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文 / 上下游記者孔德廉

為了防堵不斷冒出的違章工廠,環保署在2013年祭出「大掃蕩」;新政府上任後,也將「105年5月20日」定作分水嶺,要把此後農地上新增的286間違法工廠全數拆除,展現維護農業生產環境的決心。非法工廠看似受到嚴格的法規箝制,因而四處逃竄,然而領有證照的合法工廠,走上康莊大道了嗎?

大量剛生產出來的特殊螺絲 攝影者孔德廉

大量剛生產出來的特殊螺絲 攝影者孔德廉

違法偷排屢登媒體版面 重創電鍍業形象

「鈴鈴鈴鈴鈴……」,大量鍍件在轉輪上烘乾,發出銀鈴般的清脆響聲,取出後就是最終成品,拿到太陽底下一照,閃耀的金屬外衣令人心醉神迷,這也是頂番婆第二代電鍍業者丁冠宇最得意的一刻。但談及不當處理的廢水屢次登上新聞版面,讓電鍍與「髒」字畫上等號,他年近四十歲的臉上立即蒙上一層陰影。

業者丁冠宇

業者丁冠宇

電鍍二代接棒生意 與酸味共存數十年

數十坪的廠房配上一套生產機具和廢水處理槽,丁家是典型的小廠規模,「我家的工廠不大,但從父親那一代就開始做起,四十多年了,」丁冠宇解釋。或許是從小學起就與電鍍特有的酸味共存,畢業後他也很自然地從高齡的父親手中接棒,靠著「髒產業」養活一家子和廠內的數名工人。

對於電鍍,丁冠宇是又愛又恨,「那個液體酸澀的氣味,加上機器運轉傳出的油臭,很不好聞,但那就是家的味道,」一語道出對這個行業的內心糾葛。

小型電鍍廠內實際運作狀況 攝影者孔德廉

小型電鍍廠內實際運作狀況 攝影者孔德廉

做電鍍  業者直言:交女朋友都難

利用電流特性,就能將料件與金屬離子結合出完美成品,讓人十分醉心;不過說到結合,丁冠宇的人生卻沒有像電鍍一樣,短期之內就可以開花結果。「大家都交女朋友,我也交啊,只是好幾次對方家長聽到我做電鍍,戀愛就吹了,都是嫌我們髒、低階。」他無奈地說,即便自己不偷不搶,腳踏實地的工作,卻依舊擺脫不了污名。

為洗刷刻板印象 投入上百萬加嚴廢水廢泥處理

對於持續擴大的農地重金屬污染,丁冠宇同樣感同身受,畢竟自己是彰化人,住在彰化一輩子,更受到彰化田地的供養。「這裡是我的根,我想守護家鄉的心態跟大家一樣,」因此在廢水處理上,他直呼自己絕對不可能馬虎,而這也是不少業者普遍的心聲,並非像外界想的一樣,「為了賺錢什麼都不顧。」

為了洗刷這個「髒產業」的刻板印象,近二十年前丁冠宇接手家中工廠後,即將廠區地目申請變更為可合法供給工業使用的「丁種建築用地」,並說服家人投入三百多萬元在污水與廢泥處理設施上,把不同流程一一分類陳列,逐步按照政府規定,從非法躋身合法行列。

他在戶外立起了大大的招牌,更在廢水排放管線上漆了工廠名稱,宣示自己「改邪歸正」的決心。此外,也試圖改進電鍍製程中「中和藥劑」的使用,好彌補前年因重金屬微量超標遭開罰萬元的過失。

