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文 / 上下游記者孔德廉

帶有大量白色泡沫的廢水,從放流水管中不斷流瀉而出,十分鐘不到,就擠滿了整條排水溝,水流順著水路前行,散不掉的泡沫替河川壓上了灰白面罩。深入彰化頂番婆地區,灌溉農田的渠道,數十年來卻一併承受了電鍍工廠的廢水,河道上頭的植物,因此很有默契的與廢水保持距離,極度鮮豔的綠色廢液則依舊隨著塑片一同在溝渠裡起起伏伏。

違章業者阿成:你抓到哪我就跑哪

隨著政策更迭,曾經盛開的電鍍業,在大雨過後花落滿地。據經濟部統計,目前全台僅剩一千四百多家領有「工廠登記證、廢水排放許可」等證照的合法電鍍業者,其中身為水五金產業的重鎮彰化縣則有350家廠商左右,依舊靠著百坪不到的小型工廠從事生產;此外,由政府劃設「彰濱工業區表面處理專區」則容納了一百多家大型廠商,使用全自動機台、大量擴張的生產線處理來自各方的電鍍訂單。

至於無證的非法業者,則如同散兵游勇,繼續在街頭巷尾與稽查單位打游擊。

本身就是違章業者的阿成(化名)私下表示,「取締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你(政府)抓到哪,我就跑到哪,到其他縣市也是個選擇,政府永遠抓不完。」

電鍍業者阿成

電鍍業者阿成

違章業者直指 取締治標不治本

對於近年來的大掃蕩,阿成說,不少蓋在農地上、或是未取得污水排放許可的違章工廠「其實嚨ㄟ驚」,因為只要有人舉報,基層人員走訪發現有異後,檢察官和環保人員就會一下子通通出籠,祭出法條規定,要求沒有排放許可的業者立即停工,其他包含「重金屬污染超標五倍以上、私設暗管繞流排放」等嚴重違規行為,也都會收到上百萬元的罰單。

「殺雞儆猴吧,像之前三、四家工廠偷排,不是還被要求付八千多萬的環境整治費嗎?看了會怕。」他形容現在的違章工廠就像驚弓之鳥般散逃。

「但逃了不見得會消失,只是換個名字、換個地方繼續生存。」阿成表示,開罰之後違章工廠就四處逃竄,改了名字、換了負責人繼續東山再起,照樣接往日客戶的小量訂單,持續生產、廢水也持續排。

非法工廠生存套路多 無牌比有牌多

這類非法的工廠通常就隱身在田間小路旁,外觀像三合院的民宅,裡面搭了鐵皮做廠房,只有院子內牆用紅色油漆寫了「XX鍍金」四個小字,方便上游廠商送貨確認地點,只要鄰居沒有舉報,根本不會有人知道。至於現況為何?他也相當直白地說,就是「無牌的比有牌的多」。

非法工廠抓不完 環保局直言人手不足

對於抓不完的違章和違規,彰化縣環保局水質保護科無奈表示,科裡人手只有二十多個,現階段列管的合法工廠就有兩千多家,光處理這部分就火燒頭毛了,很難再撥出人力去查緝非法。目前的做法就是依靠民眾檢舉或建設單位通報,再不然就是「靠運氣」,走到哪抓到哪。

只不過在政府部門接連跳出來修法後,靠「運氣」真的有辦法解決沉痾已久的違章工廠問題嗎?

工廠後方的管線走向極其複雜交錯 攝影者孔德廉

工廠後方的管線走向極其複雜交錯 攝影者孔德廉

「遊牧式」電鍍 抓一次跑一次

阿成說,做電鍍的朋友之中,有人過著「遊牧式」的生活。開業的當下就一次承租兩、三個地方作為預備,先在第一處非法生產,只要被勒令停工,就立即請來準備已久的大型拖車將廠內電鍍機台連夜搬走,轉到另一個地方做,有水有電,隔幾天就又開始生產,廢水廢泥全部亂排,罰金也放著不繳,名下財產早已脫手,扣押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痛不癢,就是靠著現金來往。

