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曬鹽花—洲南鹽場

評分 4.43 / 5,已有 14 位顧客進行評分
(14 則顧客評價)

NT$200

產品故事

日曬鹽花—洲南鹽場。40g

珍貴的鹽花,含豐富的礦物質,低鈉、低鹹、回甘!

鹽花鹹度低,有豐富回甘的多層次口感,輕撒鹽花,簡單提味,食材的原味可以更鮮活地湧現。

鹽花,是春天時候的鹽,也是最初的結晶鹽,重量不重,只會漂浮在水面上,早期鹽工的作法是把它們都敲碎讓它們與其它礦物質一起沉澱,因為傳統上認為鹽花的鈉含量不高,不夠「純」。

不過,現在我們認為,鈉含量越低的鹽,是越健康的鹽,所以,洲南鹽場的老鹽工們開始蒐集漂浮在水面上的鹽花,因為產量稀少,費功耗時,是日曬鹽中非常珍貴的極品。除了鈉含量較低之外,也含有較豐富的礦物質與海洋中的微量元素,吃起來有比較豐富的味道。

洲南鹽場,採傳統的天日曬鹽法,利用太陽日曬的溫差,蒸散出海鹽,大自然的奇妙做工,讓我們得到海洋的贈禮!
洲南鹽場,採傳統的天日曬鹽法,利用太陽日曬的溫差,蒸散出海鹽,大自然的奇妙做工,讓我們得到海洋的贈禮!

請感受台灣「水、土、風、光」作用的本土日曬鹽!

台灣自鄭成功時代,便開啟了曬鹽的歷史,於台南、高雄、嘉義等地區,因為寬廣的平原地形及穩定的天氣,所以有豐富的天日曬鹽文化,但是隨著人力成本的高漲,台鹽公司於2001年,將所有鹽場廢曬,改為進口澳洲海鹽,也將食用鹽全面改由苗栗通宵的電透析法製出結晶鹽。

位於嘉義布袋的「布袋嘴文化協會」,自2008年開始,規劃將古老的洲南曬鹽場重新開啟,並透過社區的力量,將老鹽工的曬鹽技術傳承,也復育鹽田生態。一方面紀錄和實踐即將消逝的天日曬鹽工法,二方面也結合天日鹽,開發地方文創產品,創造活化社區的可能。

日曬鹽的特色在於,各個地方的鹽會有各地的風土特色:「水、土、風、光」(海水、土地、季風、陽光)是讓各地的鹽風味不同的四大元素
日曬鹽的特色在於,各個地方的鹽會有各地的風土特色:「水、土、風、光」(海水、土地、季風、陽光)是讓各地的鹽風味不同的四大元素

 

雖然從2008年便開始復興曬鹽,但產量並不穩定,一直到去年,才開始有一些質量都很穩定的日曬鹽,布袋嘴文化協會的夥伴們從包裝設計到文案撰寫到開發通路,都是自己一步一步摸索而來的,雖然一切都還未成熟,但很努力地要將心血結晶介紹給更多人認識。

協會總幹事蔡炅樵說,鹽田復育了一段時間,才好不容易可以有一點點產量,所以也還在摸索,不敢說提供了最頂尖品質的鹽,但他認為,日曬鹽的特色在於,各個地方的鹽會有各地的風土特色:「水、土、風、光」(海水、土地、季風、陽光)是讓各地的鹽風味不同的四大元素,所以非常希望大家可以給台灣的天日鹽機會,讓大家多多認識台灣本土的曬鹽文化!

