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34472_1301615306520045_97201349_o

 

《新竹自然農俱樂部生產者培訓第六期招生簡章》

 

大家好, 我是助教阿堯。大家看了招生簡章, 可能已經躍躍欲試, 不過希望各位投報名表之前, 能夠讀我這一席話

過去面試以及實際帶領了不少學員, 發現許多人是立志要當半農的, 也許全農的志向實在不是一個能輕易下的決心。俱樂部的目的, 其實是要培育以務農為生的生產者, 而我們總是跟立志當半農的人說: 「我們並不要求你一定在一年之後要成為全職生產者, 但我們希望你在這一年中, 以全職生產者為目標學習」

這樣的話語, 並不容易理解, 所以, 我想先跟大家談談半農這回事。

日前有一個讀書會團體來到我們田裡, 了解秀明自然農法, 其中有一位強烈地質疑秀明自然農法的產量。的確, 產量是台灣秀明農家面臨最重大的問題, 但, 我認為這是秀明自然農法的非戰之罪。其實日本秀明農法的達人, 不少人產量已可跟慣行農法相較, 而台灣自然農法的農夫, 大多是新農, 因為老農無法接受無農藥無肥料, 所以經驗少。然而其實最重要的是, 其實慣行農法的後備支援力量, 遠遠大於自然農法。

前陣子來台開分享會的秀明種米達人–畑先生, 他為我們分析了現代的稻米種, 比方越光、笹錦,與農藥化肥時代之前的米種, 他們的不同。現代的米種, 因為要配合收割機收割, 要長得比較高, 長高了之後又怕倒伏, 所以每一支的結穗量很少, 以分孽密度取勝, 所以病害機會更高, 需要用藥。前化肥時代的米種, 單支結穗量很多, 如果給這樣的稻子餵肥料, 穗會太重而倒伏, 所以後來才被改成可以餵肥料的品種。古早的米, 外殼上還有芒刺, 可以自己防禦蟲與鳥, 但現代的米種, 因為芒刺同時也造成人類的麻煩, 就選種選掉了, 改用藥來保護。

由上面的例子可以知道, 我們買得到的農機, 是為了支援慣行農法而做的, 我們能取得的種子, 也是依存著農藥與肥料開發的。農改場、農試所, 國家的資源, 優秀的人才, 都是為了慣行農法而服務。設計、製作農機、育種、開發農技, 這些都是農業周圍, 很重要的工作, 有很多人在支持。而台灣的秀明農家, 打開協會的名單, 不過五十來個, 其實這樣的社群, 我們的後備能量是完全的不夠。

所以, 我們需不需要生產者以外的專業?我們需不需要半農, 甚至連半個農都不是的人? 其實我們很需要! BUT! 最重要的就是這個BUT, 我們希望我們培育的人, 即使以後是半農半X, 或是全X也沒關係, 但, 這個X, 我們希望是從農業發出的X, 而不是一個隨便無相關組合的X。一個與農業脫節的半X, 可能只是支援你的金錢。而在全心投入農業一段時間後, 以農為出發, 發展出的半農半X, 則每一個都是帶領我們社群發展拙壯的關鍵!

有兩種半農志願, 是我們最常遇到的:

「我有一塊地, 我希望上班之餘(或者退休), 種給自己吃」
這是我們最常遇到的半農志願

如果是希望把種田當作一種休閒, 或是悠哉的退休生活, 我們非常歡迎您來參與我們的農作, 您隨時可以聯絡我們, 跟我們約時間來當志工, 一邊做, 一邊學習。不過對於「學員」這個角色, 俱樂部方面, 提供了各種的補助, 所以也希望學員是專心學習務農這件事, 能把務農當作職業, 而不是休閒, 希望是更有決心的人, 才來申請當我們的學員。

「我覺得友善農業遇到最大的問題是銷售與推廣, 我希望我不是成為生產者, 而是銷售友善農產品的人」雖然大多沒有講明, 但隱約可以感受到有這樣的想法的人, 是我們第二常遇到的半農志願。

是的, 我們也需要銷售人才。然而, 銷售這件事情其實是遠比想像中細膩與專業的。要能與消費者有效溝通, 有系統性地回饋給生產者, 改善出菜流程、解決物流、保存問題,  完善無誤的訂單管理、進出貨管理等等, 這樣專業, 我們非常需要。如果您有這樣的專業, 或者有心想朝這樣的專業前進, 而且希望透過自己參與農業生產, 從生產者角度出發去做這件事, 那您無疑是我們需要的人才。然而, 如果有這樣的半農志願, 只是覺得下田種菜比較辛苦, 說句不太中聽的, 可能是把銷售這件事想得太過容易又太過美麗了。
當然, 我們現在最需要的, 還是能夠全心投入耕作的生產者, 因為農業終究是以生產者為中心的, 沒有中心的農,外圍再多X也都是沙上樓閣–只是虛幻。希望大家能夠了解, 新竹自然農俱樂部這個團體, 是為了生產者存在的!

新竹自然農助教 / 阿堯

========================
報名網頁:

《新竹自然農俱樂部生產者培訓第六期招生簡章》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