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免費熱水服務,為何外籍漁工還在船上克難洗澡?社工:漁業署應設溝通平台面對問題

寒流來襲,漁港邊冷風刺骨,多數沿近海外籍漁工,僅能在船上用廚具煮熱水洗澡,十分克難。儘管近三年漁業署補助各漁會增設盥洗設施,提供外籍漁工免費使用,漁工卻仍須冒寒風洗澡。

記者實際走訪南方澳漁港,發現外籍漁工、船主、漁會三方溝通資訊互相有落差,導致「一個熱水,各自表述」。天主教耶穌會台北新事社會服務中心主任鍾佳玲表示,洗澡僅是問題一隅,外籍漁工在漁港的工作環境是一整體問題,包含雇主跟漁工、以及仲介的角色,需要漁業署建立一個平台歸納不同意見,才能找出有效改善作法。

沿近海小型船隻無盥洗設備,漁工在船上煮熱水洗澡。(拍攝地點非南方澳漁港)(攝影/李阿明)

外籍漁工情非得已之露天洗澡功

南方澳港區遼闊,盥洗室所在位置屬第三港區,停泊的大多是設備較好的大型CT4船隻,船上大多已設置熱水器可洗澡。而普遍停泊CT2、CT3小船(註)的第二港區,卻離盥洗室最遠,距離至少三公里,漁工因而意願低落。

漁船配備限制與沿近海漁業大多屬當日來回作業習慣有關。小型的CT2船上空間狹窄,幾乎不可能配備盥洗設備,噸位稍大的CT3漁船也未普遍配備盥洗室,因此船上漁工大多已養成在甲板洗澡的克難習慣。

漁工在船上洗澡就是用廚房的瓦斯爐、電熱壺煮熱水,再提一桶冷水,到甲板上的開闊空間洗澡,因為是露天盥洗,為避免曝光,大多漁工會穿著內褲洗澡,洗完澡最後才用圍巾包起來,換內褲才不怕被人家看到屁股。現場漁工表示,真的很冷就不洗澡,忍著等天氣回暖再來洗。

外籍漁工以船為家,不論寒暑晴雨都在船上克難式洗澡。(拍攝地點非南方澳漁港)(攝影/李阿明)

記者於清真寺拜訪印尼籍漁工,略通台語的印尼漁工阿豆表示:「知道漁港有設澡堂,但是沒有(洗澡)卡片,卡片要錢,如果洗澡要錢,外勞仔就不去了;而且設置地點太遠,所以大家寧可都在船上解決,小漁船沒有熱水器但是也會有瓦斯爐,就在船上煮熱水洗澡。」

在旁邊的阿迪會說國語,他請記者慢慢敘述問題之後,補充道:「如果冬天可以洗熱水澡,當然很好啊!但是如果要錢,大家就不會去了,不要錢的熱水澡當然大家都想去洗。」

阿迪(右)認為漁工當然想洗熱水澡,但是如果要漁工自己花錢那就不需要了。(攝影/林吉洋)

漁會:政府補助設置澡堂,保障漁工「免費使用」

針對外籍漁工反映「洗熱水澡要付費」,蘇澳漁會理事長蔡源龍表示,過去三年因為農委會有撥款補助各漁港,改善漁業設施跟漁港環境,各漁港都有增設盥洗室,每一條船都可以申請三張卡片,船員來洗澡是不用錢的。但是卡片如果遺失,重新補發就要給付工本費150元,但是洗澡是免費的。

蔡源龍強調,熱水費用由漁會自行吸收,只是因為過去缺乏管理,設備容易損毀,或者使用完熱水沒有關閉,擔心浪費熱水,因此才設置感應式卡片以利管理,知道是哪一條船的員工來使用。

蘇澳漁會:申請洗澡卡的漁船數量不到一成

記者實地走訪發現,大多數漁工並不知道漁會有提供免費熱水,導致漁港盥洗室目前使用率低落,小船上的漁工仍在船上克難洗澡。

負責管理盥洗室的蘇澳區漁會市場管理股張育誠表示:「漁會設置盥洗室是免費提供,然而目前申請率確實不高,目前發出去只有8、90張。」換算下來不到30艘船,不到南方澳漁港船隻數量的一成。「目前都有發文給各船主,通知各船主來申請卡片,但是來申請的船隻並不多。」張育誠說明。

至於漁工反映澡堂距離漁船太遠,張育誠則不同意:「漁工在港區都有交通工具,通常是腳踏車或電動車,一兩公里的距離應該不是問題。」

盥洗室內提供三具蓮蓬頭,另有兩具水龍頭24小時提供熱水洗澡(攝影/林吉洋)

漁船主:澡堂太遠,降低漁工使用意願

漁船靠岸後,外籍漁工的生活照料與後勤補給工作,經常會由船長太太協助,一位船長太太阿娥提到了船家處理外籍漁工盥洗的問題:

「南方澳港區大,浴室設在外側靠近第三港區,很多小船都停在內埤路這裡第二港區,小船設備簡陋缺乏熱水器,距離稍遠外勞不一定願意走過去。盥洗問題大多是就在船上解決。冬天的時候,大船有的配備熱水器,小船就在船上用瓦斯爐煮水洗澡。船東當然會疼惜外勞,冬天很冷的話,會請外勞到家裏面洗澡,但是有的外勞怕尷尬,還是寧願自己在船上解決。 」

