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電共生先行區拚月底公告,漁民意見紛歧,環團憂倉促上路,拒絕審查背書

政府為達綠能目標,大推漁電共生,將在10月31日公告實施「先行區」,地點位於台南學甲和嘉義布袋,魚塭面積廣達2626公頃。但在地漁民意見分歧,關心綠能發展的環團亦批評,現在漁電共生的法制化與仲裁機制不足、環社檢核程序不明,反對倉促上路。

據悉,漁電共生原本已在台南學甲跟嘉義布袋、義竹規劃示範區,目前正在進行「環社檢核」的議題辨識階段,原定年底提出「環社檢核」報告。但光電業者迫不及待拜會行政院,促使行政院下達加速釋出的指示,故經濟部又從示範區中較無爭議的土地,再畫出「先行區」,優先開發。

經濟部除了在10月22日辦理兩場先行區說明會,同時經由工作坊以及地方訪談工作,欲趕在月底公告日前完成能源局內部的環社檢核審查。而據了解,環團方面因為擔憂先行區的劃設過於倉促,唯恐在壓縮的時程下走完環社檢核程序,危及環社檢核的公信力,環團已拒絕參與能源局對先行區的審查,不願為草率開發的漁電共生背書。

農委會與經濟部一方面宣示推動漁電共生,另一方面仍持續開放大面積魚塭土地變更為光電廠,遭到環團質疑自相矛盾。圖為學甲周邊由大亞電纜公司投資興建中的光電廠。(攝影/和風)

台南承租戶擔憂多,嘉義地主戶一面倒歡迎

10月22日,經濟部能源局分別在台南、嘉義兩地舉辦漁電共生先行區說明會,罕見地由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農委會副主委陳添壽、內政部次長花敬群三部會次長共同出席。會議中公告:台南學甲周邊篩選1750公頃,嘉義布袋地區篩選876公頃,總計2626公頃試辦先行區,吸引許多光電業者與漁民出席。

上午的台南場次,養殖漁民多表示疑慮,特別是台南養殖戶近半為承租土地,擔憂未來將無法順利承租漁塭。

下午場次則呈現極大反差,由於嘉義養殖漁民大多是自有地主,可直接受益於光電業者給付的租金,每公頃每年30-40萬,因此幾乎是一面倒的歡迎漁電共生政策,並數度要求經濟部、農委會將「養殖專業區」整體劃入先行區。

台南漁民:承租養殖戶權益誰來保障?廠商落跑誰來負責?

七股養殖產銷班第11班班長楊惠欽表示,台南的養殖結構中有四成養殖戶是承租者,政府推動漁電共生後,地主已有預期心理,已紛紛解約或以無合約方式承租。未來漁電共生契約是地主簽給光電商,漁民變成第三方,在地主、光電業者、承租漁民三方關係下,漁民沒有發言權,政府看不到承租漁民的恐慌。

楊惠欽也質疑,目前水產試驗所提出的光電試驗報告,文蛤實驗還未證實可重複性,貿然推動是否太過躁進?

關注沿海養殖漁民的台南市議員陳昆和表示,業者在沿海地區大規模搶進土地,承租漁民相當弱勢,政府要制訂定型化契約,不能等地主、光電商、漁民三方糾紛才來談爭議機制。

陳昆和也主張,「漁電共生涉及國土永續經營,應由內政部統籌制定政策並立法。」不應侷限於2025年能源轉型目標,反危及國土永續經營。他認為,雖然經濟部強調綠能設施的可回復性,但現實上,「基樁打下去那一刻,已經決定沿海養殖漁民的命運。」

台南學甲的漁電共生先行區分佈(資料來源/經濟部能源局簡報)

台南市漁權會代表王惠生也指出,光電將改變養殖產業生態及沿海區域發展,包括漁電共生產量維持七成對整體漁業產量影響、廢水監測機制、如何回饋地方,這些討論都付諸闕如。

高雄科技大學養殖系主任鄭安倉指出,漁電共生制度下,可能會導致「真種電假養魚」的情況,如果兩邊都要獲利,最後將導致雙方成本徒然增加。

也有漁民憂慮土地將被漁電共生契約綁住20 年的不確定性,如果案場契約經轉手買賣或設定貸款,導致未來發生爭議,光電業者已賺錢走人,養殖戶不知找何人負責。另有漁民質疑,漁電共生屬大面積開發,對周邊環境景觀的遮蔽效果,恐影響周邊居民與觀光休憩,應納入討論。

嘉義漁民:憂慮未來若不走漁電共生區,恐怕影響養殖競爭力

相對上午場台南漁民的重重憂慮,下午嘉義場的到場漁民則幾乎是一面倒呼籲擴大先行區,甚至提議將養殖專區全部劃入先行區。

嘉義縣養殖漁業生產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黃金獅表示,二十幾年前農委會宣稱海洋資源減少,未來是養殖漁業天下,哄騙漁民讓漁塭地劃入養殖專區,未料魚價低迷,漁民不僅沒有賺到錢,土地反倒被養殖專區(註)綁住,無法變更開發。因此應把養殖專區劃入先行區,讓漁民發展光電兼顧漁業,提升收入。

雲林縣養殖漁業發展協會監事王坤禾則認為,一般地面型光電要做地目變更很困難,而漁電共生型讓養殖區漁民得以共享光電發展,通常每個漁民都擁有數甲漁塭,如果一甲地租金三、四十萬,漁民就有基本收入保障。