工人正操做電鍍機器 攝影者孔德廉

工人正操作電鍍機器 攝影者孔德廉

彰化縣府終極管制目標 所有電鍍廠集中電鍍專區內

然而在彰化縣政府的施政藍圖中,未來像丁冠宇一樣領有工廠登記證的合法工廠,也必須配合政策執行,全數強制遷往彰濱工業區的「表面處理專區」內,以作為管制的終極手段。

身為主管機關的彰化縣政府建設處產發科科長陳駿瑜強調,「目前的方向是希望請業者『全數』遷到電鍍專區去,在整體區域的概念下,將來就只有那個區塊能夠發展高污染產業,畢竟周邊有很多農地,污染的問題還是存在,集中納管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不過陳也指出,會做到「輔導與強制並重」,考量到大部分電鍍業者屬於中小型企業,沒有辦法一下子拿出那麼多的資金去遷廠,因此政府保證未來遷入時會有「政策工具」介入,例如一些租稅優惠、分期付款、還有廠租以稅金抵免等,另外也考慮將蓋好的工廠用出租的方式供應給業者,不過項目細節都還在討論中。

頂番婆地區有許多電鍍廠叢聚 攝影者孔德廉

頂番婆地區有許多電鍍廠叢聚 攝影者孔德廉

遷廠重創生計 業者質疑配套何在?

全數遷廠的政策喊出,讓業者幾乎動輒得咎,不搬就得停業,搬了又得冒險。丁冠宇生氣質問:為什麼像他們這樣合法、不產生污染的廠商,幾年內也免不了被「強制移送」呢?再說,政府老是講的配套到底在哪裡?

彰濱工業區因為地大,業者進駐所需要的土地成本加廠房建設的經費,一億元跑不掉,「請問租稅如何優惠?分期怎麼分期?」他強烈質疑政府的做法,就好像是強迫一個只能買得起國產車的人,硬要買最高檔的進口車一樣,可以分期、也可以優惠,但重點是付不起啊!

「彰濱受東北季風影響,本來土壤鹽分含量就高,設備及產品都會因此受到影響,再說鹿港的人口也很難撐起工業區的需求,在基礎設施不足的情況下,搬到那裡去跟大廠打價格戰,只怕死在沙灘上;再說不同客戶要求不同的生產模式,到彰濱建立大產量的生產機制,真的符合每個廠商的需求嗎?」講到遷廠,丁冠宇如連珠炮般吐槽。

他對於政府說要規劃配套措施更深感不滿,「都說在討論中,那為什麼沒人來跟我們討論呢?時間表呢?詳細細節是什麼?什麼都沒規劃又強迫叫我們搬,政府是土匪嗎?」丁冠宇吐出連番疑問。

遷廠彰濱工業區花費恐上億元 業者喊吃不消

談到搬到彰濱的開銷,在和美鎮合法經營電鍍工廠三十多年的鄭姓業者,則是點出實際數字說明:「進駐(彰濱)成本我算過,一坪四、五萬元的工業用地少說要一千坪,就是五千萬;建蔽率三成規範廠房要蓋到三百坪,建設費用三千萬跑不掉,廠房蓋完才拿得回保證金,加上機台、污水處理設備和其他人工開銷,就差不多要花掉一億元。」

鄭姓業者

鄭姓業者

小廠難以負擔龐大投資 若強制遷廠會選擇關門

面對如此龐大的開銷,數著近年來幾乎打平的收支,鄭姓業者嘆了口氣,直說自己只是資本額一千萬元的小工廠,假設真要擴充,上述資金貸款到八成來算,一個月工廠的純利潤必須達到四十萬元,算上利息可能得二十年才還得完。

「我快六十歲了,沒有下一代要接手,政府逼我升級,卻不衡量我有沒有擴充的本錢,再說,我哪來下一個二十年呢?」

下一步該往哪走,鄭姓業者委屈地說,「收掉啊,怎麼辦,政策殺人就是這樣,不給你喘息的空間,政府已經表明要趕盡殺絕了,我能怎麼抵抗?」面對持續運轉的電鍍機台,他的不滿與疑惑像泡泡一般,從電鍍液中不斷竄出,想著乾脆就把工廠關掉好了,反正是一個「髒產業」嘛。

工人正操做電鍍掛件 攝影者孔德廉

工人正操作電鍍掛件 攝影者孔德廉

留言與回應

964 Shares
Share964
Tweet
Pocke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