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2016年 01月29日週五晚間 21:00-22:00 / 重播:2016年 01月30日 下午17:00-18:00

新美部落在阿里山鄉台129線道上,海拔約560公尺,位於山美、茶山部落中間。山美部落因為達娜伊谷自然生態而聞名,茶山部落則以涼亭分享文化為亮點,夾在中間的新美部落,相較之下,少了鎂光燈的注目,卻藉由傳統作物糙米薏仁,走出了自己的特色。

糙米薏仁的鄒族語為「pohetÜta」,是部落主食之一,耐旱耐風,粗放野種就能開花結果,而且原生種的糙米薏仁的營養價值,也高於其他品種的薏仁。

12

新美部落農民楊佩珍表示,近年他們從消失邊緣復育原生種的糙米薏仁,糙米薏仁連結了老一輩的傳統,也結合了鄒族人的力量,帶動鄒族部落的凝聚力跟向心力。

透過部落的努力,他們生產的糙米薏仁總是銷售一空。消費者常回饋說,口感好,

煮稀飯或煮成八寶粥都很好吃。為了讓更多消費者接受市面上少見的糙米薏仁,部落絞盡腦汁變化菜色,把糙米薏仁加入炒筍子、燉牛肉、甜湯,吸引不少消費者回頭購買。

14

一位部落婦女說,她兒時很討厭糙米薏仁的味道,因為老人家很常煮糙米薏仁,把這當成主食,讓她一看到薏仁就想哭,如今因為復育原生種薏仁,卻讓她更認識其價值,不禁感佩老人家的智慧,讓小孩從小就吃最好的東西。

一位部落長者也回憶,以前鄒族的主食為小米、地瓜,但是量不多,因此家家戶戶種糙米薏仁,不但好種,也可以補助食物的不足,有時也會送給來訪的平地人。

不過隨著外來物種進入部落,經濟效益相對較差的糙米薏仁,逐漸消失在部落。近年部落推動原生種糙米薏仁復育時,還有老人家感動地流淚,終於聞到傳統的糙米薏仁的味道,這也讓部落更努力推動復育,不但是原生種,又營養、健康,還可以帶動部落發展。

復育的想法萌芽,但是畢竟種植的人少了,一度苦尋不到種子,幸好,居民找到野放的糙米薏仁,採了種,才在新美重現生機。原生種的糙米薏仁個頭高,有兩公尺多,經過農業改良場指導,產量也比一般薏仁多,同一株甚至可以連續採收三年。

19

新美部落復育傳統作物,採用自然農法。年輕時出外讀書、工作的楊佩珍,決定回不落後,覺得她的民族意識像是被掀開來,明明可以傳承的文化卻面臨斷層,因此她很想為族人做些事情,從復育傳統作物開始。

但是一開始楊佩珍連鄒語都常講錯而被取笑,她從語言到心態,從想法到步調,一步步調整跟部落的距離。她回部落之前,並沒有務農的經驗,她認為應該友善對待土地,因此學習秀明自然農法,之後卻發現,這不就是鄒除傳統的耕作方式。

不過要在慣行農法的部落推行自然農法,起初只有一片取笑聲,這不但是楊佩珍的人生挑戰,更是農民前所未有的挑戰。一位部落農友說,當初為了健康決定做自然農法,但是面臨健康跟經濟平衡時,過程的拉扯非常辛苦,一定要自己歡喜甘願,要不然一受到打擊,一定會做不下去。

生產端的信心建立了,銷售端的奮戰更是辛苦。和消費者一次次的溝通後,終於讓「打手機鄒」(Daso ci Cou,鄒語意思為強壯的鄒族人)品牌打出了名號。改變的不只是消費者,部落的取笑聲也逐漸消弭,甚至轉而加入陣容。

如今新美部落產銷班致力於復育原生種,包括傳統薏仁、樹豆、赤小豆和黃肉芋頭等,並生產供應當季多樣的根莖葉菜調整作物。當初只有四位對健康有興趣的婦女投身自然農法,現在已有二十二名班員,種植面積約六十公頃。

楊佩珍也到部落的小學帶學生認識糙米薏仁等作物,並傳達原生種的珍貴意涵。她認為食農教育要從小扎根,讓孩子透過語言、土地和作物,認識並珍惜鄒族的傳統文化。

其實,楊佩珍心中還有更大的藍圖,她希望未來阿里山鄉成為台灣的模範有機鄉,用鄒族人自己的力量,把鄒族的產業帶起來,「我們最厲害的地方就是農業這個區塊,其實我們應該把所有的農作物復育起來才對,因為有些作物快不見了。」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