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我們在進行台灣苦茶樹園分布的田野調查時,意外的發現宜蘭南澳有一片很不一樣的苦茶樹園。這座苦茶樹園已經五歲了,種植的方式像極了歐洲的橄欖園,群山包圍,每一棵苦茶樹之間有著一定的距離,自由伸展、可以好好接受陽光、雨水的洗禮,農民們會定期修枝,除了讓採收更方便也讓苦茶樹園維持在最佳的狀態,這就是我們心中苦茶樹理想生活的樣貌啊!

實際上,宜蘭南澳,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容易到達,從台北來回至少要四個小時,就因為這相對遙遠的距離,南澳保持著自有的原始與自然、靜謐與愜意,除了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之外,這個小鎮老人、小孩、動物也很多。南澳的現象,就像是台灣普遍農村存在的問題,南澳年輕人口外移,人口高齡化目前正衝擊了農村的發展。

我們思考有沒有可能為南澳做一些努力,南澳的資源有可耕的田地、有農民,在既不耗費農民體力,又能有經濟產值呢?「對了,我們就來種苦茶樹!」。只是,要說服農民在農地上種下僅有幾公分的苦茶樹幼苗,又必須等待五年的時間才有苦茶籽摘採,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們花了好長的時間溝通,辦理說明會,與社區的人搏感情,我們不斷地溝通:「我們從一個小苗開始,一起來保護苦茶籽產業及文化,我們會提供好的栽培管理制度及收購機制,讓農民安心耕種,時間很長,我們慢慢走,總有一天我們會留下一份禮物給下一代」。

2016 年 1 月,有十位南澳的農民決定成為我們的合作夥伴,預計種 下3,000 棵苦茶樹,一起整地、育苗、種下種苗。這件事情很傻,就像木村阿公在《這一生至少要當一次傻瓜》書中提到:「一旦為一件事瘋狂,總有一天,可以從中找到答案。」

有位農民在這次種植苦茶樹時被附近的人取笑這樣種要多久才會有收成,但農民微笑並很驕傲地說:這塊土地是給孫子的禮物。

時間,會告訴我們答案。

與農民開會前,先來體驗朝陽社區的活動
與農民開會前,先來體驗朝陽社區的活動

大地主蘇朝欽大哥的地,已經先清理完一甲半土地上的雜物了,一切準備就緒囉。
得來不易的合作契約書,謝謝相信我們這群年輕人的農民前輩們,讓我們一起開始百年油茶樹園的第一步。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