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2015年12月11日週五晚間 21:00-22:00 / 重播:2015年12月12日 下午17:00-18:00

多納是高雄市茂林區最深處的部落,仍保有傳統的魯凱族石板屋等文化特色,而在多納獨特的黑米有兩類,一個是夏季收成的小米種,有黑米祭,一個是冬季收成的稻米種,有豐收祭,在原住民族群裡,是少數在一年中舉行二個祭典的部落。

十多年來,多納部落七月的「黑米祭」,整併到11月的「黑稻米的豐收祭」一起舉辦,至今很多人誤以為黑米祭是在十一月,部落耆老擔心下一代會忘記祭儀正確的典故,今年改回七月十五日舉行,回復部落文化。推動黑米祭多年,郁德芳談到當年合併祭典背後的用意。

IMG_8331-1280

郁德芳:「七月的小米祭帶有典故,就是黑米的故事,然後十一月沒有稻米的故事,所以我們把典故放在Tapakarhavae(搭巴嘎饒望),後面就括號黑米祭。」

黑米的故事,源於魯凱族原始的宗教信仰,包括對自然與祖靈的崇拜。傳說中有位婦人把嬰孩放在工寮的搖籃裡便去田裏拔草,後來發現嬰孩不見了,當晚神明託夢給她,並說,我暫時帶妳的孩子回去撫養,等他長大成人,我會讓妳們見面,但條件是,你們必須和我們共同開墾,半年後神明和族人合作的小米田竟然長出了黑色小米。

經過了半年的光景,一大片的小米田竟然長出了黑色小米。神明的孩子18歲的時候,一起把他帶過來的,神明說,這是我們帶來的禮物,就是年糕,所以從那時候開始就有黑米祭。

七月十五日是多納黑米祭舉行的日子。一早,部落炊煙裊裊,小吃攤忙著準備食材,準備迎接遊客的到來。不可否認,現代祭典儀式的觀光化,已是一股無法阻擋的趨勢,如何保有真正的傳統祭典精神,則是另一更大的挑戰。

IMG_8367-1280

IMG_8433-1280

IMG_8298-1280

郁德芳:「舉行活動的話,一定有它的效應,年輕人回來一定有它的效果,你不舉行就等於零。」

多納族人盡力想呈現的,是傳統生活的種種環節。在每個細節裡,保留了祭典元素的年年傳承。不可否認,當祭典越像現代劇場之時,讓更多部落青年願意演出、願意學習,然後在摸索中,重心找回古老的祭典精神。

多納栽種的黑米屬於陸稻,採用看天田栽培方式,一般在小米收穫後(約5-6月)種植,十月收割,因自行留種,經長期種植後,種原混雜情形嚴重,且因管理粗放,產量不多。

P1040674-1280

郁德芳:「未來這個小米如果再不去純化,可能在我們這一代這個黑小米會消失。」

江魯金雲,多納的媳婦,和先生一起經營餐廳。假日在廚房忙進忙出之外,還是現任的區民代表。四年前身任里長時,推動黑米的種植不遺餘力。

江魯金雲:「其實它很會掉穗,還沒有收完就掉穗,不知道以前老人家他們是怎麼種的。我想是不是品種有被改良到。」

在部落後面的山谷裡,有一塊平坦的耕地,再下去就是過去的多納溫泉。八八風災後,曾經提供不少工作機會的溫泉遭沖毀,這片耕地上就更少見年輕人的蹤跡了。

IMG_8216-1280

江魯金雲:「八八風災前幾年,我們這邊遊客量很多就是泡溫泉,慢慢的老人家就是知道說,種這個東西會有價值,所以他們種的農作物就開始賣,直到八八風災那時候,我們停擺將近四年多。」

黑米祭過後的部落恢復平日的生活,只有在假日時,遊客的喧囂劃破寧靜。這一天,江魯金雲的孩子回來幫忙,她談到對孩子的期望。

江魯金雲:「我對他的期望就是要更認識部落,能夠在部落工作,在部落工作是一種很享受的事情。」

多納是原鄉中相當早進行社區營造的部落,富有傳說故事的黑小米,如何增加產量,是部落多年來努力的一個方向。

郁德芳:「這個產業如果能夠繼續種植,量有的話,對我們未來多納本身要推這個活動,或者是有文創的東西,都可以促進地方產業的發展。」

 

部落發展,走來一路遙迢,土地文化的延續,也許是目前最急迫的課題。

IMG_8214-1280

江魯金雲:「這一代的老人家如果萬一離開了,會面臨糧食的危機,也很希望所有的年輕人,包括自己的孩子能夠回來,回到部落,繼續做農這個部分。」

郁德芳:「這個祭典如果每年舉辦,除了小孩子回來,他學習我們的文化,學習祭典,對我們本身很重要。」

祭典文化、農業經濟、觀光產業,多納部落面臨的這三角習題,仿彿是各地原鄉的縮影,徘徊在政府政策、部落共識和就業生活的抉擇之中。也許,黑米傳奇的故事,早已暗喻著部落存續的重擔,寄託在下一代人的身上,他們的故事,其實也是這座島嶼大家的故事。

IMG_8197-1280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