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2016年 01月08日週五晚間 21:00-22:00 / 重播:2016年 01月09日 下午17:00-18:00

位於台灣東南海外的蘭嶼島,達悟族人在島上農耕漁牧。常常因為颱風的侵襲,農作物都被吹乾而枯萎,只有芋頭還站立在原地,因此芋頭一直跟著族人走過千百年的歷史生活。

一早,達悟族的小農,蘇瑞芳,從漁人部落來到她先生從家族中繼承而來的水芋田,準備採收芋頭回家做芋頭糕。

蘇瑞芳:「我種的不多,因為有時候我們都是吃米,因為小孩子不吃,我們兩個老的又能吃多少的芋頭?」

IMG_0336-1280

達悟族傳統上將食物分成主食kanen和副食yakan,也就是我們說的飯和菜。甘藷、芋頭即是主要的飯食。副食的種類則比較多,主要取自於海洋。自從稻米被引進蘭嶼後,漸漸的也成為達悟族人的主食之一。

蘭嶼的芋頭,除了在日常的一般食用外,在新船下水,房屋落成等儀式中,更扮演了極重要的角色。春天裡百合盛開,正是傳統抓飛魚季節的記號。達悟族拼板舟的製造及裝飾藝術獨步全球,新船下水必須舉行莊嚴神聖的祭典,建造船隻選定樹材的同時,船主會在自己的田地上廣植芋頭,下水典禮的前幾天,婦女們配戴瑪瑙,戴上禮帽,手持禮杖至田間進行第一次挖取芋頭的儀式。往後的幾天,婦女們都在田裡,直到芋頭的數量足夠覆蓋整隻大船。

禮仗,是象徵年長婦女權威之儀式用具,有時會用以祈禱水芋能夠茂盛豐收,但對有些已改信宗教的達悟人來說,禱告成為寄託希望的唯一方式。

蘇桂蘭,是達悟族種植水芋的小農,她說:「收成之前的祈福,以前我們有,可是現在只有靠著神這樣,為我的土地田產禱告,神會保守。」

IMG_0817-1280

即使在變化中的蘭嶼社會,在芋田的管理上,達悟族保存著許多善用生態原理的智慧。因為芋田不施肥料的緣故,所以剛採收完的田地,必須休耕三至四年,讓地力得以復原。

芋田是蘭嶼島上最大的人為地景,依著土壤地力、水源供應、不定期的開墾和休耕,創造了廣袤的水渠灌溉濕地和五節芒草生地相互交雜的生物棲境。由於水源的關係,水田無法以大規模的耕作模式,或是噴灑農藥、肥料,於是婦女們更善用植物生長演替的知識,如好草與壞草的界定,以達到生養農作物的目的。

蘇桂蘭:「這個壞的草你就給它拿掉,然後好的草就可以慢慢的長起來這樣子。」

自然農法的芋田,必須投入大量的勞動力,這也是造成蘭嶼島上越來越少人種植的原因之一。

蘇瑞芳:「所以現在的慶典你說做芋頭糕,他們要去哪裡買芋頭糕?他們有出去賺錢,他們就買台灣現成的,就芋頭這樣子削一削就做,但是沒有那個味道。」

IMG_0284-1280

達悟族人認為一餐中要有飯與菜才算吃飽,就像兩性構成一個家庭的互補性。男性下海捕魚,負責找菜,女性管理薯芋的生產,負責拿飯。然而,這種傳統文化正漸漸的式微。

蘇瑞芳:「現在的小孩子除了電腦手機,也不會體驗到父母親在外面的一些農作物的東西,所以他們更不用講說以後他們會去採。」

數年前,周家輝從藝術教育科系畢業後,返鄉任教。由於自身的成長經驗,使他更加體認到文化認同的重要性。

周家輝:「蘭嶼的小孩子可能外面的文化刺激沒有那麼多,但是我很想要讓他們知道,你自己的文化的認同在哪裡。」

周家輝認為藝術教育是提升孩子的自我認同的一個方法,使他們對蘭嶼的文化,不管是拼板舟、飛魚季或芋頭等等,都能有更貼近的認識。在繪畫課程訓練中,孩子學會觀察並感受到日常生活的文化內涵。

蘇瑞芳:「這些東西妳不傳的時候,那以後妳的孩子都不知道妳以前做什麼。」

IMG_0540-1280

文化傳承的危機,是所有原住民社會所面臨的普遍問題。課堂中的孩子承諾著,不會讓蘭嶼的田地荒廢掉,在童言童語中,似乎讓人感受到那麼一絲絲的希望。

蘇瑞芳:「這塊地方我不會荒廢,因為這是我們原本的蘭嶼的土地,也是我先生的土地,我不能讓它荒廢,還是會種下去。」

蘭嶼,位於颱風季節的要衝,島上又無高山屏障,因此聰明的達悟祖先發明了半穴居的地下屋,使颱風季節仍能高枕無憂。不過,傳統習慣跟不上環境的改變,水泥屋一如稻米,入境蘭嶼,改變了許多傳統的生活方式,芋田裡,已經鮮少出現母女傳承的農耕文化。

蘇瑞芳:「當我還活著的時候,還可以把這塊土地交到你們的手中,看你們怎麼利用,在於你們。」

有人說,飛魚是大海給蘭嶼的禮物,芋頭則是大地贈與的禮物。理想的達悟男人一生之中需要將主屋逐次擴建,由小而大,由簡而繁,所以需有三、四次的落成禮。禮芋的祝福,交織著達悟族人的成長,而susuli(芋頭)的未來,也許就在你們的手中。

IMG_0916-1280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