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孩子營養午餐不能吃鱸魚嗎近來政府推動學校營養午餐全面使用四章一Q食材,我想不論是團膳業者、政府單位、農民或一般民眾,只要家中有孩子,應該都會非常支持。所謂的四章一Q是指:CAS有機農產品標章、CAS台灣優良農產品標章、產銷履歷農產品標章、吉園圃安全蔬果標章2.0、以及台灣農產品追溯系統。

政府希望營養午餐的食材必須通過四章一Q其中之一,但實施起來卻遇到不小的挑戰。另一方面,學校營養午餐的營養均衡度也不容忽略,讓孩子營養午餐吃得更營養安全,深信能獲得大多數人認同。然而,事情似乎不是如此發展。以下是目前四章一Q制度與營養午餐存在的問題點:

 一、營養午餐無法出現魚類:

台灣為海島國家,漁業興盛,足以提供國人豐富的魚肉攝取來源。而且,魚肉營養價值極高,最適合正值發育時期的學童攝取。然而,現行的營養午餐餐費根本無法負擔台灣魚類,這對漁業資源豐盛的海島國家,無疑是一大諷刺。而營養午餐無法使用台灣魚類的原因如下:

(一)魚類食材成本較高:

餐費過低:

現今學校一客營養午餐費用約從28至55元。考量到成本與獲利,可用於食材的費用相當有限。縱使魚肉價格低至一片10元,仍無法納入營養午餐的使用食材,更遑論10元根本買不到一片魚肉。

市面上價格最便宜的國產養殖去刺魚肉是「鯛魚」;但一公斤超過200元,毫無出現於營養午餐的可能。我們的台灣之子,卻吃不起台灣養殖最便宜的魚肉,更不用說大眾常吃的虱目魚、鱸魚等養殖魚。近期參加相關會議,針對營養午餐無魚類一事,與會的團膳業者建議可選用魚排。然而這種魚排是採用便宜進口碎魚肉所組成,在一個以水產豐饒為傲的國家,實在叫人難以接受。

(二)營養午餐價格漲幅遠遠不及物價漲幅:

選舉時,候選人常以營養午餐不漲價當做一個競選政見,但這是非常特別的現象,我們接受基本工資與便當漲價,卻不許農產品跟進,只一徑要求其品質提升,顯得不合理。

1. 從物價角度審視:

台灣陽春麵已從民國57年的0.5元漲至40元。但營養午餐的餐費成長卻很有限。若經過每四年一次選舉,便沒業者敢漲價,成為縣市政府的惡性循環,會不會有一天陽春麵漲至100元時,營養午餐費用仍原地踏步?

上下游圖片

https://www.mol.gov.tw/topic/3067/5990/13171/19154/

2. 從成本結構審視:

依據筆者參與相關會議所聞,各廠商對於團膳的餐食成本,有下列的討論與看法:

(1)一份餐的食材成本約為12元至28元:

一般食材成本約佔餐費的30-40%,如餐費為40元,實際可購買食材的費用落在12-16元;但會議上有其他意見,食材成本占餐費的70%,也就是28元;另有不少廠商表示食材成本僅有17元。

(2)若以17元計算,用於購買四菜一湯:

A.關於肉:

以極為便宜的進口肉來討論,粗估100元/公斤。一個便當的肉若為100克,則成本為10元。

B.其他三菜一湯:

因肉的採購成本已占10元,只剩7元可用於青菜/水果/湯品。若一個便當需要0.4公斤的蔬果,反推估算,蔬果的價格僅為17.5元/公斤。如此價格欲購買品質好的蔬果,著實不易。

一份餐,團膳廠商賺取10元利潤,應為合理。若廠商無法獲利,無不等同社會企業?或是請政府來承辦好了。

(三)推動家長自行負擔多的餐費,卻受既定法規阻饒:

營養午餐費用調漲的緩慢受阻,但下一代的成長不能等。兩年來,為了解決營養午餐費用偏低造成食材不佳的問題,我一直推動選用良好食材,增加的部分費用由家長負擔,期待能讓學童吃得更好、更營養。但常聽到:家長願意,卻遭學校婉拒,因為不符合招標法規。此一現象十分弔詭:

1. 社會上的普世價值是父母永遠會留下比較好的給子女,然而當市售便當已在80元以上,營養午餐的費用卻仍在28-55元區間。家長希望孩子享有更好的營養午餐品質,結果竟不如人意,如此是否合理?

2. 政府曾用低收入戶易遭歧視作為理由拒絕此提議。然而,政府何不替低收入戶負擔此筆增加的費用?更何況,校園費用的繳納機制已改為轉帳,甚少需拿現金至學校,外人無從得知低收入戶是否繳費,何來恐遭受歧視之虞?

3. 其實一人一餐多出20元,一個月才440元,即能讓孩童吃到更好的食材,比補習費還便宜,為何卡住台灣那麼久的時間?以結果論,對於台灣未來棟樑的營養健康,政府到底在做什麼?要搞官僚,請不要針對自己的孩子,好嗎?

二、目前團膳招標的困境與缺失:

(一)學校團膳普遍流標:

簡而言之,業者不願投標學校團膳,將造成學童開學沒飯吃。團膳業者多半表態不可能全面使用四章一Q食材,因為成本太高,且食材來源不足,無法全數食材採用,另外還要面對教育部與學校的刁難。

目前團膳制度等同回到從前,政府監督並未更加嚴格。從原本「須使用」四章一Q食材,改為「優先」使用。如此心態不就是若有更安全、本土的食材,就優先採用,但如果「有理由」,就可以不用?

