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文 / 上下游記者孔德廉

農地遭重金屬污染,早已不是新鮮事,但據環保及農政單位研究推估,全台已有高達一萬五千公頃的農地被列為「高污染潛勢區」;即便現在調查僅有不到一千公頃確定污染、插牌公告,「但(污染)再不處理,最快十七年、慢的話三十年至五十年,目前未公告的地區將來都會遭受污染。」專精農地重金屬研究的臺大農化系特聘教授陳尊賢疾聲呼籲。

遑論未來會禍延子孫,農地污染已成為當今迫在眉睫的「全民共業」,但各政府部門之間,卻依舊沒有達成共識,陷入經濟發展與環境永續的爭論泥淖之中。

電鍍廠該不該遷?農地重金屬污染又要怎麼解?業界、學者、環團各自提出解決方案,《上下游》邀請各位讀者評分,若您有更好想法,也請在文章下面留言分享,希望從公眾的參與中,找到最佳的答案。

污染農地判斷與否僅一線之隔 攝影者張良一

污染農地判斷與否僅一線之隔 攝影者張良一

業者解方1:工廠留原地 廣設污水處理廠 官民共同負擔

農地重金屬污染如何解套?電鍍廠該遷還是該留?在中央和地方拉扯不定中,業者乾脆自提解方。對於現況,電鍍老手阿成和老黃皆認為,大廠有資源囊括市場並改善設備,小型廠商則被法規綁住動彈不得,「但現況是大部分資本額不高的中小型企業,玩不起遷廠這場上億元的賭博。」

且翻遍設廠規則,阿成說,第一期的電鍍專區可容納40家,二期則是113家,但據縣府統計,光合法的電鍍廠就有三百多家,儘管可容納一百間廠商的電鍍專區第三期已經著手進行建設,但三期加起來連合法的數量都無法容納,處於輔導轉型期的違章工廠又該何去何從呢?

「與其期待每個小型業者都關起來不要做,倒不如由中央撥經費,協助地方政府廣設小型污水處理廠。」老黃說,廢水處理業者不是不做,而是縣府訂定的標準變動太快,他們跟不上,錢花下去也於事無補,再加上工業用地價格漲得誇張,一坪價格從以往的三萬元一路飆漲到十萬元,沒錢買地也沒錢遷廠。

老黃認為,要投入經費,不如業者和政府一起做,在各地廣設污水處理廠並歸為公共設施,維修營運費用由業者繳稅負擔。將來管制也能照著法規走,轉型成本由雙方一起負擔,讓小型的電鍍業者也能永續經營。

您覺業者解方1如何?給個評分吧!

目前評分:
2.43 顆星/ 341 筆評分

大型廠商的污水處理設備 攝影者 孔德廉

大型廠商的污水處理設備 攝影者 孔德廉

業者解方2:參照日本、中國廣設小型區域綜合型專區

台灣金屬表面處理工業公會總幹事吳文蘭 攝影者孔德廉

台灣區表面處理工業公會總幹事吳文蘭 攝影者孔德廉

台灣區表面處理工業同業公會也認同業者想法,總幹事吳文蘭就表示,廣設小型污水廠外,「區域綜合型專區」更是政府應該努力的方向。

這個專區只需集中少量相關產業,就可縮短生產距離和時間,以中國為例,用BOT的方式設立小型專區,裡頭容納十多家廠商就可成型。專區裡頭的道路、廠房、污水處理設施等基礎設施完備,三到五年的輔導期一過,政府就可以讓現有電鍍廠退場,並發放拆遷補償費用,若業者就此歇業,補償費可當做退休金,有意願繼續營業,補償費則可視作進駐資金。

東京台場小型電鍍區 僅集合十家電鍍廠

日本也是個例子。吳文蘭解釋,像東京台場的電鍍專區,就只集合了十家電鍍廠、一家原料廠、一家設備商和廢水中心;在法規更動上,日本政府也會先和業者討論,究竟業者的技術是否能符合嚴格的法規規範,若可以符合法規、並採用新技術,政府就予以獎勵並補助,若無法達標,就研擬輔導期限,讓業者有技術改善的空間,隨後才進行法規變動,台灣應該參考日、中經驗。

東京區小型電鍍場 攝影者 孔德廉

東京區小型電鍍場 圖片翻拍/孔德廉

您覺業者解方2如何?給個評分吧!

目前評分:
2.89 顆星/ 296 筆評分

業者解方3:合法工廠原地保留  投資廢水處理設備「重金屬零排出」

廠商的去留難以抉擇,要解決數十年來的「痼疾」,曾參與經濟部、工研院與業者協商過程的台灣區表面處理工業同業公會常務理事楊進昌則認為,要中小型企業離開現地進入電鍍專區內,要負擔的風險太大,即便第三期的電鍍專區強調土地可採用只租不售的方式,降低業者成本,但要蓋新廠房、買設備等,其成本估算下來也要五千萬元跑不掉。

站在實際角度,楊的建議是合法業者現地留存,並請他們改善廢水處理設備,加強廢水回收機制,做到「重金屬零排出」。對此,他進一步解釋,「同樣花費上千萬元,進入彰濱面臨的賠本風險極大,若在原地加強廢水處理,絕對可提高業者意願,對環境也好。」

您覺業者解方3如何?給個評分吧!