再簡單不過的產晒方程式:(海水+土地+季風+陽光)×人=鹽

(文/布袋嘴文化協會)

1784年,布袋出現第一塊鹽田「大田場」。

1824年,清代鹽商吳尚新在新厝仔開闢「洲南場」鹽田,奠立布袋鹽業的基礎。

1899年,日籍資本家野崎武吉郎殖墾了95甲新式鹽田,布袋鹽業全面發展。

2001年,布袋鹽場廢曬,「無鹽的結局」讓老鹽工們離開了鹽田。

2008年,足足等待了七年,我們終於要回到鹽田了。

(圖片來源:布袋嘴文化協會)
(圖片來源:布袋嘴文化協會)

廢曬之後,鹽田、陽光、海水、海風仍然具在,當炙熱的太陽再次灼熱這片遭海水淹沒的土地,風中吹拂的盡是潛藏在鹽民子弟潛意識中鹹鹹的回憶。作為一個關心地方歷史文化的民間團體,這幾年,布袋嘴文化協會始終沒忘記一個承諾、一個想像與一個小小的堅持:讓我們重新把鹽田整建回來吧!

「洲南鹽場」是一塊「文化鹽田」,而緊鄰的新厝仔社區(含龍江、新厝里)是「文化鹽村」,正好可以從人文與日常生活的角度,來呈現布袋鹽業的歷史縱深、地方脈絡與生活情境。

換言之,鹽業文化資產必需伴隨著實際的產曬勞動才能完整呈現,「洲南場」鹽田就是老鹽工與遊客們互動的最佳舞台;而新厝仔社區營造多年的成果,正好將鹽村作為文化展場,凸顯鹽民勤奮的勞動精神與時代新鹽村的活力。在這裡,遊客不只是觀眾,也是各種鹽田、鹽村體驗活動中的參(展)演者。

「洲南鹽場」要透過文化教育、觀光旅遊、環保意識及生態環境等教育結合,來傳達給你一份最原始的鹽田故事!

產品規格

重量 40 g
保存期限

布袋洲南鹽場,在水地風光中學習

作者:蔡炅樵(嘉義縣布袋嘴文化協會總幹事)2012.7.13.轉載自環境資訊協會

當年鹽工賣力將鹽挑上大鹽山,如今卻是遊客登高遠望 (見臺灣鹽專賣志1925年)

1824年,洲南鹽場闢建於倒風內海之濱;2001年,國家政策在全球貿易的資本計算追求中,放棄了天日曬鹽業生產,台灣鹽田的「白金歲月」畫上休止符。

布袋鎮上,我們一群「海風日頭俱樂部」的朋友們思索著:難道這一切只能是一頁「無鹽的結局」?我們返鄉生活、且即將步入中年,除了遺憾與感傷,還能做什麼?小鎮生活有點無聊,我們想要開始做些好玩、有趣且值得挑戰的事。

小火車曾經馳騁臺灣鹽田 (提供者:蔡炅樵)

一開始,我們對老鹽工進行口述歷史訪談,試著去了解土地勞動者的生命旅程;2004年4月,布袋嘴文化協會舉辦「嘉義縣鹽業文化發展座談會」,同年8月與12月,取得文建會的認同與支持,委託兩項相關計畫,除了在鹽村裡舉辦幾場鹽業文化資產說明會,2005年1月進而在鎮公所舉辦「設置布袋鹽場鹽業文化園區公聽會」;同時也分別以布袋鹽場及鹽田風車的故事,拍了兩部獲得2006年優良政府出版品的紀錄片。

然而,我們無法僅是滿足於對過去榮光歲月的感傷懷舊與追尋。

復晒重建不是工程,是過程也是課程

面對未來,我們想要整建一處可以真實踩踏的鹽田;面對正在故鄉長大的孩子,我們想要讓他們真實地感受鹽田裡的一切,而不只是大人們此刻的文字與影像創作。

想像,還不夠;只有行動,才能解決焦慮與猶豫。決定了,就向前走。

以前鹽工逢年過節拜鹽田,感謝土地 公與好兄弟保佑(提供者:蔡炅樵)

2006年文建會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現改制為文化部文化資產局)推出「產業文化資產再生計畫」,我們把握這難得機會,請縣政府向國有財產局撥用龍江 社區西側的洲南鹽場,面積約近20公頃,2007年4月簽訂「合作協議書」,由布袋嘴文化協會主動進行公益認養(現另承租部分結晶池)。

