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底,紅棗列管為中藥材而引起農家不能出售的爭議,在今年初快速落幕,列為藥食皆可的紅棗,讓農家鬆了一口氣,原本想要一舉推動產地證明的公館鄉農會,忙著建立批發銷售通路,對於推動安全驗證的步伐似乎慢了下來。農民不急著將自己的產品貼上履歷驗證標章,因為銷路似乎不受影響,市場的反應太好,讓公館的紅棗進入了農產品的大紅榮景,棗農使出渾身解數的販售自家產品。是不是按照農改場建議的安全用藥,能不能通過農藥殘留檢驗?似乎變得不很迫切。

紅棗產季 七月酷暑挑戰

隨著七、八月台灣紅棗產季的來臨,打行動電話和家裡電話來問的人多,期待有機紅棗的人,急切地想知道,甚麼時候可以買了?我的心裡卻慢慢來,希望採棗能再晚一點,好讓樹上的棗子長得碩大些。七月初的酷暑乾旱,連棗園裡的青草都投降,垂頭喪氣地挺不直腰。小弟牽引的澆灌軟管,早晚派上用場,從水圳裡汲起冰涼的溪水,為乾涸的土地解渴。少了露水的滋潤,支撐著越來越沉重的成串棗寶寶,棗樹媽媽面臨採收前最嚴苛的逆境。

Me棗居自然農園進入紅棗採收季的的第5年頭,初春棗樹晚了1個月萌芽開花,以為收成總會遲些吧。月初的炎熱天氣,串串紅棗快速染上紅嫣,原本七月下旬才會進入大採收,卻在七月上旬開始上場,曬棗盤還沒做好,採棗作業也還沒就緒,棗樹媽媽等不及要人接生了。

雖然有機轉型期三年的棗樹,結實纍纍的紅棗果子還比不上慣行農法的高產量,但相較於前兩年的跌跌撞撞,似乎已經能夠悟得棗樹媽媽的需要。老爸寵愛的土雞們愛活動的屋後區,是我們家的藏寶區,屋前區是人人可評頭論足的有機驗證區,大家都在看有機紅棗長得如何,卻不知藏在農舍後面的這區,其實才是我們朝向自然生態栽培的大本營。

實踐有機耕作的土雞放牧區

屋後區的棗樹媽媽,有著土雞四季的陪伴,小弟忙碌於照料年初新租的棗園,割草和施肥的功夫幾乎全免了,一來是沒時間,二來是厚地毯般的青草,讓人踩起來舒適,那就試試看與屋前區的管理差異試驗吧。

土雞們不愛屋前區,連老爸刻意將餵養地點拉到那邊,大家還是愛躲回屋後。濃密樹葉的棗樹媽媽,提供了舒適的涼蔭。守住農舍後門,不時有從家裡廚房丟出來的蔬果葉菜或是麵包屑可以撿拾,還有,屋前區總有討厭的大狗跑進來猖狂,好客的Mia常常忘卻保護土雞的任務,忘情和大狗玩,真是給邊境牧羊犬丟臉啊。

梅雨季時,青草實在太高了,土雞們又不愛了,看不到四處的風吹草動也挺緊張的,僱工請人割短了草,小弟辛勤鋪上了厚厚的菇類木屑,我也趁機把堆熬了半年、黝黑鬆軟的有機肥,撒布在棗樹媽媽的腳旁,從美國來的WWOOF志工Melody,在我上班的日子,接續幫忙為棗樹施肥的工作,自己很滿意能將生態循環逐漸恢復的有機過程。

施作有機第三年,我很嚴肅地反思有機生產的意義,不用化學農藥、不用化學肥料,似乎只做到了友善環境的第一步,距離重建棗園豐富的生態群相,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蜜蜂、鳥巢、瓢蟲、螳螂的現跡,似乎還抵不上介殼蟲、毒蛾幼蟲、果蠅的群數,離水源遠的棗樹地上,泥土還不夠鬆軟。梅雨後蠢蠢欲動的棗銹病,似乎不難對付了,500倍的波爾多液應該足以抑制病菌的滋長,等棗子茁壯獲取葉片提供的養分,銹病似乎就不可怕了。在農改場和農會的鼓勵下,少數農民也嘗試這樣無毒的作法。若想避免銅離子重金屬過量的陰影,那碳酸氫鉀似乎也能幫上一點忙,延緩棗銹病的蔓延。

炭疽病 有機紅棗新挑戰

沒想到,謙卑與小心觀察才是農民的第一功課。不識炭疽病嚴重性的我們,看到葉上小黑點卻不以為意,直到確認是比銹病還可能嚴重的炭疽病發生,我有點驚慌,加重了波爾多液的濃度來殺菌,心裡頭卻也掙扎著,這下子棗園的其他微生物是否也會消失?

