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台灣站上世界舞台,相思木大放異彩!釀啤酒香氣逼人 飽含單寧挑戰量產葡萄酒桶

相思樹,是台灣各地低海拔山區常見的樹種,我們對它有如鄰居般熟悉的親切感。傳統農家常把相思木當作柴火,把枝幹放入爐灶即能煮好一頓溫飽。但是,相思樹太常見、枝節盤結,過去給人草賤不值錢的印象。然而這樣的木頭,現在則因木質硬、紋路獨特、色澤美,成了林產業者與學者一致公認,最可以代表台灣對外競爭的木材。

令人驚奇的是,相思木除了製材,竟然也能釀啤酒!台灣第一款以烘烤相思木發酵的啤酒,今年2月以「醉相思」為名,通過SGS食品安全認證上市。「高森興業」總經理陳昱成說,醉相思融合台灣原生相思木香甜風味,一次性發酵、沒有調和口味,在全球啤酒品牌中獨樹一格,不但詮釋林產的極限,更讓台灣的啤酒,驕傲地走入世界舞台。

國人最熟悉的相思樹,不僅可做木材還可釀啤酒,正朝向「全材利用」發揮(攝影/廖靜蕙)

用啤酒封存相思木的獨特香氣

以發展台灣國產木材為主打的高森興業,這幾年以相思木打造浴缸、樂器、壁地板,剩餘的小木材不但要全材利用,而且不輕易放棄。旗下「蛋牌」(The EGG)研發團隊,便佐以創意,將餘料切成長寬一致的木片,經過充分烘烤後,加入已經煮好的麥汁、特選的酵母和啤酒花一起放入發酵槽,自然發酵45天,釀出陳昱成口中「讓台灣人出得了門的啤酒」。

「發酵天數比一般的啤酒長,為的就是充分將相思木的香甜滋味揉入酒中。」蛋牌品牌經理孫啟豪解釋,相思木雖然常見,但一般人應該從未透過嗅覺、味覺感受它散發的香氣,高森興業透過精釀過程,將這股獨特的香氣封存在啤酒中。

相思木具有極高含量的單寧、木質素、纖維素及半纖維素,還有極高的抗氧化成分,構成精釀啤酒的優勢。

「喜歡喝精釀啤酒、不想喝冰或有苦澀感的啤酒,或想感受喝完啤酒微醺感的人,很適合感受醉相思所蘊含的厚實口感,尤其尾韻返甘的滋味,常溫飲用都不走味。」孫啟豪說,這款始於相思木餘料、用心製作的啤酒,讓國產材全材利用的附加價值達到更高的境界。

以相思木釀成的「醉相思」啤酒(高森實業提供)

相思木紋路美麗多變 首次做成浴缸出國參展獲好評

「台灣可以做生意的木材,大概就是相思木了。」陳昱成說。雖然他第一個接觸的國產材就是相思木,但他與相思木的磨合卻是摸石頭過河,並非事先規劃好才執行,而是出於偶然。

高森興業位於新竹縣新豐鄉的展示中心,地板就是相思木拼接出來的,色澤及紋路令人著迷。這是從陳昱成採購的、歪七扭八的相思木拼接而成的,但紋理漂亮,令他十分喜愛。他說,相思木紋路多變,業界有水波紋、虎紋、雲狀、鳥眼等形容其紋路的用詞,在樂器市場更具非凡價值。一把以相思樹為桶身的吉他,在日本展出時,顧客開價4000美元。

提到與相思木的緣分,得從一張木製椅子的照片談起,當林務局承辦告訴他,椅子是以相思木做成時,陳昱成心中一驚,在此之前,他從未想過相思木能長到足以做成家具。有一天,當有業者說砍了胸徑50公分的相思木要賣時,他於是試探性地買了8支,由此展開收購相思木之旅。

另一個刺激陳昱成的是2015年到紐約參展,參觀者隨口一句「怎麼都是胡桃木?」讓他頓悟,若要出國參展,必須要有自己的特色。因此他開始思考適合的國產材,硬度高達0.7(g/cm3)以上的相思木,正是歐美國家最缺乏的良木。隔年到杜拜參展,他特地從宜蘭採購相思木,做出首座相思木浴缸,光是成本就60萬,但如預期地在市場上受到讚譽。

相思木浴缸(高森實業提供)

全材利用 相思木材極致發揮

去年,高森共採購了3000噸相思木。「有別於傳統木工廠,我們所有的進料,每一支都會編號,何時、何地、哪個季節砍的,都反映到編號。」陳昱成說明,收購的對象只要是相思木,並附有砍伐證就收;產地以新竹以北為主,最後連苗栗大湖也收。他認為北部的相思樹要比南部硬。

