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帶大家來這一塊地的人,叫做Smangus,音譯的話就是司馬庫斯。一個部落切成兩邊,隔著山谷遙遙相望,決定以這個勇士來為自己的部落命名。後來漢人來了,交通也發達了,山谷之間開了一條路,這個時候困擾來了,兩個名字相同的部落該怎麼分辨彼此呢?聰明的漢人就把山谷這一邊的部落改了一個名字叫做『新光』部落,但是當地人還是喜歡自己的本名,所以為了區別起見,私底下都叫自己「斯馬庫斯」。賴鼎鈞花了很大的力氣跟我解釋泰雅族新光部落坎坷的姓名歷史。

「所以,原來司斯真的有兩種。」我說,賴鼎鈞大笑說,「對,真的有耶~」

我們靠在學校一角聊天,室外氣溫二十度,我抹了超量的水蜜桃果醬在土司上,一顆一顆晶瑩的水蜜桃果丁躺在綿綿白白的土司上,我一邊聽故事,一邊讚嘆,這果醬的滋味真好!

這裡是新光國小的教職員廚房,暑假期間充作果醬工廠,窗外就是新光國小美麗的校園,是許多知名廣告的取景地點。廚房裡幾位原住民婦女和青少年正忙碌的做果醬。原住民小朋友在操場玩,不時隔著窗戶大叫,「鼎鈞哥哥出來玩~」

最操老的役男上山記

(水蜜桃社會企業三壯丁 照片由賴鼎鈞提供)

賴鼎鈞,二十八歲,從小去美國唸書,後來在矽谷從事科技業。以這樣的高齡回台灣當替代役男,而且還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

「當初要分發之前,我都跑去跟每一個人說,我要去新光部落,你們不要跟我搶喔。」結果放榜之後,賴鼎鈞考第一名,可以最優先選志願,「結果有人感動得握我的手說『感謝你,我不用去偏遠的地方了。』還有人說,『考試前你就自願要去斯馬庫斯喔,不能反悔喔。』哈哈哈,我超想來的!」賴鼎鈞講起一年多前的事情依然很開心。

就這樣,一個二十八歲的美國科技新貴,拎了包包跑到山上去當英語替代役老師,變成「鼎鈞老師」或者、「鼎鈞哥哥」。他還曾經為學校寫徵人啟事,替這個偏遠的學校找老師,去年在網路引起一陣熱烈討論,據說有人為了想去應徵山裡的夢幻工作,跟太太有一番「認真的討論」。

去年六月,一年一度的水蜜桃季節來臨,鼎鈞老師收到學生家長送的水蜜桃禮物。「一個家長送一盒,很快的,我的房間的水蜜桃堆得像山一樣高,我根本吃不完。」那時候賴鼎鈞乾脆把水蜜桃做成果醬,「不是我自誇,我是個愛吃果醬的人,但是我從來沒有吃過香味這麼明顯的水蜜桃果醬。」

在美國念大學時就曾創業的賴鼎鈞,站在教師宿舍裡,心裡靈光一閃,開始了部落的果醬生意。

水蜜桃的美麗與哀愁

清晨四點,我們跟著Zijian一家人去採水蜜桃。來喊我們起床的是鼎鈞的創業伙伴大業。大業姓操,「哇!跑到農村來幫果農賣果醬,這不是是操大業是什麼呢?」我心裡覺得大業爸爸相當有遠見。

Zijian是一位非常害羞的原住民青年,他每年六七月都會自動失業一次,跑回山裡幫忙部落採水蜜桃。Zijian說採水蜜桃要輕輕的,「不然撞倒了、捏壞了,都不能包禮盒。」他說每年採收季節之後的施肥是幫果樹「坐月子」,「她幫我們生這麼多水蜜桃寶寶,一定要幫她做一點月子。」

後來Zijian好意留我們一起吃早餐,傳來小baby的哭聲,Zijian小小聲的說,「那是我小孩,剛剛出生三個月。」

Zijian挑了最美的水蜜桃請我們當早餐,那甜美而多汁的滋味,真的難以忘懷。

不是每個水蜜桃生下來都會被穿上衣服,放進禮盒當作高貴的公主。大業說,泰崗這裡有個知名景點叫做「絕情谷」。「果農會把賣不掉的水果,全部到進去,因為山上的豬也沒這麼多,吃不完,果農只好忍痛全部把它倒在山谷裡面」

