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草肥田!草生栽培復興,肥份加倍奉還


文/上下游蔡佳珊  影片/連偉志   攝影/連偉志、林世豐、蔡佳珊
2017年6月9日

近日梅雨鋒面過境,大雨如注,沖刷著屏東枋山一帶陡坡上即將收成的芒果園。果園的沙土變成泥流滾滾而下,迅速將岸邊海水染成黃泥顏色。

屏東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洪輝祥(下圖右),十一年前就是因為擔憂這幅景象而決心要推廣草生栽培,倡議「除草劑不上山」。這些年過去,與他合作的各地「綠農」越來越多,但如今一遇大雨,濁流入海景象依舊,不僅坡地水土嚴重流失,漂沙還可能危及海中珊瑚,令他不禁再次疾呼:國土流失,就是國力的損失!

「野草就像大地的皮膚。」洪輝祥認為,沒了草,土地就少了第一層的保護機制。農人若能不噴除草劑,雨一下來,地上的植物們會接力儲水,從雜草到果樹,由淺而深的根系形成綿密完整的「地錨」,將水份吸附涵養在土層之中,等到枯水期再慢慢釋放。

綠草豐美、土壤鬆軟的綠農芒果園,與鄰近土地硬化貧瘠的果園形成了強烈對比。這次大雨過後,綠農果園完全無崩塌也無積水,就是雜草護土最好的證明。

使用除草劑芒果園(左)與草生栽培芒果園(右)對照
按住中間線或圓點可拉動
使用除草劑芒果園(上)與草生栽培芒果園(下)對照
按住中間線或圓點可拉動
mango-63-480-2rmango-7-480-2r

草皮養樹護土,果樹牢牢抓地不浮根

專研雜草的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公害防治組組長蔣永正認為,台灣坡地生態環境脆弱,栽植作物的困難度和管理成本都遠較平地更高,形成開發的自然限制。但因化學除草劑的使用,使得農園管理負擔大為減輕,而間接促進了坡地的開發,也致使雨季時裸露地面水土流失嚴重。

草生栽培不只對坡地農園有其必要性,即使在平地,土壤流失的問題也隨著氣候變遷而加劇。

將農場命名為「草皮在養」的屏東枋寮蓮霧農張靜玉,對草生栽培的重要也有切身體會。「現在的天候動不動就來一陣急驟雨,表土不斷被淋洗流失,水溝都淤積了。」她加重語氣道,「石頭要經過一、兩百年的時間才能風化為土壤,土壤是多麼珍貴!」

果樹需要土壤儲水保肥,而土壤需要草的保護。張靜玉的觀察是,留草不僅護土,還可以讓蓮霧樹不會浮根、俗稱「抬腳」,而是一直往下深扎,如此一來,在遭遇逆境時會更強健。「否則像去年颱風接連來襲,附近很多蓮霧樹都倒成一片,我們的果樹抓地力好,只斷了一些枝條。」

張靜玉也發現,草能在土中形成孔隙,一施肥就滲透下去,不會在表面漫流。草也能保留土中的礦物質,不用再施用過多化肥,蓮霧的甜顯得更潤口,「吃起來真的不一樣!」她自信地說。

草生栽培果園的土壤,有機質豐厚(攝影/ 連偉志)

增加土壤有機質最快的方法,捕捉太陽能加倍回饋

中興大學植病系教授蔡東纂,多年來也輔導果園的農民採用草生栽培模式邁向永續經營目標。對於農民擔心草會競爭作物養分的心態,他釐清觀念,「草生栽培是讓土壤有機質增加最快的方法,草死掉回到土壤,因為光合作用產生同化物質,還加利息還給你,有什麼不好?」

蔡東纂以研發有益微生物「蔡十八菌」聞名農業圈,但他卻特別強調:益菌要有用,前提是健康的土壤,而健康土壤要有足夠的「有機碳儲積」,亦即土中含有充分的有機質,益菌才有足夠的食物。而有機質的最佳來源,正是適應當地生長的雜草。

雜草就像是一隻隻綠色的觸手,捕捉太陽能和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將之轉化為植物所需的能量和營養,也餵養土表和土中的各種生物與微生物。

