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屏東東港黑鮪魚季節日前落幕了,今年黑鮪魚捕獲數量是439尾,而歷史上捕獲量最多曾經達到11311尾,我們很想知道黑鮪魚哪裡去了?令人驚訝的是,台灣遠洋船隊每年產值,有九成來自捕撈鮪魚;台灣和日本捕撈的大目鮪的數量,超過全球的一半。為了更了解遠洋究竟發生什麼事,兩位台灣女孩跑去綠色和平組織「希望號」,擔任志工,守護海洋。她們洗甲板、當水手,也親眼目睹台灣船隻違法獵鯊魚、割魚翅。為了永續海洋資源,國際間正在發起「海鮮指南」運動,建議大家,什麼魚類可以多吃、哪些魚已經瀕臨滅絕。

美食固然誘人,但如果一個海島國家沒有了魚,那是多麼諷刺的事情!本文為系列報導之一。

IMG_3855-1
圖/綠色和平提供

【正文】

在這篇文章之前,我想先說,我是個生魚片愛好者,其中最喜歡鮪魚和鮭魚,那滑嫩柔軟的口感,讓我每次都想開心親吻桌邊的同伴。不過,我在五月認識了一群女生,我們進行了一場東港鮪魚季之旅,是我今生第一次好好認識黑鮪魚的旅程,一場很超現實的、改變舌尖的追尋之旅。

東港:舌尖的追尋之旅

「吃這個黑鮪魚,一定不要顧及個人形象,你一定要讓每一顆牙齒,全部享受到鮪魚的美味。」為了拍攝頂級黑鮪魚專題,美食當前當然是由攝影機先品嚐,然後海鮮店老闆示範如何吃頂級黑鮪魚。

「不要咬斷喔,只咬一小口無法感覺它的美味。」老闆一邊吃,一邊沾上最頂級的山葵,「這個是從阿里山寄過來的山葵,因為好東西你一定要用好的山葵。」

時間是六月中旬,地點是屏東東港,採訪現場是東港最知名的海鮮店,我憤恨的看著一片片生魚片,心裡幾乎要吶喊出來,「快點把這無聊的採訪程序跳過去,我想要吃頂級黑鮪魚!」雖然我的旅伴們告訴我,黑鮪魚理應是保育類動物,應該大筆一揮,從菜單裡面刪掉。

海鮮店老闆好心的幫我放好份量剛剛好的山葵,還送上他去年研發的,剛剛奪下美食競賽第一名的鮪魚新菜色,此刻我面臨天人交戰,一盤頂級的黑鮪魚生魚片,顏色粉紅,油脂均勻,一盤叫價兩千元。

為什麼鮪魚賣得這麼貴?知名作家盧郁佳曾經說,這牽涉一起「離奇失蹤案」,因為鮪魚不來了,年年熱鬧舉辦的東港鮪魚季,從十幾年前捕撈上萬尾,掉到今年剩下四百九十三尾,失蹤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五。

GP02IO4_press (1)
©Greenpeace/Paul Hilton

鮪魚到底去了哪裡?

我和伙伴們在東港鮪魚季南下屏東,尋找傳說中的傳說中的極至美味,黑鮪魚,但此行卻讓我們驚訝不已,我們才剛剛目睹一個非假日仍高朋滿座的海鮮餐廳,但轉進東港魚市場之後,卻面對一個空盪盪的漁港。

很奇怪,六月的東港魚市場,沒有什麼魚腥味。

東港的船工往來忙碌,魚市場裡會看到一個成年男人一肩扛起一條四十幾公斤的大魚,穿梭來去,猛一看,很像魚頭人身的新品種生物。這個奇特的搬魚姿勢,前總統陳水扁也表演過。為什麼不用機器搬?很簡單,人搬比較快,有時候魚不夠多,也不需要出動推車。

在東港魚市場,我們認識了肚子圓圓胖胖,外表樸實粗壯的船長。船長很開心,他今天捕獲了一條兩百八十四公斤的鮪魚,最後以一公斤一千五百元達成交易,成交價四十二萬六千元。

