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機進逼全台最重要的近海漁場:東北角海域的北方三島!此片海域的漁獲量佔全台近海漁業的三分之二,一年四季魚種豐富,然現在卻有風電業者想在這裡插旗裝設風機,沿岸數個漁會聞訊全部跳腳,激憤表示反對到底!海洋學者也認為此案相當離譜,倘若成真,台灣漁業將面臨結構性崩壞。

開發海域廣達一千平方公里,若成真將重創北海岸漁業

彭佳嶼、花瓶嶼、棉花嶼慣稱北方三島,位於基隆港東北方60公里,大約從台北到新竹湖口的距離,是北部最大漁場。不只北海岸、基隆、宜蘭的漁民會來此捕魚,不少台東、屏東的南部漁船,也會來此地捕魚。

近期卻傳出風電業者想在這片海域開發風電,德商風電公司德能集團坦承確有開發計畫。資料顯示,德能預計在北海岸及東北角海域開發三處案場,範圍廣達一千平方公里。

基隆、北海岸、宜蘭地區漁會反對聲浪四起。老船長出身的蘇澳漁會理事長蔡源龍更是悲憤表示:「北方三島是台灣最重要漁場,設置風機猶如滅漁!」

學者面對風力發電四處圈地的開發方式,也是頻頻搖頭。海洋大學海洋資源學院院長廖正信指出,北方三島是我國經濟海域最重要的近海漁場,也是很多魚類產卵場,生物多樣性極高。政府放任風電業者提案圈地後才來環評,讓他非常無言。

北海岸漁會群起反彈,基隆漁會:反對到底,廠商不必再來遊說

基隆區漁會總幹事陳文欽表示,北方三島不僅是北部最大漁場,也是國內近海漁業資源最豐饒的漁場,鯖魚、鎖管、紅甘、竹筴魚,一年四季都有不同魚種可以捕魚。他強調,「如果政府要廢除核能、發展綠能,應一併考量漁民生計。」開發商也曾經到基隆漁會遊說,表示風機下會設置魚礁等等,「漁會絕對不會同意,也告訴廠商不必再來。」他說。

對於風機入侵,北海岸各漁會異口同聲,一致反對。金山區漁會總幹事朱麗鑾表示,該計畫就在金山外海,一定影響漁民作業與航行安全,已經跟業者表明漁會反對態度,並與跟漁民說明本案威脅,漁民跟漁會一致持反對立場,未來絕對會向中央「表達漁民心聲」。

萬里區漁會秘書方賜海則認為,開發商的規劃非常糟糕,北方三島加上基隆嶼,是傳統漁業的生存根本,也將影響航道安全。

北方三島是北海岸漁民捕魚重地(徐承堉提供)

蘇澳老船長:北方三島是最重要近海漁場,設置風機猶如滅漁!

聽聞風電業者欲開發北方三島海域,蘇澳區漁會理事長蔡源龍形容自己聽到消息時,猶如「世界末日降臨」一般。他表示,蘇澳漁船在那片海域一年至少有10億的產值,「鯖魚、白帶魚、紅目鰱,都在那片海域繁殖洄游。漁場滅失,子子孫孫也不用抓魚了。」說到最後,他忍不住悲憤地說:「如果我們的政府要將漁場毀滅掉,那就准吧!但是蘇澳區漁會絕對會百分百、反對到底」。

老船長出身的蔡源龍回憶,風場開發案不僅威脅漁民生計,也造成漁民海上作業安全。「冷鋒來時海象多變,彭佳嶼海域作業漁民常常在風雨大霧中,必須緊急靠岸避難,在能見度極差狀況下,如果不幸撞上漂浮風機發生船難,政府或開發商能夠負責嗎?」

對老船長而言,彭佳嶼海域要開發,應該連談都不用談,他不瞭解政府究竟在想什麼,「為何能夠容許業者打北方三島主意?」對他而言,如果政府能理解漁民感受,這個案子根本不會有討論空間。

漁船在花瓶嶼旁作業捕魚(徐承堉提供)

