 分類: 標籤:

商品說明

寫寫字《海有。島人》。144頁全彩印刷

《海有。島人》

身為島人,生活在東海岸,我們近海卻不太認識海。

《海有。島人》是由11位寫寫字 採編學堂的同學們,用半年多的時間的共同創作。學員們在這半年,從冬天到夏天,一同蒐集資料、實地踏查、採訪彙整。因為「我們想要更理解海。」,書的內容集結了紀實產業報導、公路電影小說、油畫作品、漁法線條圖解說、海中生命插畫…..

於是產生了這本雙封面的雜誌書。

一邊是海有,一邊是島人,

一端是報導、一端是小說,表現上差異很大,其實談的都是「相遇」。

很好奇你會從哪邊先開始翻閱呢?

 海有

《海有》_針對花蓮沿海傳統漁法與新興休閒等產業,進行的採訪報導:

 對於旅人,海是想貼近但也害怕的風景

將海洋視為另一生存場域的「海人們」呢?

島人

《島人》_一路上採訪「依海而生」的人們,寫成的日記式小說:

 我害怕,因為忘了海

但不知哪來的勇氣一路探索

終於發現,海的所有光譜

我能活出有光的生命嗎?——宣小渝

 

目錄   

《海有》

 1  海祭 / 豐濱鄉磯崎部落、新社部落、大港口部落

2  捕飛魚 / 豐濱鄉 新社部落

3  鏢旗魚 / 豐濱鄉石梯坪漁港

4  撈鰻苗 / 花蓮市花蓮溪出海口

5  沿海採集 / 豐濱鄉石門

6  定置漁場 / 新城鄉七星潭

7  海上休閒 / 豐濱鄉鹽寮村、壽豐鄉鯉魚潭、花蓮市賞鯨休閒碼頭

 

《島人》 

夏_收到媽媽的遺願/花蓮市、新城鄉七星潭

        海葬

賞鯨

洄遊吧

 秋_接觸依海而生島人/吉安鄉、豐濱鄉新社部落

        里山里海

新社國小

光織屋

 冬_拼湊媽媽的圖像/台北華山、吉安鄉、豐濱鄉大港口部落、台東成功鎮八嗡嗡、豐濱鄉石梯坪

        Kamaro’an

Wata

Cepo’ Art Center

Heidi Yip

Iyo Kacaw

Makota’ay港口全母語幼兒園

Riyar的日記

 春_航向大海/豐濱鄉靜浦部落、壽豐鄉鹽寮村

美麗的Lakaw

航向大海

產品規格

尺寸 17 x 24 cm
規格

144頁全彩印刷

搶先試閱

《海有》

每年10月初,第一道東北季風吹響獵季開始的號角。海上獵人們齊聚在花蓮南端的石梯坪漁港,摩拳擦掌準備出航。
約莫二十年前漁獲量仍大,會有將近一百艘鏢旗魚船隻匯聚到此。現在,全台灣只剩約三十艘,石梯坪漁港也僅有兩艘,最後一家做鏢槍的工廠也已熄了燈號。

獵人在海上,時刻都是風險
2017年冬天,鏢旗魚季節剛結束,石梯坪漁港邊有喪事進行。海鯨號船長林國正說,過世的那人也是位鏢手,約四十多歲正值壯年,是在海上鏢旗魚過程中辭世的。聽聞是下鏢台時撞到繫船柱,回港時已無生命跡象。旗魚鏢手個個都是腰桿和頸項強硬的海上獵人,家屬寧願經歷法醫解剖等繁瑣過程,也不接受死因是隱晦不明或病死。
在蒼茫大海中,怎麼衡量生命價值與工作風險?唯一確定的是,鏢旗魚這種和大海戰鬥的漁法,難度高得超乎想像。

百年不歇的傳承,追捕海上獵豹
「鏢旗魚這種漁法是日本人留下來的,可是他們現在沒有我們厲害,因為他們護欄圍這麼高。」國正船長手比及腰的高度,咧嘴笑開。
1913年,日本九州漁民以高雄為基地開帆船獵捕旗魚。為了追上短距離時速超過一百公里的海中獵豹——旗魚,1915年開始有日本大分縣民以機動漁船在蘇澳鏢。直到1932年台東新港築港完成,來自日本千葉縣、和歌山縣的漁業移民把鏢旗魚技術引進東部,為台灣現代鏢旗魚漁法奠基。