面對可能收成損傷太重的農人心情,我選擇了抑制病情的蔓延。高濃度的藥液,卻傷害了幼嫩的棗子表皮,串串青果都出現雀斑的黑點,老爸對我失望透了,說今年沒臉賣紅棗了。心情低落的我,不斷安撫自己和家人的情緒,波爾多液畢竟是殺菌劑,用多了感覺自己偏離有機之路,不用,總不能放任病菌肆虐。

我該做些甚麼來強健棗樹的環境?答案,一定就在土裡!

細查了農民學院今年的進階課程,有關於微生物肥料及抑制病菌的課,都開在七月,正當最需要全力應付紅棗採收的時期。我決定冒險一試,離開棗樹一周,精進照顧果樹的知識。

果真,一周後回家,紅棗紅熟的速度,讓我們全家措手不及,棗樹以過去沒有的速度熟成。比別人早收成,是值得喜悅,屋後區碩大的果子似乎有些晚熟,屋前區和新租地都紅熟了,清晨五、六個人力還採不完一輪。WWOOF的志工來來去去,遠從新加坡或是台灣境內的志工,感染了我們農忙的情緒,清晨天剛亮,已經勤快地採著紅棗了。

屋頂的曬棗房,我扎實的清理淨空,洗刷了窗戶與地板,好讓洗淨的紅棗寶寶,在短暫的烘乾後,在這裡接受日光的洗禮。有了玻璃的採光和遮雨,曬棗房似乎成為曬棗最安穩的場所。前幾年,農會推廣股長好意送給我的幾個製茶用的竹盤,一盤能放上10幾斤的紅棗,雙臂張開才能抬得動一盤,對身材小巧的我,越來越吃力。

自製曬棗盤 艷紅的日光紅棗

年屆80的老爸,決定重新訂做曬棗盤,這次,他自己設計自己裁剪鐵片和木工。老爸說,他整天都要動腦,讓他不會老年遲緩,雞群環繞著,讓他生活充滿樂趣。老爸是我們家的超級智慧王,只要我提出需求,他幾天內就會想出好辦法。一星期,他不停歇地做好了50多個曬盤,做好了,終於可以安穩睡午覺。

擴大有機紅棗種植

今年初,鄰村的楊婆婆,特地到棗園裡喊著正在拔除雜草的姑姑,滔滔不絕的說著,她看著姑姑這麼勤快的整理棗園,相信我們一定可以好好愛護她的棗園,決定將她的四分地租給我們。隨著有機紅棗帶大受歡迎,一般農友不願意冒然嘗試的情形下,我們這兩三年不斷尋找可租的棗園,但只要一談到要以有機種植,希望能夠簽長期租約,就會告吹。楊婆婆主動來找,讓我們開心得很。

楊婆婆的棗園多年疏於照料且鄰近休耕地多,棗樹長得雜密,只能簡單修枝和施肥,春天就來了。因為可以長租,這片棗園也成了我們關注的寶貝,但得花些時間來認識棗樹們的特性。小弟把新孵的兩群小雞放牧過來,雜草區新闢為紅棗幼苗區,我和姑姑於小苗間培育洛神,從湍急的小圳用水桶汲起溪水,為每株小苗澆水,洛神採收了,可以補貼冬天的收入。

到了採棗時才發現,有些棗樹媽媽是大粒品種,和家裡的秀氣的棗子大不相同,一遇水就裂果,因為鄰近少住家,園裡的飛鳥蟲類似乎更多,鳥類很愛築巢,大螞蟻更是猖獗。而我,在乎的是,林下的青草可以維護的好些,逐步改進土壤的健康。

蘇拉颱風與暴雨的挑戰

雖然雀斑紅棗讓我們傷心了一陣子,開始紅熟的棗子,青翠帶著棗子的香甜,吃過的朋友這樣稱讚著。曬過的紅棗瑕不掩瑜,雀斑幾乎也看不到了,總算有驚無險過關。可惜的是,三年前的莫拉克颱風席捲整個紅棗產季,八月初的蘇拉颱風也掃走我們的希望。每年夏天,總要接受老天的考驗。

