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上下游記者孔德廉

鏡頭對準彰化頂番婆的洋子厝溪,快門才按兩下,一台摩托車響著老舊而緩慢的排氣聲逐漸靠近。

「肖年誒,你抵加衝啥?」穿著灰領polo衫的男子,懷疑的眼光不斷向我身上投射,一度以為可能要挨一頓打,早已做好挨揍的準備,直到說明要呈現電鍍業的困境,男子才把機車龍頭一甩,關掉了引擎,開始在路邊娓娓道來身為業者的心聲。

頂番婆地區有許多電鍍廠叢聚 攝影者孔德廉

頂番婆地區有許多電鍍廠叢聚 攝影者孔德廉

為參透電鍍產業的發展歷史,勢必得走入彰化頂番婆,這個製造六成全球水龍頭的獨特地區。這裡匯集了全台最集中的電鍍工廠、卻也對土地造成了最嚴重的重金屬污染。

閃亮的代價背後,換得的是不斷登上新聞版面的惡名,但產業發展三、四十年以來,農工衝突為何在這塊土地上迅速升溫?農業、電鍍產業各自面臨了哪些侷限?政府又該如何卸下這名聲響亮的「歷史共業」舊招牌?我花了數月時間沿著東西二圳、三圳及洋子厝溪,逐一拜訪沿岸商家、農民和相關單位,試圖拼湊可能的解答。

「電鍍業最大的問題就是污染,大家都知道,但大多數業者都奉公守法的做好廢水處理。」不想把污名全攬在身上,灰衣男子十分認真地敘述自己採取的各項高規格處理設備;但同時,也很無奈地指出,「就是有人要偷排,老鼠屎!」

如同男子所說,直至今年七月,彰化檢警都還查獲電鍍業者利用大雨時刻偷排廢水。到底廢水的處理要花費多少成本?違法業者用何種理由規避廢水處理?躲在地下的無牌工廠又是採取怎麼樣的營運模式?成了報導調查的重點,但雷厲風行的稽查下,當地早已風聲鶴唳,要想接觸業者,通常都是碰得一鼻子灰。

除了展現誠意、挨家挨戶拜訪外,實在也別無他法,好在灰衣男子的坦白,讓事情有了突破。循著他所指的地點,果然在積滿灰藍水攤的農田旁,矗立著一棟混合了鐵皮和紅磚的老舊建築,裡頭正不時傳來大型機器發出的運轉聲浪。

邁步向前,留著平頭、挺個大肚子的男子,坐在器械旁的辦公室裡頭邊喝茶邊翻閱帳冊,與同行閒話家常的同時,警戒地瞅著我的到來。「你是誰?有什麼事嗎?」男子捲起袖子露出壯碩手臂。

「電鍍業受限於資本不足,搬遷至工業區不在選項當中,未來工廠存續可能會面臨哪些困境?又是何種因素誘引業者走向違法?」拋出問題後,男子轉身離開,一旁的友人則點煙大口吞吐起來,氣氛在瀰漫的煙霧中凝結。膽小如我,本想轉頭一跑了之,轉瞬間,男子卻是拿了三瓶罐裝綠茶進來,添滿茶杯,開始侃侃而談他長達三十年的「違章工業史」,帶我走進無牌的地下世界中。

隨後,透過引薦,曾是新聞主角的違法業者,為避免引人側目,也在人聲鼎沸的星巴克中,用極其幽微的音量,告知我「遊牧式電鍍」的存在:廢水亂排、廢泥亂倒,被罰就落跑,成本全部外部化。用此方式大賺黑心財還是大有人在,而這也壓縮到合法業者的權益,再加上全台多是中小型企業,大打價格戰的結果就是整體品質的下降,形成難以逃脫的惡性循環。

為具體傳達業者心聲、模擬暗管走向和頂番婆的發展歷史,在隱去人像之際,這次報導嘗試以電腦繪圖來做呈現。人像部分,透過口述和現場照片、一筆一筆呈現對話當時的情景和業者的苦澀表情;現地狀況則由交錯縱橫的管線做發想,讓彩色廢水流竄在各工廠之間,藉此還原暗管的走向。

廢水管線圖

廢水管線圖

同時,參閱了彰化歷史照片、耆老口述歷史和業者的自白後,也將1940年代以降的水五金發展史,以十年為單位切割成數個篇章,配合繪圖,帶領讀者走進歷史的隧道中,再一步步回顧現今的產業現況,希望促成大眾公開討論,試圖找出解套方式。

在違章工廠蔓延、廢水到處偷排、加上土壤污染益發嚴重下,政府面臨的問題越來越嚴重,解決之道也顯得像是長生不老藥,殫精竭慮尋求的下場或許是一頭空。

但污染可不會停下來等我們,姑且不論未來會禍延子孫,農地污染已成為當今迫在眉睫的「全民共業」。只盼望簡短的報導能再度喚起官民兩方的重視,在共識當中尋求一帖解方,不要辜負了業者、農民、環保團體及所有人的期待。

留言與回應

1K Shares
Share1K
Tweet
Pocke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