鏢刺漁法,講究默契與精準
鏢刺漁法挑戰的魚種,主要以旗魚、鯊魚、曼波魚 ……等洄游至表層的魚類為主。鏢刺下手要準,以筋多的旗魚尾位置下鏢最佳,如果刺中大肉(腹部),不只容易脫鉤,腹部有傷,賣價也會受影響。
出海作業時刻都是風險。鏢旗魚團隊的最佳組合是:主、副兩位鏢手、一位指揮手,與一位舵手。每位船員都是雷達,在廣袤大海中尋找高出水面僅約十幾公分的旗魚尾巴。任何一位發現魚的瞬間即大聲呼叫,全員進入戰鬥位置。
追魚時若遭遇側浪衝擊,將造成船身極度不平穩,對位於船頭的鏢手來說風險最大。鏢台上的主、副兩位鏢手,各自僅有一個腳套把自己固定在鏢台上。這樣的安全措施,是一種但求保命、不求無傷的奮力一搏,曾經發生過鏢手與旗魚拉扯時不慎墜海喪生或雙腿骨折等意外。
從追魚到鏢魚的過程,鏢手的動作主要有四個:持槍、舉槍、出槍、下鏢,在吹著季風的海上,二位鏢手何時出槍、身後的指揮手如何用肢體語言和舵手溝通,傳遞鏢手需要的舵向和船速……等訊息,就像是神經傳導的大腦與身體,需要暢通的默契。所以,每年獵季到來之前,國正船長的團隊成員必定會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溝通工作流程、培養默契。
船上還有一個隱藏的角色──打雜工,工作從鏢魚之後開始,負責把可能造成人員危險的繩、線收攏。「這就是被捲繩機的皮帶絞斷的。」國正船長伸出他右手短缺的食指,「每一個船長都有受過傷,傷得重不重而已。」他說得稀鬆平常,臉龐有著凜冽東北季風鑿刻的堅毅。

鏢手的養成
鏢刺漁法和其他最大的差異,在於目標魚種的準確度。以流刺網來說,在漁業資源逐漸耗竭的現況下,為了更多漁獲,漁民使用更大的船、更大馬力的捲揚機、更大的網具,換來更多的非目標魚種。每一種魚死亡和腐敗的速度不盡相同,「一網打盡」換來的是量多而質不精。
品質精純的鏢刺漁法,鏢手養成的成本卻十分高。除了有獵人的性格之外,更要有熱情。先從回航的過程,習慣站上鏢台開始,接著慢慢地學習使用鏢槍。直到夠格當船長,拿起量身訂做的鏢槍才是成為鏢手的第一步。
國正船長因為肩傷舉不起槍,當然也無法下鏢。現在他已經從鏢台退下來,位居舵手,新生代的主鏢手是他的獨子。國正船長幾經考慮後,在鏢台上加了及膝高度的護欄,兒子跟他僵持了一星期不說話,「你這樣害我被別人笑,不是男子漢。」
「我唯一的兒子,是被別人笑重要?還是性命重要?」國正船長沒有妥協,「我們是最佳夥伴,他沒有我不行,我沒有他不行。」說到兒子,語氣裡驕傲卻不形於色。年輕主鏢手代表力量,國正船長則是充滿狩獵的智慧。什麼時候想要退休?國正船長說:「做到做不動為止。」海上獵人,絕不任命運擺佈的霸氣。
他的一天從幫夥伴們準備早餐開始,船上的三餐以簡單、飽足、暖胃為特點。「你知道芥菜嗎?和魚塊一起煮湯,很甜。」漁夫的一天,就在吃小魚、捕大魚的循環中展開。

當季風再起,海上見
國正船長的辦公室牆上掛著一個刻字木板:「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挑戰,對於鏢旗魚的勇士來說,這就是他們的戰場。只要時間一到,不論風浪如何強勁,全副武裝,披掛上陣。搏鬥時,與大海合而為一的表情,瞬間綻放光芒。一般人會覺得這樣的殺戮很殘忍,但那是討海的生活方式。」
季風,不只吹響號角,也颳進他們的心臟,鼓動進血液裡,迎接一個又一個獵季。

