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2016年 01月01日週五晚間 21:00-22:00 / 重播:2016年 01月02日 下午17:00-18:00

樹豆,是台灣原住民各族群的傳統作物,早期在部落隨處可見,就種在自家田園的四周。近年來樹豆的營養價值受到重視,有豆中之王的美稱。

台東縣金峰鄉嘉蘭村,八八風災時,太麻里溪水暴漲,淹沒了河岸的房屋和耕地,歷經六年的家園重建,部落生活逐漸站穩腳步。

IMG_1616-1280

過了河,來到對岸的拉灣,嘉蘭社區協會的理事長黃治明,要帶我們去部落退休耆老的園子裡採收樹豆。樹豆園的主人,曾孝,是部落的耆老,他的務農歷史是從公務員退休後,才開始的。

曾孝:「像我這個老人家,有這個痛風,對豆類方面不吃嘛!但是我家人還是要吃,多多少少種一點。」

一般而言,採收樹豆,有兩種方法。其一,整把砍下,綑綁晒乾,其二,只挑選乾豆採收。樹豆,對於經常體力勞動的人而言,是很好的營養來源。

黃治明:「以前的老人家要上山狩獵,一定要帶這個樹豆做的食糧,跟芋頭、地瓜一起,這樣子一起吃的。所以以前上山狩獵的老人家通稱這個樹豆叫勇士豆。」

勇士豆,並非台灣的原生種,而是日據時代傳來才開始種植。貧瘠、乾旱的土地上,樹豆都能開花結豆。每年的開花期自2月到11月,生產期長的特性,成為深受族人喜愛的傳統作物。

IMG_1611-1280

黃治明:「豆莢有聲音就可以收了,那種聲音讓人家非常快樂,因為你知道那已經成熟了。」

曾任代表會的主席,楊美香,是曾孝的夫人。夫婦兩人的住家是位在嘉蘭部落中,但他們大部分的時間,都來到位於拉灣的工寮和園子,在這裡耕種各種作物,回味過去的生活。

楊美香:「我們很少說炒菜做什麼,去挖個地瓜,如果有蝸牛的時候拿蝸牛跟地瓜一起煮,就採那個辣椒,辣椒放水就是一個湯,就那樣很自然的吃東西。」

一早,楊美香早已用材火燒水,準備用曾孝採回來的樹豆,煮一鍋傳統風味的勇士湯。從前,獵人從山上帶回來的山肉,會和著樹豆一起煮成勇士湯,去山上打獵的獵人都是勇士。原來勇士的精力背後,還有女性默默的付出。另外,聽說樹豆pu,這個名稱的由來跟談戀愛也是有關係的。

IMG_9667-1280

黃治明:「這個樹豆吃多了,很容易排氣。以前如果說這個年輕人要到女方談情說愛的時候,這個就不能吃了,因為你這個吃了排氣就不禮貌,這個叫pu,pu pu這樣一直在排氣。」

黃治明:「最近這段期間,有的結婚了十幾年,沒有生育常吃樹豆,他就有了這個結果,所以我們所稱的勇士豆,也包括說是補陽的作物食物。

昔日山林裡勇士的榮光雖已退了光環,樹豆生命力的韌性卻仍提醒著族人向前走的勇氣。嘉蘭村的七個排灣族部落,早年都住在太麻里溪中上游的中海拔山區,1938年起,在日本政府集團移住政策下,陸續被迫遷移到現址。

一場風災沖毀了房屋和田地,但族人們勇敢地走出傷痛努力耕耘,在劣地裡種下樹豆、南瓜、玉米等雜糧作物,並成立產銷班,將樹豆作為主要產品之一。從採收到篩選,耗時的手工作業,使樹豆難以大量生產,為了開發經濟上的價值,帶動更多人種植樹豆,族人們研發了樹豆的各式創意料理,例如咖哩樹豆、紅燒樹豆雞、樹豆餅等等。

樹豆是典型的原民佳餚,在原住民生活當中,被認為是幸福物的代表,製作成樹豆椪,能吃到果核原味的口感,具有清熱解毒、補中益氣的功效,營養強身。

黃治明:「以前我們原住民煮樹豆只知道煮湯,不曉得做其他的料理,也是因為樹豆不好煮熟,現在知道爆香後樹豆很容易熟。」

IMG_9606-1280

不管是創意料理或傳統做法的勇士湯,都是部落婦女對原住民飲食文化的用心傳承。

日據時期,日本政府想要鼓勵排灣族人定耕種植稻米,但實施三年後失敗,因為在原住民的觀念裡土地是要休息的,部落傳統的農耕智慧,在理事長這一代人的記憶中,留下深刻的印記。

黃治明:「我們小時候就常常跟老人家一起,做這個種小米,我們一定會在小米園的四周圍,種樹豆。」

排灣族的田地裡,常見到多種作物混種在一起,土地利用非常節約。小面積混作的輪耕是與大自然的和諧相處的結果,也是部落山林生活裡的自給自足的方式。

夏初的園子裡,小米結穗了、紅蔾換了新妝、高粱的果實搖曳在風中,曾孝在園子周圍撒下百合的種子,期望美麗和勇氣,同時綻放。

IMG_9679-1280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