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2015年 12月18日週五晚間 21:00-22:00 / 重播:2015年 12月19日 下午17:00-18:00

吉拉卡樣部落廚房負責人,吾兀兒,笑著說:「我們都說我們家裡沒有冰箱,冰箱就是在四周圍。」從小,吾兀兒的媽媽下廚時,廚房缺什麼菜,就在自家附近採集。

而今天,她要去光復鄉馬太鞍的傳統市場採買野菜。市場的菜販阿姨,都是她的老師,其中賣最多種野菜的就是劉美葉。

吾兀兒:「去哪裡採野菜?」

劉美葉:「在田裡,自已的田裡。」

IMG_9387-1280

微雨中,我們跟著劉美葉的腳步來到她的田裡。在阿美族經營的採集田中,並無傳統漢人明顯的開墾痕跡。乍看之下阿美族的田顯得雜亂無章,植物混雜而生,卻是師法大自然的種植方式。

劉美葉如數家珍似地介紹各種不同的野菜:「這是野芹菜,還有這是路蕎、這是苦瓜,現在苦瓜長得不好看……..」

劉美葉從30幾歲開始就在市場賣菜,剛開始只賣藤心,後來才逐漸增加種類,任何她吃過的東西,就會採來賣。

IMG_9371-1280

在今天的野菜市場裡,相較於討論野菜的話題,吾兀兒的籃子,反倒引起了大家更大的興趣和讚美。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在台灣原住民族分布的版圖裡,花東縱谷地區,聚居著很多的阿美族人,從小吃野菜長大的吾兀兒,才發現野菜竟是如此豐富多義。

吾兀兒:「有人就講說我們阿美族丟到山上就可以生存,因為只要有鹽巴跟火柴,然後我們隨便可以採集,我們都可以生活下來。凡阿美族走過必不留下痕跡,因為幾乎全部都吃光光了。」

在阿美族的採集中存在不少禁忌,在禁止採集的日子中,自然生態得以喘息,恢復生機,因此每次的採集都是豐收。

IMG_9495-1280

據部落老人家說,大概在1878年,加禮宛事件發生的時候,祖先逃難到這裡來的,剛開始搬進來的撒奇萊雅族的,後來陸陸續續又有馬太鞍的阿美族,太巴塱的阿美族,然後還有葛瑪蘭族,然後才有客家人住進來,這裡的族群大概有九個不同的族群。

既然台灣這塊土地擁有這麼多元的人口,那麼多元的族群,吾兀兒希望大家可以一起投入在對台灣土地友善的事情上面。

「跟吾兀兒在一起的時候,她會告訴我們,這個植物可以吃,這個植物叫什麼名字」吉拉卡樣部落廚房的員工,勒巴克,更喜歡聽她講述植物的故事,因為他覺得是很美的。

三年前,眼看著部落的沒落,部落僅剩老人,國小也廢校,吾兀兒決定利用週末,回到部落經營部落廚房,重新認識阿美族的野菜文化、土地倫理。

吾兀兒:「我三年前想要開一個廚房是希望部落會有更多的年輕人回來就業,那這樣的話,這個部落就會開始慢慢的復甦。」

部落廚房所創造出來的工作機會,對部落年輕人來說,這是不需要跟外面學習的技能,因為原來的生活文化就可以支持他們留在部落裡面生存下來。

IMG_9524-1280

在部落廚房食的文化中,讓遊客親手接觸食材,產生與野菜的連結,因為這些野菜是從土裡長出來的,透過飲食的行為可與大地做連結。

吾兀兒:「我覺得這樣吃一頓餐下來是有意義的,不是只有在吃食物,是一個在尋找自已的旅程。這是我一直想做的東西,在做的事。」

在各種野菜菜餚中,野菜湯最可以代表阿美族的融合精神,對吾兀兒來說,更是代表民族認同的一道料理。製作野菜湯的方法,就是將不同的食材全部丟進大鍋湯裡熬煮,野菜本身大都具有苦味的特性,最後竟不可思議地成為了甜湯。

IMG_9502-1280

吾兀兒:「我覺得人跟人互動就跟湯的學問是一樣的,每一個人都釋放他的味道,湯就是接受不同的特色味道,人跟人之間的互動不就是這樣嗎?」

阿美族採野菜,不會一次只採一種,採很多種,每種都採一點點,全部一起煮,就是mapulong,大家一起吃,也是mapulong。一起工作、一起享用食物、一起生活,一起回到有著自然牌冰箱的部落。

IMG_9551-1280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