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文 / 上下游記者孔德廉

「留下來,或是我跟你走?」這句甜蜜的電影台詞對照到彰化的電鍍業者心中,卻是吐不出口的擔憂。

留在原地繼續營業,勢必得面對強制遷廠的步步進逼,而走向電鍍專區的擁抱,卻也得付出大筆資金重新冒險。動輒得咎,到底未來在哪裡,是業者最想問的問題。

面對手中這塊燙手山芋,上任一年多的新政府,在各部會間因不同因素考量下,分別提出方向迥異的三項方案。在詳細解說之後,《上下游》在每一方案下方都設有評分區塊,請您一同參與評分與討論,找出合適的解方。

方案 1 彰化縣:未來所有電鍍廠須全數集中電鍍專區

面對重金屬污染,彰化首當其衝。彰化縣建設處產發科科長陳駿瑜就指出,將針對電鍍業進行整治,現有電鍍廠分為兩個部分,一是取得營業登記、排水許可證的合法廠商,二則是沒有任何證照的非法廠商。對於非法,就是聯合檢警強力取締,對於合法,則希望請業者遷到電鍍專區去,將來就只有那個區塊能夠發展高污染產業。

不過要如何要求合法電鍍廠搬遷?陳也表示,可能會以專案的方式執行,但法源、細節和具體做法還需要一定時間討論,這是整體大方向的規劃。

目前評分:
3.22 顆星/ 460 筆評分

▲水龍頭的故鄉未來是否要搬家?

方案 2 經濟部工業局:現在合法可就地營運

回看中央,工業主管機關的經濟部工業局,則提出截然不同的回應。前任工業局局長、現已轉任中小企業處長的吳明機強調,先前開設彰濱工業區的表面金屬處理專區,就是考量到彰化有眾多的電鍍業,但是一直以來進駐情況都不佳,且沒有強制力規定,所以工業局才會採取「輔導」態度,也就是用輔導方式規勸專區外的廠商進駐。

廠商如果能夠符合國家排放標準,地方政府也同意,就可以「就地營運」,不用進駐專區。

前工業局局長吳明機攝影者 孔德廉

前工業局局長吳明機攝影者 孔德廉

專區外的百餘家合法電鍍業者 將成輔導對象

不過其指涉的輔導對象是誰?又要依據怎樣的基準來輔導?

專責彰化事務的經濟部中部辦公室第一科科長雲瑞龍解釋,目前全彰化有取得水污染防治措施計畫及水污染防治許可證的列管電鍍廠一共有165家,裡頭位於彰濱工業區內的是37家,剩下128家則是位於區外,「工業局要輔導的對象就是這128家電鍍業者」;至今彰化也已有20家未登記金屬加工處理工廠接受經濟部輔導,成功取得環保許可文件。

另外,雲瑞龍也指出,訪查過程中還有發現五家未登記工廠,其中三家正違規營業中,剩下二家則有取得「經濟部核發的環保許可」,因此將被視為低污染產業,以「特案」處理,業者將可逐步取得臨時工廠登記。

目前評分:
2.19 顆星/ 408 筆評分

▲大量鍍件準備進入電鍍製程 攝影者 孔德廉

工業局:合法但環境程度危害高 將優先輔導進駐專區

至於分類基準為何?雲瑞龍表示,工業局規劃的輔導會按照「分級機制」來實行,將會把廠商所在地、周邊是否為農田、廢水排水量多少、污水前處理設施處理效率、營業額等因素列為考量;做過完整的調查後,就會以上述因子來做排序,排序在前頭的廠商代表對環境危害程度高,工業局就會鼓勵業者進駐表面處理專區。

工業局:現地合法廠商排污水 依舊重罰百萬

至於遷廠誘因,雲瑞龍解釋,若廠商不小心將污水排放至農田,就會被依違反《水污法》開罰數百萬元;若進駐工業區,就只會單純依照違反廢水排放契約處以萬元罰款。兩者在法律位階上就有極大差距。

雲瑞龍也強調,這個「分級輔導制」將在今年完成評估,預計花三個月的時間去輔導電鍍業者,希望九月就可全數完成。為了讓產業生產能夠永續,也會配合第三期電鍍專區的開發,等到今年上半年廠商完成預登記,再花兩年建設工廠,大約在民國109年,業者就可以開始營運,到時工業用水也會由鄰近的福馬圳挹注,為人詬病的缺水將不再是問題。

高速公路下 工廠四散 攝影者 孔德廉

高速公路下 工廠四散 攝影者 孔德廉

工業局:高風險電鍍業者進入專區內 經濟部可協助貸款

此外,該如何針對業者進行輔導?雲瑞龍則解釋,「應該是數據新舊問題,所以近期會再請彰化縣府提供更新資料。」不過他也強調,會盡量想方法讓高風險的業者進駐到電鍍專區內,例如經濟部有信保基金,業者若有意願進入工業專區,工業局承諾會依信保基金機制來提供協助,業者想貸款買設備就沒有疑慮。

另外,雲也表示,「希望」在第三期專區內保留一些只租不售的用地,讓業者能夠負擔;不過他解釋,工業區不像科學園區,不是由政府買斷,工業區要找開發商,就要考量開發成本,如果不賣地就沒有錢收回,再開發下一個工業區。簡單來說,工業區的開發就是「滾動式的」,所以只租不售的比例才會很低。

至於目前規劃的「分級輔導制度」,雲瑞龍也認為是在「做示範」,呼籲大家不要把電鍍視為洪水猛獸,有問題大家就要好好處理,不然廠商要合法這條路將走得很辛苦。

方案 3 農委會:以群聚為就地合法基準 推動以地換地

面對電鍍廠去留,經濟部工業局主張現地合法、地方政府則強調強制遷往專區。兩者意見相左下,身為農地重金屬污染的最大苦主,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則強調,重點在於這些農地的污染程度太高,劃為農地將喪失生產意義。

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攝影者孔德廉

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  攝影者 孔德廉

在上述前提下,陳吉仲強調,農委會希望用「群聚」作為判斷標準,在農地總量不變下,「現地」劃出工業用專區,並強制附近零星工廠一併納入,將來該處就專門供工業生產,工廠業者則必須給付變更地目價差和生態補償金。

陳也表示,農政單位還將另外提供相同面積和生產條件的農地作為交換,農民可拿到補償金再度投入農業生產,簡單來說就是「以地換地」。另外,也會以去年5/20為分水嶺,執行違章工廠的「即報即拆」,如此問題就不會持續製造,數十年來農地遭轉用的沉痾也才能解決。

目前評分:
2.83 顆星/ 395 筆評分

電鍍廠何去何從? 中央地方不同調

電鍍問題到底如何解決?中央、地方步伐並不一致,不僅讓業者感到無所適從,就連到底有多少電鍍廠,兩造的調查也大相逕庭,其中彰化縣提出的數字就與工業局相差甚遠。

據工業局訪查統計,彰化縣內有取得水污染防治措施計畫及水污染防治許可證的電鍍廠總計有165家,其中位於工業區外的有128家;彰化縣環保局水質保護科科長楊欣怡則指出,全境列管的電鍍及金屬表面處理廠商一共432家,其中95家在工業區內,337家在工業區外。兩相對比即可發現不小落差。

在各方都磨刀霍霍,準備解決數十年農地重金屬污染的「歷史共業」之餘,相關部門卻沒有達成共識,而行政院宣示「520以後違章工廠全數拆除」,是否也只是空頭支票,在全國人民睜大雙眼緊盯之餘,大家只求不要在互踢皮球中再次失望。

留言與回應

388 Shares
Share388
Tweet
Pocke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