蔡東纂以土石崩落後重建的柑桔園為例,草生栽培是首要步驟。不僅可以有效增加有機質改善土壤質地,並減少土壤流失、促進土壤通透性,還可調節園區溫度和土中水份。

使用除草劑甜柿園(左)與草生栽培甜柿園(右)對照
按住中間線或圓點可拉動
moten-02moten-01

攝影/林世豐

使用除草劑甜柿園(上)與草生栽培甜柿園(下)對照
按住中間線或圓點可拉動

攝影/林世豐

三十年草生果農經驗:恆溫恆濕,不搶肥躲病蟲

有些農友擔心在果實成熟期若留太多草,下雨時會增加土壤含水量而降低果實甜度。不過蔡東纂說明,草生植被反而有助於蒸散土中過多的水份,自動調節濕度。

草的控溫功能更是關鍵,譬如柑桔生長期間,會遇到秋老虎豔陽直射,將淺層根系的土溫迅速提昇,超過35度C,根系功能會下降,甚至導致根系受傷與病蟲害,果實也會過早成熟且異常。但若保留適當的草量,就可維持土表溫度恆定,不致過高或過低。

因父親對除草劑過敏,自家果園已經三十多年沒噴除草劑的苗栗苑裡柑桔果農張寶山,以長年實作經驗一一化除農民對留草的擔憂。

肥料需要用比較多嗎?張寶山道:「顛倒卡省!人家都一、兩個月都下一次肥料,我是三個月以上,一季才下一次。」草會躲病蟲害嗎?張寶山:「不覺得有這個問題耶,吃草的蟲和吃樹葉的蟲不一樣,而且草裡會有螳螂,就是害蟲的天敵。」

張寶山的灌溉頻率也比鄰近農園低,「一般大概兩週沒下雨就會去灌水,我的大概一個月不下雨才需要。」

農園留草後,草種會自然演替,圖中果園由禾本科居多,慢慢演化為蕨類居多(攝影/林世豐)
農園留草後,草種會自然演替,圖中果園由禾本科居多,慢慢演化為蕨類居多(攝影/林世豐)

台南區農業改良場副研究員張汶肇分析,草生栽培後的施肥量不容易做嚴謹的比較,因為變因太多,不同草種和作物差異很大,土壤本身的性質如何也有關係。因此不能單看施肥量,更要著重果樹的吸收率和根系的健康情形。整體而言,因為草會增加土壤孔隙、減少土壤流失、改善土壤理化性、減少溫濕度劇烈變化,便會加速根系的生長;根系活力強,對養分的吸收能力也就更強。

至於病蟲害,專家意見是要看草種和作物而定,不要種到同為作物病蟲害寄主的草種即可。

研究發現:種草可提昇果實甜度風味,防止礦物質流失

致力研究草生栽培多年高雄區農業改良場副研究員林永鴻歸納,微氣候的改善、水土保持、增進土壤的理化性質,都是草生栽培的重要功能。他進一步解釋,草死後就成為微生物的食物來源,如此在土表養成的多為耗氣性的微生物,而這類微生物大多是有益的。

林永鴻做過實驗,發現草能截留土中的礦物質。「草根能夠吸附植物所需的營養元素,譬如鈣、鎂、鉀,這些都是特別容易隨著雨水流失的元素。」

林永鴻也發現,不用除草劑的果園,果實風味有所提昇,因為果樹根系可自然拓展,可吸收更多養分。他曾以蓮霧園做研究對象,以黃花蜜菜、紅葉滿天星等草種進行草生栽培,對照地表裸露的果園,結果發現這兩種草生栽培的蓮霧果實,可溶性固形物含量(°Brix,常用作果實甜度指標)都比地表裸露的果實為高,而果實裂果率,則是地表裸露區最高。

草生栽培優點多,農民接受度日增

據張汶肇觀察,能接受草生栽培的果農越來越多,顯示農民確實感受到留草的好處。以他經常拜訪的麻豆文旦產區而言,「十幾年前,大概不到一成的人願意做,現在保守估計有兩、三成以上。」透過講習會,十個農民可能有一、兩個嘗試看看,嘗試後覺得不錯,再口耳相傳,就更有說服力,青年農民的接受度又更高。

張汶肇也坦言,目前比較容易做草生栽培的以果園為主,而平地果園又比坡地果園容易推行。平地可以使用較省工的割草農機,如自走式或乘坐式的割草機,但若是坡地就必須得用背負式的,相對辛苦。

不過草生栽培真的能幫農民「加分」!張汶肇舉例,文旦品質評比中有一項就是「園相」,草生栽培不僅園相優美,並有助於土壤永續性,所以也被列入評分要點。

雜草之所以被視為「雜」草,是因為它看似對人類「無用」,徒增栽培過程的干擾。不過草之無用,實為大用,「養草肥田」的觀念自古即有記載,只待今人重新向傳統智慧與自然法則學習。

以四瓣馬齒莧進行草生栽培的麻豆紅柚果園(圖片提供/ 台南農改良場副研究員張汶肇)

系列文章待續,請大家持續關注上下游臉書專頁上下游新聞Line

fb-icon-64 line-icon-64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