2007年10月,獲文建會核准「布袋新鹽村、文化新鹽業」計畫,希望透過重建鹽田與鹽村的人文關係,創造「快樂鹽田心鹽村」的可能性;隔年5月,縣政府也以文化生活圈的計畫資源來支持。

2008年5月,協會以傳統拜鹽田的儀式,邀請龍江社區的老鹽工及民眾一起「重回鹽田,看見洲南場」,並以熱鬧的北管迎請神明見證這一刻,緊接著便展開初步的鹽田整建。

我們在尊重土地倫理與歷史紋理的前提下,嘗試以溫柔且生態的工法,盡可能以人工雙手來施作,在土地重新鹽化的過程中,為悄然進駐的自然萬物保留更多樣的生命空間。

因此,洲南鹽場的重建,不是由建築師規劃設計、按圖施作的工程,而是一段漫長的過程,甚至是讓老鹽工帶領新鹽工、孩子們及民眾一起參與的見學課程。

土地公的三張考券:產晒、生態與永續經營

乾裂的鹽田土地(提供者:蔡炅樵)

洲南鹽場曾經廢晒七年,鹽工們離開了,大自然的生命與力量卻在無意間悄悄進來了。取得入場券後我們才發現,因多年日晒雨淋而淡化且龜裂的土地,缺乏適當維護照顧導致地表撕裂受傷,再也蓄不住海水,而地層下陷也讓鹽田低處不斷湧泉,原本具足產晒條件的大地變得陰陽失調。

該如何以傳統工法、最少的人為介入及最適當的整體規劃,整建出何種面貌的鹽田,這是土地公給我們的第一張考卷。

洲南鹽場整建之無敵老工班 (提供者:蔡炅樵)

老鹽工說,既然土地因為沒了鹹氣而無法晒鹽,那就向臺鹽購買一批白鹽撒回鹽田化作鹵水,讓土地重新鹹起來,「養鹽氣、培地力」,這可不是選擇題或簡答題,而是必須以實作來謹慎推理的證明題或申論題。

於是,老鹽工們展現拿手功夫讓鹵水從低處往高處流,還把滲漏的埕格掘瓦、翻土、踩漿、曬埕、碾壓,翻修出堅實的底埕後,再鋪上緊密的瓦片,成為可以曬鹽的結晶池;而協會年輕的工作團隊則試著將這些辛勤的產曬勞動,轉化為一次又一次有趣的工作假期與戶外教學,讓更多人可以參與這樣的文化教育工程。

高蹺鴴成群飛過鹽田水面 (提供者:蔡炅樵)

其次,廢晒後的鹽田長出大片蘆葦、水草與野草,數不盡的吳郭魚漫游在四通八達的溝渠,白鷺鷥、鷗科與鴴科水鳥在這裡自由覓食,甚至還有高蹺鴴在土堤上築巢。如何在鹽田整建的過程中,平衡兼顧產晒與生態環境?這是我們必須回應土地公的第二張考卷。

然而,最困難的第三張考卷是:透過這塊鹽田,我們到底要分享怎樣的故事與感動?該如何創造自己的獨特風格呢?能否秉持初衷永續經營下去?

水地風光,還有漁鹽滿布袋

解鈴還需繫鈴人,就讓最懂鹽田產晒的土地公與老鹽工來解答吧!我們認為,再難的難題,只要有題目,總有解決之道,文化工程師就從這裡放下專業,回到土地開始重新學習吧!