《島人》

海葬

● 6月23日

那天忙到天昏地暗,印刷廠打電話來說打樣有誤,沒多久分機又大響,急促的鈴聲就像總編直接手刀殺到面前。
一個陌生女人的聲音,劈頭就問我是不是宣小渝?說她叫Nemo,「是妳媽媽的朋友。」
魚的名字?真是可疑。
「 幸好姓宣的人很少,不然真像是大海撈針啊!這麼稀有的姓氏,在大海裡就像角島鯨一樣喔!」
我不知要接什麼話,電話也像被丟到海裡一樣沒了聲音,幾秒後她才忽然說:「妳媽媽病逝了。」
「 她的遺願是要海葬。我覺得,她會很希望妳能來送最後一程。如果妳願意的話,可以先把身分證明傳給我,要去申請海葬登船。」
等等,這話術有點耳熟啊⋯⋯
我冷冷地回她,把人家說死了來詐騙也太過份了吧!雖然我跟討厭的「她」已經二十多年沒有聯絡,但更討厭這種沒有道德的詐騙。
正想掛電話時,「小魚丸!」
我心裡一震,「小魚丸是妳的小名對吧?」
她離家後就沒有人這樣叫我了,彷彿是一個禁忌。
經過一番折騰,我草率答應了這個有魚名字的女人。

● 7月7日

開往花蓮的火車上,望著窗外湛藍的太平洋,想起當初那個拋棄我不聞不問的她,心情比海還要冷,開始怨恨起自己那一點點對她剩餘的好奇心。
在花蓮火車站與Nemo碰面後就直接到傍海的殯儀館,裡面設置簡單的靈堂,我站在遺照前不知所措。其實對她的長相早已模糊,只有深邃的眼窩是唯一相連線索。我默默地站著,就像一個闖入別人靈堂的陌生人,有夠失禮。
Nemo交給我一盒她的遺物,存摺、印鑑、保險單,還有幾本封面都是大海的日記。
禮儀社為我們說明隔天葬禮的流程,直到此刻,一切真實起來。

● 7月8日

今天是她海葬的日子,朗朗青空。
她是阿美族,來弔唁的親戚我一個也沒見過,他們用母語夾雜著中文,不斷對我說:「Riyar的孩子,回部落走走。」搞了半天才懂,原來Riyar是她的阿美族小名,他們要我「回部落」?
火化儀式後,禮儀社的人將她的骨灰裝入小船形狀的環保容器裡。身為黑潮解說員的Nemo陪著我出海,沒有道士誦經,只有這艘船的引擎跟海浪拍打船身的聲音。
強忍著嘔吐感,Nemo還以為我是悲傷過度所以表情凝重,抱著我說:「妳媽媽生前是一個充滿溫暖的人喔!」
我心想,妳也太不瞭解那個人了吧!
但其實最不瞭解她的人是我,而且,永遠也無法改變了。
船行駛到燈塔外六公里處便停了下來,我把她的小紙船放到海上,船身隨著海浪搖擺,沒有一點不捨跟留戀似的,不一會兒就沉沒了。我想跟她說點什麼,但看到這景象後心中無語。
船再次開啟,海面上漂著Nemo投下的白玫瑰,說那是她喜歡的。
她就這樣走了,走得輕鬆自在,瀟灑得讓人生氣。
或許加上暈船的不適,我帶著怒氣問Nemo,她到底為什麼要選海葬!海就這麼吸引她嗎?
話還沒說完,就看見遠遠的海上兩道閃亮的躍動。
「 啊!是海豚!」Nemo微笑說:「過兩天我要帶家人出海,一起來吧!也許妳自己會找到答案?」

台灣海葬相關法令規定

運輸船:登記為「客船」可容納十人以上的船隻(過往只有賞鯨船合法,現在花蓮港務分公司也投入此項業務)。

拋灑地點:以港口紅燈塔為中心向外六公里以上的海域,在花蓮有花蓮港與石梯港,均需避開定置漁場的範圍。

骨灰容器:無毒、可分解材料。
海上儀式:環保考量,不撒金紙,可以鮮花瓣取代。
申請方式:由殯葬業者至縣府申請海葬許可書。

環保葬有樹葬、花葬、海葬。海葬需要租船出航,費用較高。
花蓮有黑潮經過,海水溫暖且乾淨。船隻找到適合定點後可請船長定經緯度,知道位置,對家屬來說會是很大的安慰。

商品評論

目前沒有評論。

搶先評論 “寫寫字《海有。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