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蕙君 攝影 / 林建豐

原文出處:天天里仁

甫過立冬,即將邁入鳳梨釋迦盛產期,走進台東縣卑南鄉美濃村的巒巒山有機農場,主人邢滿榮和妻子林秀貞、兩個女兒正穿梭果樹間,忙著為釋迦果套袋。

邢家的釋迦園沒有一般慣行農場密集的行距與果樹,順應山坡而育的舒適空間,草香土味飄散。林秀貞以丈夫特製的空氣噴槍細心噴掉果實上的粉介殼蟲,笑說:「這裡不用農藥,可以大口呼吸!」

▲有機的鳳梨釋迦生長初期易受蟲害,尚未成熟就變黑落果

農藥中毒與超標事件喚醒初心

邢滿榮從小跟隨長輩務農,成年後到外縣市從事木工裝潢,18年前考量母親年邁,回鄉盡孝,拾起農具重整祖傳農地,栽種鳳梨釋迦、百香果、木瓜等物產。

當時對邢滿榮而言,以慣行農法栽培水果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水果漂亮碩大,才能賣得好價格,產量也穩定;直到朋友的母親因噴灑農藥中毒離世,他開始關注慣行農法對健康的傷害。

有一年,西部爆發木瓜含銅量超標事件,全台木瓜滯銷,只有產自後山淨土的台東木瓜還賣得出去,邢滿榮生產的木瓜也大受歡迎,意外喚醒擔任社區要職的他那份愛鄉愛土的初心。「只有乾淨的土地、健康的果實才能讓產業、生態、人文永續發展下去」。他決定以健康食安、生態永續為目標,「就從我開始不灑農藥吧。」

連3年零收入也要走有機之路

「轉有機不能噴藥,遇到蟲害的釋迦還沒長大就變黑、掉一地。」回想15年前起步做有機,第一年零收成、零收入,之後兩年的摸索期也不好過,勉強採收的果實外皮又黑又醜,賣相很差,常遭行商退貨或低價轉賣。

邢滿榮笑說,慣行產出的釋迦果粉粉嫩嫩像化妝,「我們的有機果也是化妝,不過化的是黑妝,行商不當寶沒關係,會有真正了解的人願意接受它。」

美濃的鳳梨釋迦深受中國大陸市場喜愛,炙手可熱,邢滿榮說,每逢盛產期,行商都是拿現金與農民交易,面對如此高利潤市場趨勢,他反其道而行常被笑「頭殼壞掉」,但他深信:「我們怎麼對待這塊土地,它就會怎麼回報我們。」

連3年零收入並未令邢滿榮放棄有機之路,反讓他更堅定要找出栽培有機鳳梨釋迦的方法。鳳梨釋迦生長初期易受東方果實蠅侵害,邢滿榮模仿紅龍果套網袋,在幼果期就幫釋迦套綠網防治,果真降低東方果實蠅侵害;面對無孔不入的粉介殼蟲,他發明一款空氣噴槍,噴掉緊黏在釋迦上的粉介殼蟲,也不傷害果皮。

一般慣行鳳梨釋迦噴灑農藥後不怕蟲害,套一次袋就收成,邢滿榮夫妻則從幼果就開始一顆顆噴水、噴氣除蟲,並進行3次套袋。林秀貞說:「每顆釋迦果至少被摸過7次,確定沒有蟲、乾淨了,才送到消費者手中。」

▲邢滿榮發明一款空氣噴槍,不僅能有效噴掉果實上的粉介殼蟲,也
不傷害果皮

▲鳳梨釋迦成長期間,也不嫌麻煩地進行多次套袋加強防治

生態聚攏 更確定有機之路無悔

邢滿榮不懼艱難,終於找到適合鳳梨釋迦的有機栽培法,並成為台東縣第一位通過慈心有機認證的農民,因緣際會與里仁合作,讓收成的果實在有機市場找到伯樂。他強調,有機鳳梨釋迦採用自然熟成的產量調節,不因應經濟市場需求大量採收,口感更香Q。

每次在自己的農園裡見到環頸雉、竹雞、五色鳥、朱鸝等動物自在穿梭,生態聚攏而來,刑滿榮就覺得滿足,「只要我們回報自然,福報就會來」。陪著丈夫一步一腳印,林秀貞說:「身體很誠實地告訴我,有機這條路是對的。」有時她走進慣行農地聞到農藥味道就不舒服。

投入有機栽培,知道無毒的好,邢滿榮也積極在地方推廣有機農法。儘管目前跟進者不多,但他說:「沒有挫折,只有等待。」自許自己的農場是教學農場,因體會過有機農業起步的辛苦,他非常樂意分享栽培技術,和有心人在這片土地上一起建構與自然共舞的夢想。

◎ 原文刊登於里仁為美專刊 第51期

巒巒山有機農場

場主:邢滿榮
品項:鳳梨釋迦、百香果、木瓜
地點:台東縣卑南鄉
鳳梨釋迦盛產季節:每年12月至隔年4月

綿密化在口中的鳳梨釋迦就在全台里仁門市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