學者:北方三島海域無價,一旦鑄下大錯恐將漁業斷根,結構崩壞

海洋大學海洋資源學院院長廖正信是漁場經營管理專家,他指出北方三島漁場的重要性:「彭佳嶼附近是很多魚類的產卵場,也是基隆、新北、宜蘭傳統漁場,這裡的生態非常多樣,有黑潮、也有沿岸流,有大陸棚也有珊瑚礁棲地,從生態多樣性來說,這塊地方幾乎是無價。」基於生態不可逆的原則,他認為這塊海域經不起任何擾動。

廖正信也指出,若真要推估北方三島海域的產值,可依據2019年《漁業統計年報》,全台近海漁業資源捕撈量15萬4922噸,以北方三島海域為主的新北(28996噸)、基隆(45713噸)、宜蘭(51305噸),三縣市就佔去12萬6014噸,即使宜蘭扣掉一半,加總仍超過十萬噸,推估北方海域的漁業產值占全台三分之二。

廖正信並強調,西部的發電機是打基樁到地底下,東北角現在要開發浮式的風力發電機,以浮筒乘載風機,然後在海底放下錨鍊固定。「台灣兩百海浬內的經濟海域,最有價值的一塊就在東北角的陸棚,如果開發商敢說浮筒式風機能夠產生聚魚效果,那麼請業者提出研究報告出來。」

廖認為,西岸風機爭議已經暴露「先選址再環評」的作法明顯錯誤,並未考量資源與漁民生計、漁村文化。而今北方三島這麼重要的海域,居然也會淪為開發風電目標,實在非常離譜,一旦鑄成大錯,台灣漁業將面臨結構性崩壞。

開發商德能集團以歐洲經驗為賣點,廖正信則不敢置信,反問:「他們在歐洲哪裡做出案例,請業者提出來看看?」

浮體式離岸風機水下示意圖(圖片來源/經濟部能源局)

開發商:希望緩解北部缺電困境,願與漁民溝通

根據公開資料,開發商德能集團預計在北海岸、東北角開發三座海上浮動式風機電廠,其中包括禾爾北場(萬里)317平方公里、禾爾南場(基隆)316平方公里、合儀場(石門)334平方公里,合計開發面積967平方公里。

面對漁民與專家公開反對,開發商德能集團則回應,「目前於北部外海規劃的風場預計使用浮動式離岸風機,其他仍在規劃中的內容將於近期公告在環保署網站,未來我們也會虛心接受各方意見與指教,並展現與漁民溝通的最大誠意;選擇在北部開發風場,則是希望減緩北部缺電的困境。」

基隆市府:開發案尚未進入實質審查;漁業署:本案仍在規劃中,願轉達漁民意見

由於北方三島海域屬基隆市管轄,基隆市環保局承辦人低調表示,本案仍在初期徵求意見階段,後續進行公開審查時,基隆市政府才有出席表達意見的機會。

而漁業主管機關漁業署漁政組副組長劉家禎表示,本案仍在規劃階段,能源局並未正式函知漁業署,若有正式審查會議,漁業署將蒐集漁民意見,並於會中轉達。他也強調,本案目前尚未有具體規劃內容,暫時無法評論。

彭佳嶼海域是鎖管、鯖魚等的重要水產的產卵場。(圖片來源/水試所)

離岸風電第三階段「廠商自行選址」,風電業者四處插旗

依據政府規劃離岸風電發展,第一階段為建設示範風場,第二階段由政府公告潛力場址,因此能源局曾在2015年公告36處潛力場址,目前大多已分配完畢。

據能源局規劃,2025年起開放業者自行選址規劃。但有風電業者私下透露,業界希望明年就開放自行選址,而且,業界早已四處尋找目標海域提案規劃,開始送交環評,能源局的遊戲規則卻還沒制定出來。

荒謬的是,能源局居然無法掌握所有風電開發選址現況,離岸風電商各憑本事圈地申請環評。因此,本案北方三島風電開發案引發的爭議,正是業者自行選址申請環評, 引發北部漁會群起反彈。