目前評分:
2.22 顆星/ 274 筆評分

環團解方:推動「合法電鍍廠出品認證制度」管制從頭開始

長期關注電鍍污染問題的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吳其融則認為,金屬製造業長久以來就不是政府重點的產業方向,這也導致下游的電鍍業在發展時很難有一個好的規劃。針對目前政府以大型工業區為解方,他表示這是短期有效,但長期來看成效一定不彰,因為電鍍業偏向技術性勞動,無法累積足夠的資本,全數要大量投資並進入工業區有困難,非法營運對業者來說比較可行。

工人搬運鍍件 攝影者 孔德廉

工人搬運鍍件 攝影者 孔德廉

吳也強調,既然這樣,政府應該先做整體狀況的調查,全台有多少比例的電鍍廠是違章?有多少在工業用地上?有沒有取得許可?有了完整調查之後,政府再進場去代租工業土地、代辦廠房等,另外也讓這些電鍍師傅可以達到固定薪資,藉著這些手段來扶持產業,連帶推動「合法電鍍廠出品認證制度」,讓合法廠商得到保障,技術上配合升級,讓污水得以純化回收,才是較為完整全面的方式。

您覺得環團解方如何?給個評分吧!

目前評分:
2.73 顆星/ 264 筆評分

 學者解方:佈下天羅地網 嚴格監測污染來源與路徑 配合嚴格執法

台大農化系陳尊賢教授 攝影者 孔德廉

台大農化系陳尊賢教授 攝影者 孔德廉

長年研究土壤重金屬的臺大農化系特聘教授陳尊賢,則回歸管理方式進行討論。他指出,土壤重金屬污染是結構性問題,各部會應攜手合作,讓污染農田的管制不要分散侷限,像現在環保署管理河流、灌溉水,農委會控管所有農田、作物相關污染,衛福部則注重上市食品的管制。

政府應做到「全面管制」,將污染源頭、污染路徑以及最後的終端監測等技術一併建立起來,透過相關部門的資訊分享,攜手面對一同造就的「歷史共業」,才能從根本真正解決逐漸蔓延的重金屬污染問題。

台大環工系張尊國教授 攝影者 孔德廉

台大環工系張尊國教授 攝影者 孔德廉

另一方面,台大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張尊國則明白指出,現有的「農業生產環境安全管理研發計畫」,就是一柄解決農地污染的利器,端看如何合理運用。

張進一步解釋,該項計畫是民國103年農委會提出的跨部會科研計畫,為期四年,請台大等民間機構提供協助。目前已經將農試所13萬筆土壤採樣調查資料,和環保署土污基金會、農糧署、農航所等13個部會、一共170萬筆的資料整合在一起,建立完整的「農業生產環境安全保護雲」;並成立灌溉用水品質管制中心,將水質自動連續監測儀器和科技膠囊「樹酯包」散佈在污染嚴重的「隱患區」,無論長期或短期污染,都可循精確的污染位置推斷出污染源頭和肇事廠商。

「保護雲」、空照圖、工商登記 污染事主逃不了

針對「農業生產環境安全保護雲」所結合的各項資訊,張尊國也舉實際例子作為佐證:如某地區常年銅、鋅離子超標,保護雲可先由農試所及農田水利會以往做過的調查進行研判,做出不到數百公尺的採樣佈點規劃,並投入自動監測機制;監測過程中,一旦水流裡的特定重金屬通過樹酯包或監測儀器,即會留下證據,就可依此限縮污染來源。

再與工商登記做比對,是誰製造污染立刻一目了然,「包含桃園和彰化都曾援引過這樣的例子找出偷排廠商。」

離子交換樹酯縮時膠囊 (圖片提供/環保署)
離子交換樹酯縮時膠囊 (圖片提供/環保署)

樹酯包的功用,在於其製造成本較低廉,且樹酯吸附重金屬後,可立刻以螢光光譜儀分析含量,再配合多點放置,就能確切判斷污染來源與路徑。例如水流會流經工廠所在的A點,若該點測出重金屬,即可推斷該工廠為污染來源,污染就無所遁形。


 

建立農業水土資源分級分區

此外,張尊國也表示,該項計畫還分別設立了「突發污染」及「長期污染」的預警機制。突發污染可由一小時回報一次的水質檢測資料,和行動實驗車的派遣來即時檢測並通報相關單位;針對長期污染地區,如彰化頂番婆、桃園滲眉埤等,該項計畫也依水質和土質的不同污染程度,劃設了三個等級的「農業水土資源分級分區」,依序是「農業環境安全區」、「警戒區」和「紅色風險區」。

跨部會科研計畫如殺手鐧 可對違法業者「殺雞儆猴」

至於「農業生產環境安全管理研發計畫」能做到什麼程度?張尊國強調,包含現在所缺乏的通盤風險評估機制、農藝管理、和重金屬污染傳輸及評估模式的建立,該項計畫都囊括其中。簡單舉例,計畫有辦法準確計算現有搭排戶或工廠排放的廢水,對下游渠道及農地的影響程度,「只要讓違法業者無所遁逃,就可達到殺雞儆猴的效果,有效減少違法頻率。」

您覺得學者解方如何?給個評分吧!

目前評分:
2.95 顆星/ 237 筆評分

督察人員於廢水繞流排放口採樣

督察人員於廢水繞流排放口採樣 環保署提供

結語:各界提解方 端看政府處理決心

廣設污水處理廠、設立小區域綜合專區、或利用完整監督機制讓污染無所遁逃。面對現存的農地重金屬污染,各界其實都已想方設法提出解套,端看政府在子彈已上膛的情況下,願意將槍口朝向何方,才有辦法盡快讓「農地重金屬」一槍斃命。

留言與回應

327 Shares
Share327
Tweet
Pocke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