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雜草看似尋常,卻渾身是寶,月桃即是。在台灣郊外山區四處可見的月桃,是歷史悠久的民俗植物,從煮湯包粽到編織草蓆,用途極廣。近年國內研究更陸續發現,月桃所含的化合物有消炎、抗菌、降血脂、抗氧化、抗抑鬱、抗焦慮等多重功效,更吸睛的是有抗癌防癌作用,可有效抑制癌細胞的轉移。

「月桃」指薑科月桃屬植物,有著茂盛叢生的寬長葉片,乍看奔放草莽,但一到花期,成串粉白色的花朵嬌嫩欲滴,又雅緻怡人。從平地到海拔兩千公尺都看得到月桃蹤影,台灣各族群也都會把月桃拿來利用。

「很多人都以為認識月桃,其實對它的了解並不深入。」中興大學森林系教授曾彥學說。他與王升陽教授合作的學術團隊,多年來對月桃進行系統性研究,陸續發現月桃蘊藏著豐富活性物質,是潛力無窮的保健藥用植物。

中興大學森林系教授曾彥學與他在校內種植的月桃(攝影/蔡佳珊)

下一個抗癌新星,月桃無毒卻能抑制癌細胞

被稱為「月桃達人」的曾彥學負責分類鑑定與蒐集月桃品種,確認台灣共有18種月桃,其中就有12種是台灣特有種,特有比例相當高。王升陽則負責分析各個品種月桃的成分,發現十幾種酚類化合物,其中包括多種黃酮類和二苯乙烯類。

月桃小知識:台灣的18種月桃為:屈尺月桃、角板山月桃、普來氏月桃、阿里山月桃、島田氏月桃、恆春月桃、川上氏月桃、屯鹿月桃、南投月桃、歐氏月桃、宜蘭月桃和烏來月桃,這12種為台灣特有種。還有呂宋月桃、台灣月桃、山月桃、高良月桃、日本月桃、月桃6種。最後一項「月桃」,也就是國內分布最廣的月桃。

王升陽在2005年就發現特有種普來氏月桃的萃取物,可以延長小鼠的睡眠時間,並有抗抑鬱、抗焦慮和鎮痛的活性。其中獨特的成分「卡瓦椒內酯」(kavalactone),有紓壓鎮靜的功能,「這也就是我為何對月桃這麼有興趣,這成分本來只在胡椒科出現,」王升陽津津樂道。

普來氏月桃(圖片提供/曾彥學)

另一個特有種南投月桃,根據王升陽團隊最新發表在國際期刊的研究,其地下莖含有一個二苯乙烯類的化合物,可以抑制肺癌細胞的遷移。最近高雄醫學大學天然藥物研究所教授王惠君團隊的研究也發現,南投月桃萃取物能抑制乳癌細胞的轉移,深具開發抗癌新藥的潛力。

王升陽最初是在曾彥學建議下開始研究月桃,越做越感興趣,「我覺得月桃可以繼續做下去的原因是,像紫杉醇可以抗癌,可是它是毒的東西,但是月桃不是毒殺細胞,像二苯乙烯類,是類似葡萄酒藜蘆醇的成分,都是無毒的。」

南投月桃(圖片提供/曾彥學)

親密又萬用的民俗植物

被寄予新藥開發厚望的月桃,其實與台灣常民生活息息相關,人們很早就注意到這個全株散發香氣的薑科植物,它跟薑母、薑黃、野薑花都是同一個家族,從根莖、葉片到花朵、種子都有用處。

月桃不只葉片可用來包粽墊粿增添香味,根莖也可食用。曾彥學說明,高良月桃或稱南薑的地下莖,就是台灣人用來釀製李子的材料,還有南部口味的番茄薑汁沾醬,用的也是南薑。野菜達人吳雪月也於書中寫道:阿美族會把月桃的嫩莖拿來煮或蒸食,花朵可炸來吃,早期還有長輩會拿月桃心給小孩吃,用作驅蛔蟲藥。

月桃果實成熟後呈紅色(圖片提供/曾彥學)

月桃天然吸汗抗菌,可編草席盛籃

月桃的藥用歷史更是悠久,《本草綱目》記載:「縮砂蔤,主治虛勞冷瀉,腹中虛痛,可溫暖肝腎,和中行氣,治脾胃氣結滯不散,以補肺醒脾,養胃益腎,理元氣。」這「縮砂蔤」就是月桃的種仁。有名的日本成藥「翹鬍子仁丹」,一粒粒銀色的小珠,主要原料也是來自月桃種子。