(二)團膳合約的認知差異:

團膳合約係由農委會食安會議討論後,再經教育部擬定建議,各縣市政府自行決定是否採用。但事實上,團膳招標內容仍多由各級學校自行撰寫與決定。簡單來說,中央擬定的團膳合約僅是建議選項,真正決定權與解讀在各級學校的採購人員。每間學校的承辦與驗收人員對合約及四章一Q的認知不同,可以說是一國幾千治。舉例來說,產銷履歷食材該如何呈現?有人依據外包裝是否貼上產銷履歷認證貼紙而定;有些則依據該食材是否具有產銷履歷證書,作為認定標準。

(三)四章一Q實施之詭譎情況:

四章一Q未實施以前,團膳合約即規定食材必須通過CAS驗證以及藥殘合格,也從未有異議。但現今多納了三章一Q的食材供團膳業者選擇,政府還給補助,卻一直無法做好,這是非常奇特的現象。

1. 舊制度徒有虛名:

過往廠商申請CAS驗證只是為了通過投標,大都僅在審查時使用;但真正出餐時,使用的比例可能只有10-15%。

2. 食材登錄不便?

在四章一Q未實施以前,團膳業者即須登錄訊息於食材登錄平台,為何現在卻來抱怨登錄食材麻煩?

3. 用四章一Q食材使成本增加?

過往政府早已規定團膳業者需通過CAS驗證,且食材必須藥物殘留合格。但為何實施四章一Q後,食材成本反而增加?四章一Q也包含CAS驗證,照理說業者同樣可選擇通過CAS驗證,費用不會有太大改變,難道以前沒有確實遵照規定使用CAS食材嗎?還是根本沒有使用過驗證食材,一切流為型式?若實情真是如此,過往的團膳業者豈不通通違約?

4. 何謂「優先採用」?

政府從規定「必須使用」四章一Q食材,修改成「應優先採用」。但如何定義「優先」?是優先採用便宜的食材嗎?優先的定義十分模糊,若不具強制效力,那麼「全不採用」是否也不算違法?當四章一Q食材較便宜,就優先使用;當進口食材較便宜,則改為使用進口食材?

(四)繁雜的人事、檢驗及其他規費:

1. 人事費用:

除了必備的廚師、運送人力,以及行政人力等,政府規定團膳廠商需聘請專業的營養師,才能確保餐食營養符合標準,這十分合理。但現在這樣的專業人力,卻都用來登打電腦、完成一堆各級單位要求的資料,包括學校、家長會、各縣市教育局、衛生局、教育部、衛福部、農委會、環保署,以及以上各單位委託的法人。為何一個營養午餐有這麼多人想插手關心?營養午餐的利益如此巨大嗎?還是其實每個單位都在寫文件?真的有時間管理餐食安全嗎?

2. 檢驗費用:

談到此點,一定要替團膳廠商說話。農委會驗證通過的四章一Q安全食材,已經通過政府把關,為何團膳業者需自費再檢驗一遍?重複檢驗,成本當然提高。從另個角度思考,有檢驗報告的抽驗,一定安全?多一張檢驗報告,還不如要求廠商一定要用政府把關的驗證食材。

3. 其他規費:

某些縣市營養午餐費用需抽出5%給學校,實在令人難以理解。營養午餐費用已偏低,為何學校還把部分營養午餐費用作為其他用途,使廠商能採購食材的費用更加減少?一方面縣市長不准營養午餐漲價,另一方面學校又向團膳廠商收取規費,難道是要讓團膳業者無法賺錢獲利,或是使用不安全的食材毒害我們的下一代?

(五)政府效能低落:

團膳業者和政府單位舉行了不下百次會議,很多問題還是無解。長官聽聞團膳業者的反應,各個覺得不可思議。有趣的事,每次開會都是同批人馬,相同問題一問再問,卻都無法解決。既然已多次聽聞業者問題,為何還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政府對於團膳業者使用四章一Q食材的困境,只會千篇一律的回覆:優先使用四章一Q食材。

建議:

1. 讓家長自行負擔多出的營養午餐費用:

既然廠商在目前偏低的餐費下,使用優良食材有困難,何不讓家長自行負擔因此多出的成本?一餐只要多花費20元,一個月440元;低收入戶由政府補貼,或民間企業贊助,請政府停止阻擋。此法也讓縣市首長有台階下:是民眾自己想讓孩子吃好,不違反選舉支票。

2. 統一主管機構:

回歸專業,飲食方面由相關單位負責,由衛福部、農委會中擇一,而非一堆單位插手。讓教育部回歸教育領域,做好教育。

3. 讓營養師回歸專業:

團膳業者經營多年,相關資料、數據皆清清楚楚。政府單位詢問1-2家廠商,即可得到問題解答。減少營養師應付政府文書的時間,讓營養師回歸餐點設計與把關。

4. 「必須」使用四章一Q食材:

採用當季食材,如遇蔬菜缺貨(天災或非產季),則由政府公告可使用進口食材。確實計算每餐價格,回歸市場機制。

5. 給小朋友最好的食材:

台灣目前的考試種類比以前更多與複雜,學童所需的營養是否足夠?為何不讓孩子吃得更好,攝取充足養分,鞏固體力與腦力?難道他們午餐不能吃到國產鯛魚、虱目魚、鱸魚、白蝦、蛤蜊及其他海鮮?如果一餐的費用增加20元仍不夠,請團膳業者開價討論,書唸再多,卻吃不好,吸收的成效也是有限!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