我們帶著數位相機與DV下田鹽作記錄,老鹽工說手要改拿鋤頭才能鏟平泥土、學功夫;我們帶著小朋友到鹽田體驗產晒,老鹽工說可別弄髒了白鹽、踏壞了結晶池;我們貪賞著鹽田夕陽美景,老鹽工碎碎念著明天早上六點記得要來收鹽;我們雙腳深陷在滷缸爛泥巴裡,老鹽工出手拉拔時忍不住笑著說,沒路用……

在回歸鹽田實作的過程中,我們逐漸領悟了再簡單不過的產晒方程式:

(海水+土地+季風+陽光)×人=鹽

洲南鹽場將鹽田整建工程轉化為學童的戶外教學,雙腳踩漿 (提供者:蔡炅樵)

於是,我們用身體五官來設計鹽田環境教育活動:在解說導覽時,試著引導小朋友聆聽鹽田裡幾種不同水鳥的叫聲;踩踏過鹽田裡深淺、硬軟不一的泥土時,嘗試讓孩子們用腳底感受爛泥穿越趾縫的酥癢快感;走過以濱水菜攀爬來取代紅磚與水泥固化的土堤時,邀請大家細嚐一口肥嫩綠葉裡飽含的微鹹汁液;我們也試著要求體驗者必須以勞動者的認真態度,收完一整格結晶池的白鹽,而不僅是隨意玩弄工具或拍照留念而已。

拼貼瓦片(提供者:蔡炅樵)

我們將鹽田整建勞動轉化為環境學習活動,讓小朋友來鹽田踩土漿、拼貼瓦片;也以兩天一夜的「工作假期/小旅行」方式,讓學員來鹽田勞動體驗與種濱水菜之餘,同時走訪這個曾是「漁鹽滿布袋」的小鎮。

我們騎上單車到鹽村跟老人家聊天,迎著海風到漁港向剛靠岸的漁人採買海鮮;在青蚵仔嫂的屋簷下,自己動手剝鮮蚵仔;在生態養殖達人邱家兄弟的魚塭工寮裡,剝食現撈的蝦子;在內田慶和軒,十分鐘快樂玩北管;在豆豉店品嚐陽光與時間醞釀的傳統風味;在好美寮感受黑森林裡的神祕與安靜。

一開始,我們從理念出發,以「快樂鹽田心鹽村」為願景,並以「環境教育/活動產業」,作為永續經營的策略,希望能將鹽田生產、生活與生態結合。

然而,實作所帶來的啟示是,「三生」並不是專業上理所當然的想像,而是必須回到鹽田尋找「水、地、風、光」給人最初的感動,從鹽(漁)村的生活節奏中發現最單純的在地價值。

創意,三劍客、四精靈與藝術家們

有人問,這樣兼具鹽業文化資產維護與環境教育雙重行動意義的社會過程,會不會太曲高和寡、太嚴苛了?

洲南鹽場整建過程中,常有野鳥來築巢 (提供者:蔡炅樵)
其實,這樣的堅持有點難又不太難,來自文化創意的豐富想像與實踐,至少我們讓鹽田裡可以聽到自然的蟲鳴與鳥叫聲,也可以同時聽到孩子們的歡笑聲;讓我們都很訝異的是,老鹽工一邊整建鹽田時,東方環頸鴴還可以在鹽田裡築巢下蛋呢!

在洲南鹽場,「人與自然環境的友善互動」不是一句口號,而是一種可以在鹽業生產、鹽村生活與鹽田生態中同步實踐的核心價值。

鹽田也可以是一座兒童樂園 (提供者:蔡炅樵)

尤其當曬鹽勞動不再只是追求產量時,老鹽工成了指導小朋友收鹽的國寶老師,協會的年輕新鹽工則帶領孩子,認識鹽田環境三劍客(紫花護衛豬母奶、青鱗太保吳郭魚、黑翅遊俠高蹺鴴),也赤足走過鹽田與四大精靈(海水、土地、季風、陽光)一起嬉遊。

帶著孩子們走過鹽田的水地風光 (提供者:蔡炅樵)

每年寒暑假,我們邀請小朋友來參與為期數天的冬、夏令營隊,社區的大專青年志工絞盡腦汁,將鹽田與鹽村豐富的素材規劃成趣味且有意義的活動;而透過教育部「環境教育學習中心」等計畫,2010年有超過一千位小朋友來訪,放下課本、走出教室、脫掉鞋子,踩進鹽田或軟黏或堅硬的泥土,放聲尖叫、盡情玩樂;在滿足感官刺激娛樂之餘,也期待孩子們帶著親身體驗土地與海水後的感動,留下難忘的回憶與環境學習。