這些相思木,他打算將其優點發揮得淋漓盡致。「每棵相思樹,我們都希望全材利用。」陳昱成在白板上畫出樹身,一邊解釋。

「原則上,樹的上半段是家具材,下半段做樂器材、音箱,離地30公分以下的,因為很硬,就做成小附件。」他認真看待相思木的潛力,這種態度也使他拒絕了來自美國,一年400個貨櫃的相思木地板的訂單。

給400貨櫃的地板雖然沒問題,陳昱成卻認為相思木料源珍貴而有限,應該賦予更好的出路,而非只能量產地板、謀取低利。此外,他女兒也說,「老爸,你用台灣相思木做成的製品,不賣台灣人,這樣不夠厚道。」

相思木潛能開發中 打造生漆酒杯,裝酒不滲漏

於是,蛋牌除了推出醉相思啤酒,也針對相思木剩餘的小木料開發實木冷飲杯、相思木樹皮保養品、相思木煙燻鹽等,盡情詮釋相思木,並與國人分享。

相思木做成的啤酒杯,在杯身內裡共上了6道生漆,輕薄度不受影響,以此向傳統生漆文化致敬。此外,陳昱成要求,倒入威士忌隔天不能有滲漏。「木質杯因本身維管束作用,會將水導出杯外,如果厚度不夠,一般烈酒倒入一小時後,就會穿透。」

首批500個相思木生漆酒杯、訂價800元,全數完售。釀完酒的餘料做成杯墊隨杯附贈,還附帶相思啤酒的香甜味。

相思木生漆酒杯(攝影/廖靜蕙)

「我們以國產材製作家具、樂器等木製品,勢必產生大量的小料和餘料,早期最好的利用方式不是燒成木炭,就是打粉種香菇,但這樣的附加價值有限,於是我們燒烤小料釀酒,更積極尋找各式各樣提高餘料附加價值的辦法,使全材利用這個詞彙更具份量。」孫啟豪說。

善用相思木飽含單寧 挑戰量產葡萄酒桶

歐洲的橡木酒桶都是以人力一個一個敲出來、至今仍無法量產,不過蛋牌的下一步,正是挑戰以相思木打造出可量產的酒桶工藝。

孫啟豪說,橡木桶靠木頭的香味和特殊的成分,去調節酒的味道;相思木的成分特別,並且飽含單寧。他拿出浸泡著相思木棒的市售威士忌酒,確實增添了相思木的香甜味道。「一開始想以威士忌酒桶為對象,但葡萄酒桶更需要單寧含量高的酒桶,因此轉向製作葡萄酒桶。」

用相思木做酒桶最大的問題是,在同樣厚度下,相思木比橡木硬,很難敲出彎度;為了讓相思木不變形,蛋牌與機具工廠合作,設計熱壓模機,將相思木熱壓成酒桶所需的彎度。

孫啟豪拿出3公分厚、熱壓過後的相思木,彎曲的線條已初具酒桶的模樣。透過熱裂解的相思木,意外地滲出梅子味,令設計團隊驚喜。目前只待機具入廠就可開工,已有台灣酒廠找上蛋牌,以相思木製作5個酒桶蓋。

努力翻轉「雜木」刻板印象 展現相思木非凡價值

「我們想盡辦法,把相思木的優點發揮出來了。」陳昱成語氣中帶著欣慰。但相思木的研發尚未走到終點,明年將陸續推出電動滑板及衝浪板,將相思木引薦給運動休閒界。不過,他也感嘆台灣社會仍視相思樹為「雜木」,即使產品非常漂亮,也令人動心,但一聽到是相思木,就認為沒價值;在台灣消費者心中,仍感受不到它的價值。

接下來,高森要自己種相思樹,地點在新豐的海邊,面積5分半的農業用地,預計明年春季就能下種了。至於種苗來源,陳昱成預計與新竹林管處合作,調撥來自優良母樹的種苗。至於這些優良母樹在哪裡,是怎麼找到的,又是另一個費盡心思的故事了。(文未完,待續)

註:對相思木啤酒與家具木材有興趣接洽或購買者可點此連結

延伸閱讀:

不砍原始林,發展相思木產業是最佳首選!全島山林尋優良母樹,培育相思精兵

大樹從一棵種子開始,研究員培育優秀相思樹後代,逆境中開展台灣林業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