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2015年 12月04日週五晚間 21:00-22:00 / 重播:2015年 12月05日 下午17:00-18:00

「今天我們要種下這個紅糯米,我們希望能夠順利種下,所以今天特別請求太陽,如果沒有太陽,萬物怎麼會存活呢?所以請求太陽庇佑。」部落耆老站在水田旁,虔誠地祝禱著。

受神明祝福的紅糯米,是阿美族人傳統的農作物,原稱紅粟米,相傳為祖先移居花蓮時,攜帶而來,代代相傳栽培至今。

IMG_2534-1280

花蓮光復鄉太巴塱部落劃分為東富、西富、南富、北富等4村,其中南富村擁有全台罕有的紅糯米產業。阿讓牧師是太巴塱社區營造協會的理事長,推動紅糯米產業不遺餘力。

阿讓:「紅糯米的未來應該可以讓太巴塱部落變成是一個農業的特色,特別是它充滿了故事,跟過去太巴塱的源起,都有一個關聯。」

傳說阿美族祖先是一對兄妹Doci、Lalakan,在大洪水時乘木臼漂流至Cilangasan山頂,二人長大結為夫妻,但第一胎卻生下蛇,兩夫妻傷心不已。

天神聽到哭泣的聲音後,送來一個竹筒,內有紅糯米的種子、芒草及箭竹,紅糯米是糧食、芒草和箭竹用來蓋屋、製作器具,夫妻倆吃下紅糯米後,生下人類的孩子,成為阿美族的祖先。

在過去,老人家習慣將紅糯米,一半用於招待客人食用,另一半才拿來播種,因此播種的量並不多。在這樣客觀的條件下,對於幾年前才返鄉務農的蕭明山來說,卻是一道需要時間跨越的關卡。

蕭明山:「第一個碰到的問題就是種子,去哪裡生啊,人家都守的緊緊的。」

IMG_2522-1280

種子長有穎芒的特性,卻是紅糯米遲遲無法用機械培苗的主因。原本在旱地種植的紅糯米,近幾年農業發展後轉為水稻種植,五年前花蓮農改場發現紅糯米跟其他稻米有混種的現象,經過五年的培育改良,終於回到原純正品種,交給部落栽種,後續並協助秧苗的培育,擴大種植的面積。

南富村目前僅有400戶,人口外流嚴重,部落族人想用在地的產業,讓年輕人重新回鄉。

任玄祖之前開了一家廣告公司,看到哥哥他們都一個個返鄉做農,有自己的前景,便想要開創紅糯米的事業。對於蕭明山來說,種水稻除了是一個經濟支柱外,成立產銷班推動紅糯米,變成太巴塱的一個文化產業,也是讓他堅持下去的一個重要原因。

2014年太巴塱紅糯米產銷班成立,十一位成員,平均年齡四十五歲,對身兼協會執行長和產銷班班長的蕭明山來說,肩負的使命更重了。

IMG_2544-1280

蕭明山:「老人家的想法是依據傳統運作,可是如果要用企業的模式去經營這個產業的話,理念要很前衛,老人家會不高興。」

2015年3月擴大種植的十公頃紅糯米,族人們歡欣收割,長輩們並教導年輕人傳統的收割、去穀等在地的農耕文化。2015年6月四公頃的紅糯米田順利通過有機認證,為太巴塱紅糯米的品牌增添新頁。

蕭明山:「我一直跟產銷班的人講說,我們種有機是回到以前的作法,因為它根本就不需要很多的施肥。」

這天,部落有貴賓來訪,族人跳著迎賓舞,熱騰騰的紅糯米飯上桌。紅糯米飯,族人稱之為HakHak,搗成麻糬,就叫做Durun,平時難得享用,只有在婚喪喜慶或重要祭典時作為宴客佳餚。這是部落延續過去老人家賓客至上的概念延伸,或許可以作為部落未來發展的一個方向,同時也可以增加紅糯米銷售的另一個通路。

太巴塱東有海岸山脈攔截多變的海象氣候,其中山勢較低處則挾入太平洋水氣,西邊的中央山脈作為天然屏障,形成大陸型氣候,因此農作物栽植種類繁多,物產豐饒。農業的特色,結合文化的永續,也許紅糯米是部落轉型的契機,不過,對蕭明山來說,太巴塱的特色就是太巴塱。

蕭明山:「如果說要找到太巴塱具有代表性的,就太巴塱啊,抽掉一個都不算太巴塱。」

從神明禮物的起源傳說開始,到阿美族現代農夫的故事,紅糯米的種子承載著部落族人的希望,早期阿美族人特別將太陽神視為母親,並以太陽Ina的故鄉來自稱原鄉,對返鄉創業的年輕人來說,在陽光下揮汗灑種必歡呼收割,也許就是給自己的最大禮物。

IMG_2618-1280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