此外四年多來,我們陸續邀請多位藝術家來駐村,希望透過不同的視野與媒材,發展鹽田環境與鹽村生活議題的多元性。

孩子們認真以鹽收仔推攏鹽堆 (提供者:蔡炅樵)

藝術家黃文淵以布袋漂流木,搭建了一座兼具視覺與實用效益的休憩涼棚;翁朝勇以回收的鍋蓋、鋼筋等資源回收素材,創作了一部「洲南再轉」風車;蔡英傑以交趾陶等複合媒材及馬賽克技法,拼貼「鹽田生態三劍客」作為入口意象;謝偉奇以浮雕壁畫的工法,在鹽村媽祖廟前的民宅牆壁上創作「神光照鹽村」;音樂人羅思容以如詩的吟唱,創作了「鹽田贊」、「海呀海」等多首在地故事歌曲;而新厝仔鹽村裡的志工媽媽們也以巧手及素人創意,在鹽田與鹽村種植了超過三千棵小樹苗,並且製作許多趣味的街道家具。

謝天、謝地,謝鹽祭

透過藝術觀點的引入與啟發,我們認為鹽田除了是產晒與教育活動的現場,也可以作為文化表演的舞台與展場。於是在2010年提出「環境、學習、劇場」,作為洲南鹽場第二階段的發展策略;邀請北管、歌仔戲、布袋戲與現代舞等四支嘉義縣傑出演藝團隊,跨領域發展原創劇本,在年度總成果活動「謝鹽祭」中,一起演出穿梭時空百餘年的「戲說洲南鹽場」,或許這齣戲的製作仍然粗糙,但卻是道道地地從鹽田裡綻放的文創花朵。

在鹽田裡跳舞(提供者:蔡炅樵)

是的,在土地上勞動的人,總期待豐收;在洲南鹽場從事整建與辦理體驗教學的我們,總如此期待著一年一度的主題活動——「謝鹽祭」。每一年,我們不斷精心策劃各種認識、體驗鹽田與鹽村文化的趣味體驗闖關活動,以及原創的藝術展演;試著傳達,我們對於天地大自然的豐富賜予及感謝。

重回鹽田的那一年,我們對未來只有一種藍圖式的規劃與想像,在「老鹽田」的歷史紋理上,這群滿懷專業理念卻不識鹽田生產的「新鹽工」,企圖以各種抽象的文化符號來揮灑創意,自認足與當代文創生活價值對話。

在鹽田裡演出傳統北管戲 (提供者:蔡炅樵)

但我們卻在逐年、逐步整建「新鹽田」的過程中發現,「老鹽工」所傳承給我們的勞動智慧與態度,其實只是安份守己整理鹽田、過鹵水、晒好鹽,彎下腰來收鹽、挺起肩膀來挑鹽。原來,世代對話才是我們的文創底蘊。

走過這段歷程,因為有公部門的信任與很多朋友的情義相挺,讓我們不必急著向商業化傾斜而亂了腳步,自信地尋回/創造洲南鹽場的老靈魂與新魅力。

洲南鹽場謝鹽祭,每年都嚐試新的挑戰,在鹽田淺水中搭起舞台 (提供者:蔡炅樵)

我想,鹽業文化資產如果會讓人感到幸福、值得珍惜,不只是因為她們本質上很美麗、很有歷史價值、很有知識,或很有文化意義,而是因為提供了開創性、開放性的機會,可以讓許多人去努力、去追尋。

日曬鹽花—洲南鹽場 共有 14 則評價

  1. 評分 4 滿分 5

    葉滄焜

    復育鹽田很棒!
    鹽花肯定更棒!
    但包裝則完全配不上產品等級啊!
    希望這種在地好產品有一天也可以”漂漂亮亮”地
    站在國際市場上。

  2. 評分 5 滿分 5

    雅喬

    滄焜您好!