我嘆了一口氣,「那絕情谷是什麼樣的光景?親手倒掉的,都是呵護了一整年的寶貝。」

大業帶我們去Yumin的家,看看什麼叫做該進絕情谷的水蜜桃。

絕情谷的水蜜桃

Yumin是一位思路清楚、侃侃而談的泰雅族爸爸。Yumin拿起一顆完美的水蜜桃,指著一個比蚊蟲叮咬還要小的針孔狀圓點點說,「這個我們幾乎看不到它有傷,但是其實不能賣。」他小心的用刀子挖開表面,果肉都已經變質了。「這種水果下山之後,因為都市氣溫高,很快就會氧化,第二天到顧客手上,就爛掉了。」

大業幾乎是立刻說,「這種我們就會收購來做果醬,只要經過處理,削掉有問題的果肉,其實這一整顆水蜜桃還是很有價值。」大業和鼎鈞用一台斤五十元的價格,跟果農收購這些原本該進絕情谷的水蜜桃。大業很謙虛的說,「只能算是少少補貼果農的損失啦。」

今年的氣候異常,打壞了水蜜桃。「以前一車載三百盒水果我一天要送兩車下山,今天我就只能載三十盒」Yumin淡淡的說。

很簡單的數學,算一算就知道,他今年水蜜桃的收成大概只有往年的一兩成。可是Yumin依然笑嘻嘻的見面就塞給我們每人一大顆飽滿漂亮的水蜜桃。

其實大業說,原住民從來不哭訴天氣壞收成差。就算是很窮很窮的人家,只要碰到吃飯時間,一定招呼大家到家裡一起享用。Yumin說,「這個就是分享!」

醜醜的水蜜桃,放在手心重重的,很有存在感,我非常喜歡。

泰崗和新光部落蒐集來的,有缺陷的水蜜桃,但賴鼎鈞的果醬團隊,會讓他們踏上人生轉捩點。

水蜜桃的社會企業

好了,醜醜的水蜜桃總算可以飛上枝頭,當果醬。

賴鼎鈞的水蜜桃果醬工廠,每天輪三班,邀請部落青少年和主婦來學習做水蜜桃果醬。

「剛開始得要挨家挨戶的拜託大家來試試看,現在,人數非常踴躍,在山下唸書的高中生回家了,也會跟著媽媽一起來打工。我們給的時薪比山下好很多,這對部落也是一種小小的補貼。」

其實,賴鼎鈞對果醬工廠有很深刻的期許,他的役期早在今年三月就已經結束了。他答應部落,留下來把今年的果醬做完。他做的不只如此,他還招募了三個朋友,大業、台大國企系畢業從事金融業的Jerry,和唯一的一位女生瀞瑩。他成立社會企業,幫助原住民部落建立自己的果醬品牌。

「其實社會企業跟一般的企業很類似,因為它是營利,但的最終目的不是要最大化股東的收益,而是最大化這個社區或是大家的總體利益。我們原住民部落不要靠別人的補助,不要靠別人的施捨,要靠自己的力量。」

今年會將盈餘的百分之三,拿來回饋部落。賴鼎鈞指著校園裡的觀光客,他說,新光和鎮西堡因為有神木的關係,吸引所以很多遊客來,他們會亂丟垃圾,或者是廁所用得很髒,禮拜一早上小朋友在掃廁所都很辛苦」他希望為部落創造一個小小的就業機會,補貼部落找人做環境整潔。另外,有一位交大的崔教授,已經連續四五年每年週末都到部落做課輔,這些盈餘也希望可以補貼老師的費用。

鼎鈞下個月就要離開了,他把果醬的配方和作法完完整整的留在山上,希望明年的水蜜桃季節,會有部落的族人自己再重啟這個水蜜桃工廠。

孩子們似乎也知道鼎鈞哥哥要回美國。一位小女生一邊吃水蜜桃一邊說,「鼎鈞哥哥,我的水蜜桃果核可以丟得很遠喔,我可以丟到美國去。」

「真的喔?那我回美國的時候你丟給我好不好?我來接,你要丟很遠喔!」

水蜜桃的全壘打

Yumin的小孩在我們回家之前,跟爸爸舉辦了一場全壘打大賽。Yumin用的是提早落果、青青硬硬小小的水蜜桃,握在手裡跟棒球的大小差不多。

「他喜歡看大聯盟,他的偶像是那個Jeter!」Yumin笑著一邊餵球一邊說。

Yumin的小孩果然不負重望,頻頻敲出清脆的聲音。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水蜜桃味道,真的很甜蜜。

後記:鼎鈞的水蜜桃果醬在我們下山之後的那個週末,開始上線預購。短短兩週時間銷出超過三千罐果醬。真的感謝買果醬的朋友,重點是,果醬真的很好吃。而且今年已經售完,明年請早。

賴鼎鈞的果醬團隊 http://www.honest.org.tw/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斯馬庫斯部落的福氣,希望有更多熱愛鄉土的年輕人為偏遠地區人們創造經濟奇蹟。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