為了認識日本如何把農業的生產、加工、行銷結合成六級產業(日本政府提出以活用地域資源、促進農林漁業者等之新事業的開創等對策,促進地域農林漁產物利用相關措施,以振興農林漁業,活化農山漁村等地域,增進消費者的利益,提高糧食自給率,減少環境的負荷。),我暫時放下牽掛的紅棗,和中衛中心參訪團出國去。

沒想到,強風卻掀開了我們最依賴的曬棗房玻璃,完美到已接近收成的棗乾、颱風期間搶收的紅棗都安置在曬棗房,小弟熬夜安頓好紅棗,卻在半夜掀開了大洞,疲憊的家人不及發現,直至清晨才被老爸大喊。紅棗在曬盤泡湯,只好緊急烘乾,曬盤佔據了全家所有的空間,除濕機開啟整天,深怕辛苦一年的紅棗乾在最後一刻毀了。

所幸老天眷顧,掀開的玻璃完好無傷,師傅緊急復原,才又恢復正常的曬棗作業。不論颱風與否,消費者不斷來電找尋紅棗,大家對於農損有點無感,很想知道何時可以買到,還有人說,不是宜蘭的災情才很嚴重嗎?真的有點欲哭無淚。

有了莫拉克風災損失六、七成的重創,今年我們已經調適得很好,減產四成,更讓我和小弟更加積極的尋求改進的方法。既然每年都會有夏季風雨的威脅,在產季的採收控管,曬棗空間的調配都要加強。尤其是採棗的品質控管,我們必須堅持在欉紅,讓棗子紅熟,果實的酸甜比達到最理想的狀態才能採收。風災來臨時,村子裡多是不分青紅搶收的紅棗,因為行口通路喜歡像檳榔般的青果,以免放不了幾天就太過熟。我們難免惋惜自己沒有搶收的大量裂果,但沒有好品質,哪能建立消費者的信賴呢?

曬出香氣四溢的紅棗 力行不浪費的農業生產

決定紅棗乾好壞的品質有很多關鍵因素,採收的紅熟度、天候、水分,再來就是乾製的過程了。連續幾年,我很認真的觀察棗乾的皺褶產生的差異性。飽滿完整的果乾,在自然日曬逐漸縮乾水分,會有很漂亮的細緻紋路,因為水洗後必須烘乾,製程中的熱風溫度和烘乾時間也影響了皺褶的美感。

產季初期的紅棗乾最為漂亮,飽滿有形,富含維生素C,鮮食最佳,曬乾後紅潤鮮豔,出現曼妙的酸甘甜。我想了想,這應該是最好的果乾等級,適合直接食用,但數量極少,在包裝後上架,幾小時就搶光了,收入雖然微薄,卻開心得很。

進入大採收的紅棗乾,像極了風韻多姿的少婦,色澤已是穩重的紅潤,曬棗房飄逸著濃郁的棗香氣。許多枝頭頂端競爭養分與陽光最佔優勢的棗子,多在這時候出現。若不是颱風影響,這時候大採收的棗乾品質最佳,也因為紅熟度夠,棗子的甜味佳酸度下降,最推薦為料理用,是坐月子和調養身體的人的優質營養補充品。

風雨刮傷而微裂或是鳥蟲嘗過的紅棗,倒也還是好品質,紅棗寶寶的復原力極佳,傷口總是結疤的很好,不傷果肉。我們仍舊把這類的紅棗曬乾收藏,包裝後上架,希望給願意接受不完美外型卻有內在美的消費者。至於雨水造成的大裂果和小果子,洗淨烘乾後,裂口收合的較好紅棗干,風味仍是一等一,我們將這些冷凍起來,作為紅棗加工品的原料。最傷心的果蠅進駐壞果,只能煮熟或是曬過,混拌堆肥,化作棗樹媽媽的滋養品,重新回歸泥土。做完加工品的紅棗粕,則是土雞們的好料,在寒冬中強健雞群體質,讓他們安然過冬;或是平日補充產蛋時的營養流失,產出名符其實的「紅棗土雞蛋」。

看著滿屋的紅棗乾一袋袋從曬棗盤上卸下,忙完棗園的採收,我們開始日夜的挑選作業,心理仍舊惦記著最辛苦的棗樹媽媽,應該趁著落葉前,為大家好好坐月子,補充來年產季所需的營養。許多人等不及,頻頻電話來問,甚至想要親自到家裡取貨,實在令我們感到光彩卻也緊張,一顆顆棗子挑選分級很費工,馬虎不起來,只能請各位耐心的等待。

標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看完令人非常感動,原來要吃進去一顆紅棗,要讓農人花這麼多功夫,感恩!

  2. 上禮拜吃到新鮮的紅棗,人間美味阿!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