老實說,生平第一次看到整尾黑鮪魚從船艙拖出來,我心裡是震撼的。根據海洋研究專家研判,牠應該是一隻成年的鮪魚,「但是,牠還是太小隻!只能算是細漢仔!」據說,兩百多公斤還算是平均水準,東港捕獲比這種小的鮪魚,不在少數。

我忍不住問一個很掃興的問題船長,「船長,今年鮪魚少很多喔?」,船長無奈的說,「像今天黑鮪魚五六條,七八條而已,以前三四年前,都一天一百條黑鮪魚啊!」

船長說,黑鮪魚過去最風光的時候,最高紀錄一個鮪魚季可以捕獲一萬多尾,「以前喔,整個魚市場地上鋪滿了魚,人走路都要靠邊閃,沒有路可以走啦,鋪得滿滿的都是鮪魚啦!」。我們採訪的這一天,整個東港魚市場只捕獲五條黑鮪魚。

東港魚市場裡的鮪魚主要有兩種,價高稀有的黑鮪魚和體型較小的黃鰭鮪。黃鰭鮪平均體重四十公斤,比黑鮪魚小很多,肉質鮮美,而黑鮪魚最重可以達到將近七百公斤,首次產卵的平均年齡是十一歲。黑鮪魚像鯊魚一樣,一輩子必須不斷的游泳才能呼吸,在海裡不能一刻停下來。它是海底的溫血動物,科學家曾經追蹤一條黑鮪魚來回橫越太平洋三次,而它游泳最高時速,可以達到每小時八十公里。

所以,黑鮪魚真的不來了嗎?根據東港魚市場提供的資料,1998年東港捕獲6905尾黑鮪魚,第二年創紀錄,捕獲11311尾,此後數量逐年下滑,六千、五千、四千、三千、兩千。民國一百年剩下784尾,今年最慘,只剩下439尾!鮪魚數量少,每公斤平均價格就拉高,一路從每公斤208元,逐步上漲到每公斤八百多元。今年五月十七號的平均價是1220元,十幾年前的價錢比不上今年的零頭,這簡直比台北的房價更難以想像!

看到這個數字,以及攤在地上孤零零的「一隻」黑鮪魚,其實我心裡充滿內疚,還混雜了一種酸酸的捨不得。

小時候我們都讀過一篇文章寫著:「天那麼黑,風那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只要您早點兒回家,就是空船也罷…」,只是,如果有魚可以捕,漁夫怎麼願意空船回家呢?

GP02IO9_press
©Greenpeace/Paul Hilton

一網打盡?探討鮪魚資源銳減的原因

走訪東港的船東,面對急速減少的黑鮪魚,他們普遍的回答是,「油價貴、成本高、風險高,所以捕不到魚。」,走訪東港和小琉球漁港,船長說,「以前漁網很重啊,現在漁網拉一下就上來了,漁網要滿喔,很少啦」

東港鮪魚為什麼失蹤?漁業署的說法是菲律賓加強查緝,漁船無法靠近菲律賓海岸捕撈。漁業署並且一再強調,日本和韓國的鮪魚數量並沒有減少,所以,「台灣捕不到魚,不表示鮪魚資源出問題。」

船長們說,東港常常傳出台灣漁船去菲律賓近海捕魚,被海盜擄走勒贖的事件。走訪東港兩三位船長都說,「因為台灣的黑鮪魚季太熱鬧了啊,新聞一天到晚說第一尾黑鮪魚又賣出幾百萬,菲律賓海面其他的船看你暴利賺太多、黑鮪魚這麼好賺,當然想要搶啊!誰敢去?」一場拼熱鬧的鮪魚拍賣會,竟導致遙遠海面上的擄船勒贖案,也許好萊塢的編劇才想得出這種情節。