原住民族的生命禮俗與日常生活中也少不了月桃。修長堅韌的葉鞘,曬乾後可以編成草蓆或盛籃,也可直接替代繩索。月桃的天然材質和成分可以吸汗抗菌,編成草蓆最好不過,排灣和魯凱族的結婚聘禮中必備月桃草蓆,達悟族則以月桃草蓆包裹去世的親人。

原住民採集月桃葉鞘曝曬後用來編織(圖片提供/曾彥學)
月桃盛籃(圖片提供/曾彥學)

發現月桃新種,種出「月桃巷」的月桃達人

月桃不只實用,美麗的花朵亦具觀賞價值。唐朝詩人杜牧詩中「娉娉嫋嫋十三餘,豆蔻梢頭二月初」,後人以「豆蔻年華」來形容娉婷少女,這「豆蔻」指的就是月桃花。

花朵更是月桃分類鑑定的重要指標。現任中興大學實驗林管理處處長的曾彥學,蒐集了台灣18種野生月桃品種種植在惠蓀林場中,名為「月桃巷」,希望民眾更加認識欣賞月桃的多樣性之美。

曾彥學解說,月桃的分布有地域性,譬如歐式月桃和普來氏月桃只出現在東部、南投月桃和阿里山月桃只出現在中部、恆春月桃只出現在恆春半島、而呂宋月桃只出現在綠島和蘭嶼。

曾彥學談起月桃如數家珍,「除了一般月桃的花是下垂的,其他月桃的花都是挺立的,最特別的是歐氏月桃,花序先下垂,之後再往上。」歐氏月桃是他與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教授王志強共同發現的新種,地點在台東知本,以兩人的恩師歐辰雄的姓氏命名,別具意義。

惠蓀林場內的「月桃巷」(圖片提供/曾彥學)
歐氏月桃(圖片提供/曾彥學)

月桃成沖繩特色作物,台灣月桃更大有可為

月桃的根莖葉皆可萃取精油與純露,經人體實驗發現,月桃的香氣則可以使副交感神經活躍,令人感到放鬆愉悅。王升陽的研究團隊也證實,月桃的成分對皮膚很好,譬如膠原蛋白在陽光下會裂解,月桃可以減緩其裂解,而在細胞實驗也發現,月桃成分能降低黑色素沉積,有修護亮白的效果,目前已經與產業合作出保養產品,包括面膜和乳液等。

全球將月桃發展得最成熟的就是日本沖繩,當地成立「月桃株式會社」,產品從保養品、手工皂、茶包到造紙,應有盡有。台灣有如此多元的月桃品種,應該更大有可為。曾彥學並認為,月桃相當好種,可以無性繁殖,很適合山村推廣種植。

「日本都可以發展月桃,我們這邊月桃長得更多更好!」新竹尖石鄉的那羅部落,族人有次到沖繩旅遊看見當地蓬勃的月桃產品,開始動念發展自己的月桃產業。近年成立「新竹縣尖石鄉那山月桃文化促進協會」,從月桃提煉精油和純露,希望帶動部落經濟。

新竹尖石鄉那羅部落的月桃花開,股東與農友一起採花做精油(圖片提供/那山月桃文化促進協會)

小山村的月桃復興之路

那山月桃文化促進協會表示,那羅部落海拔從三百到一千公尺,非常適合月桃生長。過去部落中原本就有在做香草產業,但是以薰衣草等外來植物為主,去過沖繩後,才赫然想起這個隨處可見、平凡卻被忽略的在地作物。

協會目前跟15位當地農友合作,種植面積共七公頃,「月桃沒有什麼病蟲害,不用噴藥也不用施肥,老人家容易管理,」對於高齡化的山村來說極為適合。協會專案經理陳國芬觀察,近年氣候變遷,部落的五月桃、水蜜桃、甜柿都產量欠佳,果樹收成就是一年一次,波動劇烈,而月桃的葉子卻是四季都能採收,也不怕颱風,相對穩定許多。

協會目前經費來源有勞動部專案補助,農友提供月桃材料也都是友情價,部落裡大家沒事就來做志工,就是希望能夠一起把產品做好、品牌打出去。蒸餾技術面都已純熟,不過陳國芬坦言,最大困難在於行銷。

月桃復興之路只差最後一哩,比起種短期蔬菜,月桃的根系更能抓緊土壤。那羅部落秉持著如此信念:「應該種回對我們土地最友善的作物,把經濟留在自己的地方。」

月桃田秋收,葉子用來蒸餾,莖葉曬乾做編織,果實曝曬後留種育苗(圖片提供/那山月桃文化促進協會)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