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六月,台灣發現首例秋行軍蟲,牠的繁殖力強、且具遷徙能力,不久即擴至本島及離島各地,對玉米、高粱、水稻等禾本科植物造成重大危害。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以下簡稱「藥毒所」)今天發表針對秋行軍蟲的性費洛蒙製劑,每個陷阱一天大約可以捕獲20至30隻成蟲,防治效果相當好。

藥毒所自去年八月開始研發秋行軍蟲性費洛蒙,並於今年八月底完成非專屬技轉,估計明年六月,獲得授權的皮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才能開始量產。然而田間秋行軍蟲正在肆虐,農民叫苦連天,明年上市的藥劑無異「遠水難救近火」。

量產時程緩慢,是因卡關在農藥法規,不過主管機關防檢局今日未派人參與記者會,因而未能正面回應。

秋行軍蟲幼蟲喜好躲在玉米心葉處取食,葉上殘留大量糞便(圖片提供/藥毒所)

經過田間實驗,1mg的A配方置於上衝型誘蟲器效果最好

根據農委會「蟲害面積統計」,108年各縣市遭受秋行軍蟲害面積達1萬8815公頃。由於秋行軍蟲幼蟲多半躲在心葉處取食,不易發現,待長到五、六齡成蟲時,植株已經全毀,讓農民十分痛恨。

性費洛蒙誘引劑的特色,是利用合成的藥劑誘引雄蟲至誘蟲器中,達到防治的目的。這項技術不只無毒、不殘留、有專屬性(即不會誘捕到非目標昆蟲),而且慣行、有機農法皆可使用。只要將性費洛蒙藥劑注射在塑膠管中,再置入誘蟲器內,插在農田即可,每分地約四個誘蟲器,就可以達到防治的效果。

藥毒所資材研發組昆蟲費洛蒙實驗室主持人蘇俞丞指出,自去年六月開始研發秋行軍蟲性費洛蒙後,遍尋國際現有的研究,找到五種配方。實驗室將五種配方分別在義竹、東石、土庫、元長地區進行誘捕,發現其中 A 配方的誘蟲效果最好。隨後,實驗室又分別針對不同劑量進行實驗,發現 1 mg 的劑量誘蟲數量最多。

同時,蘇俞丞將這個 1mg A 配方與去年防檢局緊急自國外購買的劑型相較,也發現效果大勝。接下來再針對不同的誘蟲器進行比較:中改型、上衝型及翼型版,最後發現:1mg A 配方置於上衝型誘蟲器中,效果最好,一天大約可以捕獲 20 至 30 隻成蟲。蘇俞丞相信,如果大面積施用,防治效果可期。

性費洛蒙誘捕器(攝影/楊語芸)

文件審查曠日費時,拖慢商品上市腳步

然而即便研發成功,也已技轉廠商,為何不能立刻量產,造福農民?

主要原因在於性費洛蒙製劑的生產需要使用費洛蒙原體。蘇俞丞表示,這次研發的成果用了三種費洛蒙合成,其中兩種購自國外,一種由嘉義大學合成。擁有技術的廠商需要原體才能生產,但原體進口需要繁雜的文件審核,拖慢了商品上市的腳步。

僅需極少的原體,便能生產大量的性費洛蒙製劑,這是這類產品的優點,卻也是相關廠商卻步的原因:為了配合一點點微量購買,卻得準備許多文件,甚至公開配方,並不划算。

簡單來說,技轉只是拿到門票,之後廠商還需取得農藥登記許可證。蘇俞丞說:「我們提供的是技術支援,真正的審核是在主管機關。」

但性費洛蒙既然是無毒又有效的新技術,為何不能鬆綁法規、加快上市速度?主管機關防檢局則回答「記者會以公布技術成果為主」,不願回應法規鬆綁問題,今日也未指派代表與會。

藥毒所助理研究員蘇俞丞展示秋行軍蟲費洛蒙製劑與誘捕裝置(圖片來源/藥毒所)

受災農民:蟲害嚴重蔓延,政府不知變通

對農民來說,「什麼時候可以用?」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在東石種植15公頃玉米的農友郭明賢說,因為卡在文件審查,就要農民再等將近一年,「會不會有點扯?」田裡的秋行軍蟲每天都在蠶食農民的心血,辦公室裡的官員還在慢慢審查文件。對於今天公布的研發成果,郭明賢諷刺地說:「樂觀其成。」

郭明賢提到,之前因為秋行軍蟲肆虐,政府曾經開放讓有機農田使用化學農藥兩個月,仍保有有機資歷,「這就是一種變通的方式。」他說法規固然重要,但也要有開方便門的彈性。農民是農委會的責任,但管農藥的防檢局不也是農委會嗎?「難道沒有一個『大人』可以作主嗎?」

防檢局植物防疫組組長陳子偉回應,他尊重藥毒所的研究成果,然而政府目前對於秋行軍蟲性費洛蒙的定位只在「監測」,而非「防治」,藥毒所需要證明防治效果,經由農藥諮議委員會審查,才能夠這樣宣稱。陳子偉並表示,國外好像也沒有用性費洛蒙來防治秋行軍蟲的措施。

「我不知道他這樣說的根據是什麼?」蘇俞丞說。他表示,政府規定只需要「田間實驗」數據,就可以宣布研發成功,雖然要生產農藥還需要大面積的「確效實驗」,但政府一面審查農藥許可,一面強調它是「監測」而非「防治」,豈非矛盾?是不是加快腳步讓商品問市,才能一解農民與蟲奮戰的苦痛。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專案處理, 真的是必需迅速處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