    謝謝您的寶貴意見,由於產品開發到包裝設計都是社區的夥伴一步一步摸索完成的,可能未臻完美,但卻有十足誠意,還是非常希望大家來支持台灣本土的天日鹽花呢!未來一定可以做出更完整而漂亮的產品的!

  3. 評分 5 滿分 5

    Esse

    請問一下,鹽花是否有和鹽霜一樣的200g補充包裝呢?
    因為計劃要營業使用,所以現在的40g裝鹽花對我們來說會有點太浪費包裝了。

  4. 評分 5 滿分 5

    chiao

    Esse您好,

    謝謝支持,我來詢問布袋嘴文化協會有無大包裝的鹽花供給營業用,請等我消息!謝謝!

  5. 評分 3 滿分 5

    Kapol

    我們很需要商業用的天然好鹽,現在的包裝可否有作營業使用的

  6. 評分 3 滿分 5

    mymonicathebest

    請問鹽花有加碘嗎?

  7. 評分 5 滿分 5

    chiao

    鹽花是天然日曬,沒有再添加碘,但富含礦物質等微量元素!

  8. 評分 5 滿分 5

    B.C.

    大包裝鹽花+1

  9. 評分 5 滿分 5

    chiao

    大家好,詢問洲南鹽場是否有出貨大包裝鹽花的計畫後,他們發現因今年春天時,因為春雨較多,所以鹽花庫存量不是很足夠,為了讓更多人可以分享,今年度不會出大包裝的鹽花,所以要先跟大家說抱歉了!

  10. 評分 4 滿分 5

    Jia Ling

    請問鹽花和霜鹽在烹調上有什麼使用的建議嗎?(怎麼判斷使用時機之類的)謝謝!

  11. 評分 5 滿分 5

    上下游 良琪

    鹽花是相對鹽度以及鈉含量比較低的鹽,因此是蠻適合直接灑上提味用的料裡( 例如煎好的魚或是牛排,直接灑上一些~) ,霜鹽就可以用來直接熱炒用,
    但其實並沒有一定用法, 也可以試著交替用用看喔!: )

  12. 評分 5 滿分 5

    阿寶

    請問此鹽廠生產的鹽,是否都有通過重金屬檢驗及去除對人體有害物的殘留,據我所知近年台灣的海域並不是很乾淨,想知道你們做了哪些處理,畢竟現在汙染比以前還嚴重

    • 上下游產品部 良琪

      阿寶,
      我們再一次與生產者詳細確認後回覆您喔!謝謝!

    • 上下游產品部 良琪

      阿寶抱歉久等了,
      因想請鹽場提供較詳細的說明因此耽擱了,說明如下喔!

      1、洲南鹽場的鹽品(霜鹽、鹽花、粗鹽),每一年都會送至合格檢驗單位檢驗,也都有檢驗報告可提供查詢。檢驗項目主要是食藥署食鹽衛生標準規定的五項重金屬,砷銅鉛鎘汞。我們也會請鹽場提供放置產品網頁這樣大家都可以看到資訊。

      2、確實,環境變化是最大的挑戰。所以我們也不斷自我改進,這是我們責無旁貸的責任。目前我們做了哪些:
      (1)選擇進水時機,引進海水前,一定是在漲潮大潮時進水,先觀察水色。
      (2)海水進來後,我們會先置放在18公頃溼地裡,利用溼地作為自然淨化池,以溼地來過濾淨化氮磷鉀與重金屬。
      (3)晒鹽很重要的是晒高濃度的鹹水,也就是鹵水(波美25度,波美是計算鹹度的單位)。鹵水從鹵缸(置放鹹水的池子)進到結晶池前,我們會先以300目的網袋過濾鹵水,300目的網袋可過濾粒徑範圍小於五公厘的塑膠微粒。
      (4)若遇當日風大塵多,或是目測結晶池裡的鹽巴雜質多,會直接不予採用。每採收一池後,也都會馬上清洗結晶池。
      (5)鹽巴採收後,經粉碎、過篩、乾燥、以色選機挑除雜質。
      (6)每年都會將各項鹽品送驗。
      以上提供您參考,若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再詢問!謝謝!