而且這樣的人還不少,就是甘願請載貨司機半夜裡開著車繞來繞去,甩掉跟蹤,繼續做他的黑心生意,掃蕩對他們來說就是完全無效。

狡兔三窟圖

狡兔三窟圖

從十多歲開始學電鍍、做電鍍,講的都是別人的故事,回到自己身上,阿成也很坦白地說,「其實我也知道違法不好,那水排出去總歸是自己要喝的,我扭開水龍頭都會愧疚。」

電鍍歸於高污染產業 工廠臨時登記證難申請

非法經營了二十多年,阿成的工廠現在還是非法,其實規模不大,就蓋在農地上。當時他以為地只要買下來了就好,反正大家都這樣做;營業稅、給員工的勞、健保費用照繳,直到五年前《工廠輔導管理辦法》修法,他得知可申請「臨時工廠登記」後,想乾脆一舉讓工廠合法,打電話去向相關局處詢問,沒想到對方劈頭就說:「電鍍不屬於低污染產業,無法申請」,澆了他滿頭冷水。

申請不了工廠臨時登記證,更拿不到廢水排放許可,讓曾涉嫌偷排廢水遭起訴的電鍍廠老闆老黃(化名)始終在黑幕底下生存,直到近年才洗手不做,乾脆跟著大廠討生活。

做非法多好賺? 業者直言利潤翻倍又翻倍

為什麼做「黑」的?老黃坦言,「真的很好賺」。若要做到合法,廢水排放部分要先跟農田水利會租借排放口,多家廠商平均下來二十年花三十萬元,再「搭排」將廢水接管到大型圳溝排出去,長度約一公里左右,施工加管子的錢約十多萬元。但是自家的污水處理設備,依最終清潔程度而定,有的上看千萬、有的則是一、兩百萬,配合中和金屬離子、一個月十來萬元的藥水錢、廢泥儲存槽的花費和廢泥清運的費用,總共加一加,三、四百萬元跑不掉。

電鍍業者老黃

電鍍業者老黃

「非法的就是什麼都不用,成本全部外部吸收。」老黃說,非法十多年,光埋設暗管的方式就五花八門。因為電鍍要清洗產品,產生的廢水量很大,壓力問題又沒辦法一次全部排入地下,因此有的業者就乾脆買下鄰近的農地,將工廠的水管分成三、四道,全部埋在農地下,廢水就隨便排,讓種植在地上的植物和土地吸乾所有廢水。

除此之外,就是去偷接別人的合法管線,再利用自動開關在晚上的時候偷排,還得注意各家的排放時間不得一致,不然一下就會因為水量太大被抓包。

暗管如何埋? 以工程做掩埋、到處繞流躲查緝

至於暗管要怎麼埋?老黃則表示,為了迴避查緝,管線繞來繞去的距離都會非常遠,因為彰化馬路邊的水溝通常沒有做得很好,要埋就請怪手開挖,表面像是在做工程,實際上是在鋪設暗管。因為政府有公告合法的管線在哪,為了魚目混珠,業者會先將自家暗管繞到一公里外的A工廠旁,迴轉到B工廠,最後再接到合法的管線上去,讓環保單位根本無從判斷暗管到底屬於哪間工廠,查緝難度自然就高了。

檢調查緝手段再翻新 帳冊一翻上游下游全都抓

「不過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老黃說,近年來的查緝,檢警也學聰明了,只要確認管線內有超標廢水排出,牽連其中的廠商就全部抓起來,再一個個去廠內看你有沒有私設儲存槽,有的話就調來抽水機把水抽乾再重新排水,環保人員在暗管那頭等,水一從管子流出來就罪證確鑿,逃都逃不掉。

「還有,檢察官也會扣住帳冊,查供貨給你的上游廠商是否合法,目的就是要從上到下摧毀整條黑心產業鏈。」回顧那段被抓的經歷,心有餘悸的老黃選擇放下自尊,從老闆成為僱員,雖沒了頭銜卻也少了負擔,好處就是不用再扛起那麼多員工家庭的生計。

廢水排放口是檢調會抽查的重點項目 攝影者孔德廉

廢水排放口是檢調會抽查的重點項目 攝影者孔德廉

留言與回應

1K Shares
Share1K
Twee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