義竹鄉長黃阿家表示,政府應鬆綁漁電共生發展,如無生態疑慮,經過漁民同意就可以擴大先行區,並應優先擴充養殖專區的饋線。

遠自雲林來到布袋與會的王坤禾認為應將養殖專區整體優先劃入漁電共生先行區。(攝影/林吉洋)

養殖戶張宗典表示,不該只把環境生態放在第一,應該也把百姓放在第一,他觀察20多年來,布袋人口從4.8萬減半只剩2.6萬,主要原因就是土地發展受限,開放養殖專區漁電共生,才能讓布袋重現繁榮。

張宗典私下表示,「未來若不劃入漁電共生區,恐怕會放棄養殖。」理由在於,「漁電共生等於有租金補貼養殖戶,若產銷失衡魚價低迷,至少還有租金收入可以支撐,而沒有漁電共生收入的養殖戶,恐怕會先在市場上撐不下而慘遭淘汰。」因此無論如何都想擠進漁電共生區的窄門。

環團:仲裁機制不清、環社檢核不明,政府倉促強推先行區

出席會議的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李翰林批評,先行區公告過於倉促,溝通並不充分。況且這牽涉到承租漁民生存權,不能只倚賴契約,應透過完整的立法程序,在漁電共生上路前建立爭議調解機制,才能確保漁民權益。

他另指出,目前既然已經推出漁電共生型光電,那其他的魚塭土地變更做光電就應暫停,而非繼續開放。他也認為,許多社區正推動旅遊亮點或參訪導覽,一旦光電設廠恐影響社區發展,這些都應該納入討論。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律師黃馨雯也強調法制化的必要性,「若未能法制化,將難以規範業者義務,」若有爭議,對漁民而言將相當不利。而業者應針對環社檢核提出「因應對策」,在能源局簡報中卻簡化為「環境友善措施」,究竟有何不同?而環社檢核的法律位階為何?經濟部仍未具體說明。

她也質疑劃設先行區的必要性為何,並擔憂如今制度尚未建立、利害關係人並未釐清之前,貿然上路恐有損漁民權益。

環境權基金會黃馨雯律師指出,能源局現行電業審查程序中,環社檢核機制的法律位階仍不清楚,開發之光電商應檢附的環社檢核因應對策被能源局定義為友善措施。(資料來源/經濟部能源局簡報)

經濟部:試辦先行區才能蒐集問題,優先研擬定型化契約,保障三方利益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說明,過去光電業者進場曾引發爭議,為避免重蹈覆轍,此次的先行區是經由農委會盤點、剔除生態敏感區所畫設的漁電共生專區,已經將爭議減到最少,故而提出試辦。

曾文生表示,環社檢核的相關程序,因農委會已提出《申請農業用地作農業設施容許使用審查辦法》修正,還需要經濟部跟內政部將相關法令一起修法搭配,但由於缺乏現實的對照組,因此要讓先行區開辦,讓利害關係人把問題提出來。

曾亦認為,各地養殖型態不同,需要因地制宜,而非硬性由法律規定單一模式。未來三個部會將研擬定型化契約,所以需要試辦先行區,才能蒐集相關問題。業者申請籌設須附上地主同意函跟養殖戶同意函,且須保證養殖收穫量維持在七成以上,否則無法售電。

至於仲裁機構,曾文生強調經濟部將建立專責機制,處理履約摩擦。不過他樂觀認為,未來三方走向合作夥伴的成分比較高,將有助於漁村人才回流。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在說明會上表示,試辦先行區才能蒐集問題,卻仍止不住民間對漁電共生倉促上路的疑慮。(攝影/林吉洋)

農委會副主委陳添壽補充,若有產銷班或漁民自己整合土地有意找業者合作開發,但是一般銀行無法融資,將由農金局研擬融資方案。

太陽能光電系統公會理事長蔡宗融則解釋,光電投資一公頃三千萬,金額相當大,契約對三方都是保障。他強調,業者非常需要政府劃設漁電共生專區,否則讓業者自行尋找開發區位,碰到爭議問題徒增社會及企業成本。

說明會並未解決疑慮,承租漁民仍舊人心惶惶

面對台南、嘉義養殖戶截然不同的態度,曾率領七股漁民抗爭漁電共生的楊惠欽認為,嘉義養殖戶身兼漁塭地主居多,自然接受度高,但台南的養殖戶多是承租人,對土地沒有發言權,現在七股許多承租戶已遭解約或不續約、改為無契約承租,在沒有合約保障下,養殖戶也不敢繼續投資改善養殖環境。

說明會上一度出現插曲,由於上午台南場次,環團許多疑問仍未獲答覆,且鑒於嘉義漁民並未充分了解爭議,因此下午嘉義場說明會,環團、NGO照舊出席登記發言。當環團連番提問,曾文生一度臉色鐵青不發一語,最後是由主持會議的嘉義縣長翁章梁跳過提問登記表,直接點名現場漁民發言,方才化解尷尬。

翁章梁於會後表示,他了解漁電共生將對沿海養殖區的生活與產業造成相當大的衝擊,縣府同時會評估養殖產業、景觀生活乃至區域發展,待環社檢核或相關法令配套修正完成,將全力支持能源轉型政策,配合漁電共生政策施行。

漁民意見兩極,環團認為相關機制仍未明確,但經濟部已經制定目標10月底公告(資料來源/經濟部能源局簡報)

 

註:依照農委會函釋,養殖生產區劃設後,必須持續作農業(養殖)使用用途,不得任意變更農業用地作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