  13. 評分 5 滿分 5

    陳大白

    洲南鹽之花真的超棒,我已經用到第三罐逢人就推薦,少量佐蔬菜、肉、甚至飲料都超提味!顆顆晶瑩剔透看了也開胃!而且又是本土復育的文化鹽場,真的覺得台灣也有這樣的鹽花好驕傲~~

    還有我覺得包裝我也超喜歡,很環保,玻璃瓶身、牛皮紙盒、簡約的色彩,有南方土地的樸實無華手作感,尤其喜歡那個竹瓶蓋!我覺得slogen也取得超好:風和日粒,天手合曬。一整個就有鹽場風光的視覺想像,跟採曬過程虔心細緻的呵護感!如果這些行銷都是社區自己想的,那這個社區真的太厲害了!!佩服至極啊

    • 上下游產品部 良琪

      陳大白,
      他們真的很棒,復興這樣的鹽田真的不容易!也常會在鹽場辦一些體驗活動,如果您有興趣,可以去現場看看喔!

  14. 評分 3 滿分 5

    fckeo kuo

    網路上查一下布袋鹽場的一些歷史:

    清乾隆 49 年 (西元1784年)

    知府將漁塭開闢鹽埕,至今已有 215 年。

    清道光 3 年 (西元1822年)

    闢建新厝場,並改良為新式鹽灘,奠定了布袋鹽場的良基。

    清光緒 21 年 (西元1895年) 簽訂馬關條約之後,清治時期,台灣的鹽業是以銷制量,鹽灘闢建受到嚴格的限制,全盛時面積僅約6、700甲,年產量約 25,000 噸;日據後,因日本產鹽條件較差,便以台灣為供應產地,鼓勵人民闢建鹽灘,在台灣光復前達 7,000 多甲,年產 40 萬噸左右。

    明治 32 年 (西元1899年)

    布袋嘴鹽務局成立。日據初期採懷柔政策,效法滿清據台初時准許人民自由經營販賣食鹽,不過因戰亂及天災致使鹽灘荒廢,供需失調,到明治 32 年才恢復專賣。

    昭和 10 年 (西元1935年/民國24年)

    為減輕勞力,開始在鹽灘內鋪設輕便軌道,至民國 42 年 (西元1953年),布袋鹽場縱貫鐵路全部完成,民國 84 年 8 月 18 日老火車功成身退。

    民國 65 年及 72 年

    連續兩次實施「併晒政策」,大幅淘汰鹽工發給轉業金。

    民國73年

    鑑於傳統式晒鹽以人力密集方式產製,工資成本高於進口鹽,遂分期實施機械化產晒作業。布袋鹽場除了晒鹽生產外,另附設有洗滌鹽工廠及副產品工廠,分別生產洗滌鹽及精石膏、氫氧化鎂、沐浴鹽、畜牧用鹽磚等產品,供應農工業及食品加工等使用。

    民國 90 年

    台鹽即將民營化,傳統人工晒鹽可能會走進歷史。

    想請教一下:
    1. 過往布袋生產「一般食用鹽」的歷史?
    2. 布袋鹽場與苗栗通霄、七股早期所生產的鹽應用的差異?
    3. 除了檢驗以外,如何處理鹽池逐年受西部海岸污染沉降累積?
    4. 這幾年整個鹽池春季產量大約是多少?每池總面積與鹽的產出量?
    5. 夏秋冬有取鹽嗎?
    6. 氣候變遷對於產鹽是否影影響?

    • 上下游產品部 良琪

      您好,
      我們有詢問洲南鹽場,會請他們提供詳細的資訊,要請您稍等一下下喔!謝謝!

新增評價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