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的朋友告訴我,事實上近海的小漁船不是鮪魚資源浩劫的主因,遠洋的大漁船才是最兇猛的掠奪者。小漁船一次捕撈四、五隻已經是極限,「遠洋大型圍網船一次可以捕三千噸的鮪魚,那才叫做一網打盡。」

根據環保團體的調查,大西洋黑鮪魚的數量衰減百分之九十,短短四十年的捕撈期,大西洋鮪魚魚場已經確定崩潰。目前全球有百分之六十的漁獲量,都集中到中西太平洋的海域,但美國海洋漁業處的數據顯示,太平洋黑鮪魚也已經面臨過度捕撈,除了大西洋黑鮪魚之外,環保組織也已經將黃鰭鮪、大目鮪、長鰭鮪列為瀕臨絕種紅皮書。

知名的美食家、作家與美食旅遊節目主持人安東尼.波登說,黑鮪魚「是今生不再的腹肉大餐」,已經完成採訪行程的我,此刻覺得異常悲哀的貼切。

該怎麼說呢?四面環海的台灣,真的要跟黑鮪魚說再見了嗎?(本文為系列專題之一,待續)

GP02IP2_press
©Greenpeace/Paul Hilton

IMG_3790-1
圖/綠色和平提供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5 則回應

  1. 被吃光了

  2. 文中……..遠洋大漁船一次可以捕上萬噸的鮪魚,那才叫做一網打盡。」……真的有上萬噸嗎?一萬噸等於一千萬公斤,一公斤200元的話,可以賣20億元!
    …….台灣九成遠洋鮪魚漁船漁獲主要輸往日本做為生魚片,以往輸日配額由日本民間與台灣業者訂立協議,去年(2002年)設定總額為9萬9千公噸,結果全年達12萬噸。……..

    • 謝謝您的指正,根據國際統計資料顯示,中西太平洋上大型圍網船(1000噸以上)的數量共307艘,其中美國39艘,台灣35艘,西班牙33艘,日本31艘,韓國29艘,菲律賓27艘,萬那杜19艘,法國15艘,中國12艘,厄瓜多10艘….(以下略過…)台灣漁船數目多,捕撈量的確相當可觀。

      圍網船的確是海上最強大的獵捕船,根據綠色和平的資料顯示,「世上最大的圍網鮪漁船 Albatun Tres,這艘船每次出航可運載高達3000噸的鮪魚,約等於某些太平洋島國全年漁獲量的兩倍。」文中已更正,謝謝您的提醒。

  3. 自然資源本因人類所共有﹐但因種種人文因素而造成所謂X權(農﹑漁﹑林﹑礦﹑等等)﹐自然資源的使用者通過某些工具﹑政權﹑法律﹑傳承等﹐往往會認為獲取自然資源為其生來即有的權利﹐再加上利益的驅使及政客的慫恿﹐資源的耗盡不該感到意外。

    政府及學界應該仔細思考﹐在經濟政策和法律層面﹐如何讓這種高度自然資源依賴性的行業轉型(如捕撈轉型成養殖)及管理保護自然資源﹐在科技層面﹐則如何提高養殖及食品科技﹐好讓我們日益緊俏的自然資源得以休養生息﹐如果我們的子孫日後只能在圖片上看到黑鮪魚﹐那真是我輩的罪過﹗

  4. 好文章! 有同感. 我生在一個喜歡吃魚的小島, 吃各種魚是很正常的. 不過, 我漸漸知道吃大魚是危險事, 因此, 我與老一輩家人都改吃小體型魚. 也許, 我們無法禁止大家吃大型魚類, 但我們可以慢慢將健康吃魚的概念讓大家了解. 如果有興趣看看一篇我寫的”黑鮪魚”分析.

    (魔旅士 / 黑鮪魚 故事 : 捕獲量 與生態) http://morrisjfwong.com/blog/黑鮪魚到底有多毒/

    台灣的鮪魚捕捉的確因為許多經濟與環境因素件少了, 但是, 黑鮪魚數量還是沒有回來…因為, 黑鮪魚也需要二三十年成長, 就如同人類的成長需時二三十年一樣.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