從南方澳港區地圖可見,盥洗室位置在港區外側,然而大部分設備簡陋小船停泊在內惟路第二港區,兩地步行距離計算達三公里遠。(圖源/南方澳博物館)

船東太太:漁會缺乏宣導,不知有提供服務

阿娥也提到船東未去申請洗澡卡的實際考量,除了澡堂距離遠,漁工未必有意願之外,她坦言,外勞有時不大珍惜物品,卡片弄丟也會很麻煩,而船上生活原本就比較隨遇而安,只要船上可以簡單解決,船家也就不顧慮這麼多細節。

阿娥建議:「漁會或許可以在南安、內埤或者南寧路這邊增設盥洗室,畢竟有一些廟宇或是社區屬於公共空間,讓外勞就近可以洗澡,不用跑這麼遠。增設澡堂要漁會管理上願意負擔,重點是彼此相互體諒啦!」

阿娥強調,絕大部分漁船主都希望照顧好外勞,漁工如果身體健康,工作效率也會比較好。不過她也坦承,「許多漁船長甚至不知道漁會有提供免費盥洗室的服務!」所以就連她也沒有去申請卡片。

「只有發文不一定有用啦!很多老一輩船長根本不認識字,看到公文也丟一邊去。」阿娥認為漁會應該加強宣導,畢竟很多船家還不知道。

船上設備簡陋、岸上也沒有盥洗設備、漁工只好煮熱水兌冷水,在岸邊克難洗澡(拍攝地點非南方澳漁港)(攝影/李正新,新事社會服務中心提供)

蔡源龍:無法找到合適地點增設澡堂

「外勞要去漁市場洗澡,太遠不想去,船長讓他們在船上用瓦斯燒熱水摻冷水,自個在船上洗澡,也没有再向船長要求,船長只希望他們注意安全、鎖緊開關,外勞要燒多少熱水都不會去管。」蔡源龍特別轉述船長的說法,認為這是漁船主與漁工之間的默契,如果漁工沒有反映,漁船主也就順其自然。

身兼仲介業者的蔡源龍也補充,他自家仲介公司辦公室,也會提供熱水器讓漁工洗熱水澡。他強調,外籍漁工冬天洗澡的問題,應該是雇主和勞工雙方之間互動去解決。漁會目前尚無法找到合適地點再增設澡堂。

漁工職業工會:公部門應介入,促使漁會與雇主面對問題

記者調查發現,外籍漁工、工會以及漁會、雇主船東,對於漁港設置盥洗間及使用條件上認知有非常大的落差,足見各方嚴重缺乏溝通管道。

「漁業署改善漁港政策進行了一年多,經費補助竟然不問成效如何?其實是漁業署是有責任。」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秘書長李麗華強調,漁工來到台灣工作,雇主對於住宿跟盥洗基本生活條件有提供的責任,必須有公部門介入,促使漁會與雇主積極面對問題,才是改善漁業整體環境的做法。

針對工會質疑,南方澳在地業者強烈表達對於工會及人權團體的強烈不信任感,認為漁船主及漁會絕大多數都是盡力去維持漁工的生活條件,絕非工會人士批評的不負責任的雇主,認為部分漁工待遇不盡理想只是相當少數的特例,不應以偏概全。

綿綿冬雨,李麗華為海上生活的漁工募集冬衣,準備搬運到貨車上(攝影/林吉洋)

社工:要改善整體環境需要建立溝通管道平台

在新北市、基隆從事漁工權益倡議的「天主教耶穌會台北新事社會服務中心」主任鍾佳玲認為,這只是問題一隅,需整體理解外籍漁工的工作環境。不只雇主跟漁工、還有仲介的問題,需要漁業署建立一個平台來歸納不同意見,才能找出有效的改善作法。

鍾佳玲認為,必須同時站在雇主與漁工的角度思考,「雇主的經濟壓力大,他們也要顧及成本,而且也認為政府沒照顧到他們,所以政府先照顧好雇主,雇主才會願意照顧好漁工。」

同時,外籍漁工在勞資關係面前較弱勢,對台灣的勞動法令及勞工權益並不清楚,不會也不敢主動爭取,所以才需要工會及民間團體提供協助。鍾佳玲強調:「台灣人其實心地善良,發冬衣的時候也有雇主開車載漁工過來領,有些雇主真的很不錯,會主動關心漁工生活。雙方都需要教育跟溝通管道,對話多一點、才能讓整體環境由下而上來改變。」

曾在網路號召反霸凌的南方澳居民趙育璿表示,希望外界多傾聽南方澳在地人心聲,南方澳人不會刻意欺負外籍漁工,有很多事情是欠缺溝通所導致。他建議,漁會可以加強宣導漁港友善外籍漁工的措施,或者可取消盥洗室的卡片控管制度,減少不必要的誤會。

(攝影/林吉洋)

註:沿近海漁船噸位由小至大分布為CT2(10~20噸)、CT3(20~50噸)、CT4(50~100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