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調查報導】髒工廠的告白!頂番婆電鍍污染農地專題

導言

每年相關產值上看千億的電鍍業,成功讓居民生活「鍍金」,但不當排放廢水帶來的土壤重金屬污染,卻也讓農地病入膏肓。在電鍍成為污染代名詞之際,《上下游》透過長期蹲點與調查,取得彰化「違法業者」的第一手說法和經驗,試圖從不同角度瞭解電鍍業的心聲。同時,也走訪受污染的農戶,帶讀者深刻感受「田死不能復生」的無力。

01 閃亮與髒污的電鍍產業史

頂番婆為何成為電鍍廠的集散地?《上下游》耙梳歷史真實資料,以繪圖還原當時情境,從1930的稻田如何走到今日。

02 反電鍍戰爭開打

電鍍高污染的特性,從1950年代起卻未曾受到任何法規規範,在與其他工業一同、幾乎全面無限制地發展了三十多年後,在土地埋下的多枚未爆彈,開始一一從農地裡頭引爆。

03 違章業者告白:偷排廢水打游擊 抓到哪逃到哪

違章業者的阿成(化名)私下表示,「取締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你(政府)抓到哪,我就跑到哪,到其他縣市也是個選擇,政府永遠抓不完。」

04 田死不能復生|

農民們吐著煙圈,無奈地看著自己的田地裡,豎起一根根「污染管制牌」,強制休耕背後,這些牌子恍如白色的墓碑,象徵「田死不能復生」的無力。

05 合法業者:我們永遠都是「髒產業」

下一步該往哪走,鄭姓業者委屈地說,「收掉啊,怎麼辦,政策殺人就是這樣,不給你喘息的空間,政府已經表明要趕盡殺絕了,我能怎麼抵抗?」面對持續運轉的電鍍機台,他的不滿與疑惑像泡泡一般,從電鍍液中不斷竄出,想著乾脆就把工廠關掉好了,反正是一個「髒產業」嘛。

06 電鍍廠何去何從? 政府矛盾三方案,請你來評分

留在原地繼續營業,勢必得面對強制遷廠的步步進逼,而走向電鍍專區的擁抱,卻也得付出大筆資金重新冒險。動輒得咎,政府提出三個矛盾方案,請你來評分。

07 業界學者提解方,你有什麼想法?

電鍍廠該不該遷?農地重金屬污染又要怎麼解?業界、學者、環團各自提出解決方案,《上下游》邀請各位讀者評分,若您有更好想法,也請在文章下面留言分享,希望從公眾的參與中,找到最佳的答案。

採訪側記

鏡頭對準彰化頂番婆的洋子厝溪,快門才按兩下,一台摩托車響著老舊而緩慢的排氣聲逐漸靠近。

「肖年誒,你抵加衝啥?」穿著灰領polo衫的男子,懷疑的眼光不斷向我身上投射,一度以為可能要挨一頓打,早已做好挨揍的準備...

5K Shares
Share5K
Tweet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