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請安心多吃鰻魚飯!難得豐收卻受日本疫情市場波動,池邊價大幅腰斬

台灣捕撈的「日本鰻」鰻苗連續兩年豐收,原本讓漁民喜出望外,預計養成活鰻外銷至日本,供應店家製作鰻魚飯。未料Covid-19疫情導致日本國內餐廳營業時間受限、外食人數減少,日人轉而購買熟食加工鰻,導致今年台灣活鰻出口量大減,池邊價格更跌至往年價格的3成。

鰻魚營養豐富,漁業署與交通部高公局合作,在10個國道服務區快閃推出鰻魚便當、禮籃及套餐,鼓勵國人多加支持。過往日本鰻苗稀少,外界多呼籲應少吃日本鰻,學者韓玉山表示「這段時間要請民眾幫忙多吃」,然而鰻苗捕撈數量的確逐年下降,韓玉山也呼籲政府應收購部分魚苗,進行放流與封溪護魚,才能讓鰻魚產業永續。

日本蒲燒鰻深受國人喜愛(圖片來源 663highland – 自己的作品, CC BY 2.5)

日本鰻魚消費市場改變,影響活鰻外銷

到日本吃蒲燒鰻幾乎是必備行程,日本鰻魚消費市場主要分為餐廳和超市,台灣區鰻蝦輸出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郭瓊英說明,餐廳大多選用活鰻製成蒲燒鰻,超市則採購加工鰻(真空包裝的蒲燒鰻)販售,「兩者價格天差地遠。」

日本每年約進口5千至7千公噸的活鰻、1萬5千公噸的加工鰻,活鰻主要來自中國及台灣、品種皆為日本鰻,加工鰻則幾乎都來自中國、用的品種是美洲鰻,美洲鰻的魚苗價格僅是日本鰻的十分之一,成鰻價格也差了一半。

日本的加工鰻進口量連年提高,郭瓊英表示,加工鰻的消費者以家庭主婦居多,一來是便宜,二來是方便,真空包裝的蒲燒鰻,在料理上相對活鰻來得方便。「但餐廳高單價的蒲燒鰻與加工鰻市場彼此不衝突。」目前台灣銷日鰻魚仍以活鰻為主,這次疫情使得活鰻需求量下降,但加工鰻的需求則上升。

中國鰻魚產業崛起,加工鰻魚大幅出口

台灣養殖鰻魚曾有一段輝煌時光,當時年產量4萬公噸傾銷到日本,日本人吃的蒲燒鰻10條中有6條來自台灣。但隨著中國養殖鰻魚的崛起,台灣鰻魚的日本市場逐漸被瓜分。郭瓊英表示,中國1990年起開始養鰻,因養殖成本低,不論是活鰻還是加工鰻都對台灣鰻魚造成威脅,目前台灣活鰻還能在日本市場維持一定市佔率,加工鰻則幾乎是被打趴。

根據日本財務省資料,2020年進口鰻魚 (活) 5441公噸,中國佔4195公噸,台灣則佔994公噸;2020年進口加工鰻17341公噸,中國佔17263公噸,台灣僅41公噸。

日本鰻苗稀少,前兩年卻難得大豐收

鰻魚養殖與一般魚類十分不同,最大的差異即是「鰻苗」難以掌握。日本東京大學教授塚本勝巳推斷,日本鰻的產卵地點位於太平洋的馬里亞納群島,仔魚孵化後順著北赤道洋流往西來到菲律賓海域,再隨著黑潮北依序漂至台灣、日本、中國、韓國沿海。

台灣鰻魚養殖歷史已有一甲子,每年11月,漁民會在寒風冷冽找尋透明又細如髮的日本鰻苗,鰻苗以「尾」為單位計價,數量稀少幾乎貴如黃金,魚苗在台灣養成至一定程度,再送往日本進入餐廳市場。

原本被視為稀有不宜多吃的日本鰻,近兩年卻碰上鰻苗豐收,漁業署統計,2019年至2020年、2020年至2021年的鰻苗捕獲量都超過5公噸,是六年來的豐收年,郭瓊英說明,每年鰻苗多寡的原因還是未解之謎,但約每四年就會遇到一次豐收。

未料鰻苗豐收卻意外撞上Covid-19疫情,郭表示,疫情使得空運費用漲了三倍,中國政府要求空運不得漲價,因此中國鰻魚運費成本持平,但台灣鰻魚則需仰賴補助來平衡增加的運輸成本,加上疫情限縮日本境內餐廳營業時間,2020年日本活鰻進口量較前一年下降,也對台灣活鰻養殖造成巨大影響。

鰻魚外銷受阻豐收,池邊價腰斬至往年3成

鰻魚外銷不順,也使得價格不佳。專業鰻魚養殖戶許先生(化名)表示,日本境內疫情嚴重,鰻魚消耗速度慢,造成鰻魚貿易大塞車,國內鰻魚池邊價約掉了一半以上,鰻魚價格以四尾一公斤來算,一般池邊價約每公斤一千元以上,現在僅剩每公斤300元,情況相當不理想。

捕撈起的鰻苗可養3年,池邊價不好,為何不把鰻魚放著、等到價格好再撈起?許先生表示,台灣鰻魚為露天養殖,從苗養到成鰻約需15個月,15個月內的鰻魚為「新鰻」,養超過15個月即為「老鰻」,新鰻與老鰻的賣相、口感不同,新鰻肉質細嫩、表皮光滑,「兩者價錢完全不同,市場吃得慢,農民當然會緊張。」

政府鼓勵國人吃鰻魚推便當,不過漁民批太貴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表示,台灣是鰻魚王國,年產值超過二十億,過去鰻魚多銷日,今年產量較多,但疫情影響外銷,因此內銷也要協助將鰻魚分流,「鰻魚富含維生素A、D、E,且富含不飽和脂肪酸,鼓勵國人多吃鰻魚。」

為鼓勵國人多吃鰻魚,漁業署與國道服務區餐飲業者合作,時間為母親節週末至6月底,在10個國道服務區快閃推出鰻魚便當、禮籃及套餐。漁業署長張致盛表示,以往鰻魚年產量約2500公噸,今年鰻魚產量會成長至7000公噸,此時價格親民,正是吃鰻魚的好時機。

該方案推出的鰻魚便當、禮籃及套餐,售價從128元至850元不等,對此,許先生表示,鰻魚現在池邊價低,以目前池邊價來算,一個便當頂多用半條鰻魚,成本不到50元,有的便當、套餐賣到兩三百元以上,「這價錢還是不夠親民啊!漁民能拿到多少錢?遠水救不了近火!」

台式三杯鰻魚便當、蒲燒鰻魚便當,不只使用國產鰻魚,也使用雲林元長落花生、莿桐蒜頭及丸莊醬油等國產食材(攝影/林怡均)

韓玉山:這段時間請民眾多幫忙吃,但長期仍須護魚

「這段時間要請民眾多幫忙吃。」長年研究鰻魚的台灣大學漁業科學研究所教授韓玉山表示,鰻魚的產銷長年都是兩極化,豐收時需要多吃,欠收時則是價格居高不下,而把鰻苗的捕獲數據攤開來看,可以看到長年捕獲數量有下降趨勢。

目前台中日韓有訂定養殖鰻苗上限,四國總計為78公噸,韓玉山認為,此數字應當下修至40至50公噸,各國配額也需再修正,「如果希望未來能繼續吃到價格親民的鰻魚,現在就要多留一點魚苗。」政府應出資收購部分捕獲鰻苗,分別流放到河川中游、當地養殖,在鰻苗長成幼鰻後放回原捕獲河口,並將放流河川做封溪護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