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2016年 01月15日週五晚間 21:00-22:00 / 重播:2016年 01月16日 下午17:00-18:00

竹子,是鄒族的生活必需品與經濟生計的重要來源。特富野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汪義福(Avay)談起竹子如數家珍,以往部落常撿筍殼賣到山下做斗笠,如今最有身價的則是竹筍,成了鄒族重要的產業,族人穿梭在竹林割筍的身影,成了筍季必見的景象。

每年四到六月,是阿里山鄉特有的石篙筍盛產季節,部落進入最忙碌的割筍期。特富野社擅長割筍的快手不少,幾個人一起割筍時總會比劃速度、較勁功夫,每年季末還會排名當年筍王。

48

每逢筍季,部落一定總動員,因為這是家戶每年的重要收入,產量一差,連孩子的學費也會受到影響。在特富野社,家戶主要收入來源之一就是竹筍,筍季正常而且價錢合理的話,年收入達五、六十萬是很正常的事,少數族人還有可能上看七、八十萬。

不過割筍並不輕鬆,必須在山坡地不停走動,手也停不下來。汪義福表示,每年遇到筍季,部落裡不會有失業的人,沒有人會閒在家裡,一個人割筍絕對比兩個人割筍少,不論老人家或小孩,只要有空都會參與割筍。有時人手不夠還會向其他村落或縣市調工。

雨水,是筍量多寡的關鍵。海拔較低的鄒族南三村(山美、新美、茶山)的筍期通常會比北四村(樂野、達邦(含特富野)、來吉和里佳)早半個月。不過前幾年雨季異常,連續兩年欠收,不但影響筍量,也打亂了農序,原先依序採收竹筍和咖啡的農戶,面臨作物採收撞期的兩難。

不論筍量多寡,居民割筍後,仍要載著生筍回到筍寮水煮,因為生筍和熟筍的收購價相差五元。居民要先收集柴火,待生筍運來後,整齊放入大鍋,煮熟約需兩個半小時,一天若煮上兩鍋,就得忙到晚上才能收工。

47

汪義福笑說,煮筍時人情味最好,大家邊喝白開水、烏龍茶邊等待,「喝茶水話也會變多,很奇怪」。

特富野社的石蒿筍一直都交給中盤商收購,不過每年筍價波動,讓筍農心情洗三溫暖,全年總價落差從兩千萬到五千萬不等。竹筍是鄒族的經濟命脈,汪義福憂心盤商掌控筍價,影響族人生計與發展。

族人無奈地說,族人週轉資金不足,很難自己當中盤商,不得已只好把筍賣給投身此行多年的中盤商,不過有時也會懷疑,中盤商彼此間熟識,會不會聯合壓低收購價?

筍價長年都由盤商主導,去年熟筍三十二元,前年缺筍飆到四十元,但大前年卻慘跌到十一塊,許多人乾脆棄收。一位中盤商受訪時表示,大前年的低價是因為同行砍價,她建議筍農和「比較勇」、資金比較雄厚的盤商合作。

阿里山鄉公所觀光產業課長溫明正受訪時表示,如果筍價在一夜之間就掉六、七塊,而且每一個中盤商都一樣,如果是聯合的行為,當然就違反公平交易法。

鄒族的里佳部落近年走新路,自籌合作社經營筍廠,不受盤商控制。他們的筍廠機械化作業,不但省時,而且獲利集體分紅,讓其他部落稱羨。特富野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汪義福認為,自辦筍廠不但筍農方便,獲利也回饋給社區,是很好的趨勢。

汪義福表示,經濟有發展,才能留住年輕人,才能傳承鄒族文化。一年一度的小米收穫季,是鄒族三大祭典之一,感謝小米米神賜予豐收,散居各地的家族成員全部返鄉團聚。除了慶祝小米豐收,少不了的是竹筍料理和竹製餐具,更可見竹子與鄒族生活之緊密。

不只是經濟作物或祭典運用,從餐桌到住屋,從玩具到樂器,鄒族人的生活點滴都與竹子密不可分。竹子盤根錯節的旺盛生命力,印證在竹子與鄒族人的緊密連結中,也刻劃在從古至今的族群智慧裡。

關於竹子與鄒族的緊密關係,關於天候異常或盤商制價,汪義福如是說:「靠天吃飯啦,看天要不要給你好的收穫。」

50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