能源局為亡羊補牢,正在緊急研議《備查作業要點》。昨(19)日能源局召開舉辦「離岸風電區塊開發場址規劃申請作業說明會」,與各家風電業者說明環評與相關備查程序,會中要求風電業者規劃選址時,在提交環評前應先送件到能源局備查。

並無圈地情事,能源局稱:任何海域風電商均有權申請環評

能源局本應該對離岸風電進度全盤掌握,如今放任業者各憑本事,自行規劃送交環評,不僅造成漁民困擾,在喪失提前部署的先機後,反而推稱任何開發皆可走環評制度,忘了離岸風電政策是能源局的責任。

針對風電業者四處插旗,能源局副局長李君禮回覆,「各家業者皆為初步規劃場址,後續仍需各機關意見、在地意見、環評等程序,並無圈地情事。目前能源局已要求業者除送環評到環保署之外,也必須同步送能源局備查,以利能源局全盤掌握規劃。」

李君禮還強調,「如果業者申請環評的場址沒有涉及現有已核准風場,任何人都可以依照環評規定,將開發案送請環評作業。」不過能源局的回覆,正印證當下風電業者四處獵地,能源局還在狀況外的現實窘境。

對此,能源局能源技術組組長陳崇憲認為,業者僅是依據現有機制去申請環評、拜訪地方漁會團體,屬於非常初期的公開徵求意見階段。不論地方政府或農委會等主管機關,如果有不同意見,基本上就不會有後續環評作業程序。

他也強調,能源局目前正緊急研議《備查作業要點》,要求進行開發規劃的業者,必須送件給能源局備查,附件必須有各機關意見函。能源局將依照各機關意見審理是否受理。

政府力推離岸風電,但程序卻不完備,難保障漁民權益(圖片來源/勞動部)

缺乏社會溝通,風電開發失信任,漁民感受有如乞丐趕廟公

北方三島風電開發並非單一案例,各家風電業者四處搶占、插旗意味十足。我國藍色海疆淪為風電業者圈地的競技場,而漁民團體在欠缺事前知情、參與機制下,只有被告知的份。缺乏社會溝通過程,業者逕自提出開發規畫與環評,猶如乞丐趕廟公,已引發漁民強烈反彈。

陳崇憲也坦承,能源局現在需要全盤掌握各家業者規劃的場址、空間。不過從北方三島引發的社會負面影響來看,能源局的動作已經晚了一步,各地漁民團體對離岸風機的反感已經蔓延發酵,不僅引發漁民反彈,造成社會影響,更重創綠能形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4 則回應

  1. 自己選的 爽啦

  2. 如果能趁著這次機會,來檢討無法和風機共存、在台灣氾濫成災的破壞性漁法,確實是蠻爽的~

  3. 幹你涼 你牠看不爽 滾出台灣

    幹你娘 海洋是你牠嗎抓魚承租逆?

    到底是 風電會破壞 還是你牠嗎 沉底拖網會破壞

    林北支持繼續蓋下去

  4. 大家大多知道台灣有很多漁民採破壞性漁法,但台灣漁民,漁會有多野蠻強勢卻鮮有人知。
    漁民享受國家給與的柴油補貼,免靠港費,這些都是漁民專屬。一般民眾或其它的海洋營業項目(如娛樂船)都沒有這些優惠。台灣之所以還被視為有海禁的國家,最大的阻力就來自漁民。有了海禁,漁會/船家甚至可以高價拋售船員證名額。更不要說我都很懷疑大部份漁民有沒有繳稅 (網上查到的資料是只有漁穫來自自行養殖者可免稅,野生海域捕撈者需繳稅)。

    光是免靠港費這一點你就可以視為台灣2百多座漁港就是政府免費蓋給漁民用的,每年還得花經費維護。而漁民還真把漁港當自己的私有財產,三天兩頭檢舉釣客。而政府的措施是:重罰釣客。

    綜觀以上,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歷任政府都被團結的漁民/漁會綁架了,原因就是他們團結,掌握了一定數量的選票,政客們不敢得罪。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