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經有看見野生動物的驚喜與感動嗎

經常可以在田裡『感覺』到野兔。不時能發現小小顆的排遺不小心撒落在鳳梨苗旁,像極了小時候只要投十塊錢用力ㄧ轉就嘩啦啦一小袋好好吃的巧克力;或是仔細點觀察,也能看出她在雜草堆移動過的軌跡,甚至很放肆的在田埂間做了個暫時休息的窩,好端端的草突然啪的一個塌陷,這下我就知道這兔崽子有多肥碩了;再不然,貼近土地一點,嗅到她剛離去後所殘留下的體味,一種自然的野味,說不上來那味道,也沒真的抓隻野兔來聞聞,但肯定那就是野兔的味;偶爾,草叢裡的一陣驚慌的躁動,也是她。太多間接性的接觸,卻始終沒機會一睹芳顏。

某天傍晚,一如往常的傍晚。一樣的農務,一樣的汗水,一樣多的雜草,一樣長很慢的鳳梨,一樣到黃昏就大舉進攻的蚊子,一樣無聊的一天,估計這一天在我生命力不會佔掉什麼回憶。快收攤時,有個朋友來田裡聊天討論事情,一解獨自一人在田裡空虛寂寞又難耐的幼小心靈。夕陽已近餘暉,黃昏的陽光溫馴了鳳梨田,而我兩黝黑的男人卻像個少女般躲在芒果樹下,離著陽光與鳳梨遠遠的。

心思和目光一直放在遠方那尊大竹子上,總覺得那尊竹子太大太有靈性,他是這片土地的老大,掌管著一切,守護著大家,有時起大風,整尊竹子搖搖擺擺嘎嘎作響,任誰聽了都害怕,年老而孤立的靈魂澎湃奔放著,要是當時的情緒和色調光影對了味,還真有童話故事的感覺,太不真實。不想做事時,我就看著他發呆,還沒到達與他對話走火入魔的境界,單純傻呼呼放空。

『偷阿啦!!!』

 

朋友的一聲驚呼把我的思緒跟視線從無限遠的竹葉梢上迅速對焦回幾公尺前的鳳梨田,速度之快只為了一睹其容顏。

 

『謀阿~』

 

一個眨眼,兔子便消逝無蹤不復見,或許她敏銳的招風大耳感受到我們的存在嚇了一大跳趕緊逃竄,不逃也的確不行,萬一落到鳳梨田前主人手裡,這野味可就得成了三杯口味,野兔可沒意識到鳳梨田早已換人當家。

 

然後,她跳起來了。

一團棕色的毛茸茸就再鳳梨田間跳起來了,一對鬼靈精的大耳洩露出自己身分,她在鳳梨田間起舞,我感到俏皮,但不知俏皮的是她的肥嘟嘟身影,亦或是那蹦來蹦去的舞姿,也許兩者都是吧。鳳梨們紛紛伸出帶刺的爪手,佈下天羅地網要攫住這隻狂妄的野兔,她依舊愜意的在田裡蹦著,不慌不張,隨心所欲,她與鳳梨舞著,無視於鳳梨如惡煞般環繞四周,輕盈且優雅的躍起,碰地時不落聲響不著痕跡,而我卻私自在她每一個著地後在內心配上『咚』一聲音效。

傻了眼,發著愣,失了魂,張著嘴,我倆定在那直到那團棕毛不再升起才回神。以為,要在歐洲或是什麼人煙稀少的淨土才能目擊如此浪漫的野兔,方才的畫面太令人驚喜,背景是有靈性的老大哥參天巨竹,中景是他的小弟鳳梨們,前景則是一隻野兔周旋在小弟之間舞弄著身軀,搭配著黃昏的氛圍,接近傍晚時的蟲鳴,這一切真是太對了,太對了。而我,竟有那福報欣賞到如此演出,豈不就是最近最流行,生活中的小確幸。短短幾妙鐘的跳躍,兩個人一生難忘的畫面。

 

我錯了,這是個一樣的傍晚,一樣讓我有所感動的傍晚。

隔天下午,懊惱著沒能將昨日野兔拍下來跟朋友炫耀,卻也注意到昨日差不多的地方,雜草們有著不規則擺動,猜想這是他們給我通風報信,表示底下有東西,我平日待他們不薄,不用農藥不噴除草劑,甚至液肥有時還會不小心噴給他們進補,這些傢伙還算有良心,跟我一樣懂得感恩回報,相當值得讚賞,但也別開心太早,有朝一日我仍然會把他們幹掉當肥料,不然我的鳳梨愛人們會死翹翹。

脫掉雨鞋,拿起相機,躡著手腳,放輕步伐,收好呼吸,慢慢的慢慢的朝目標物前進,我的鏡頭不夠厲害,機會稍縱即逝,腳步沈穩向前,情緒卻躍的比昨日兔子還高,心中擬好作戰計畫,沒意外那兔崽子感受到人類逼近肯定拔腿就跑,而我就是把鏡頭瞄準前方,來一張落荒逃離的背影。

 

一步步接近敵軍基地,卻始終不見敵軍動靜,這下我懊惱了,該不會趁我去拿相機時就跑了吧,可惡的雜草也不會幫我困住野兔一下,說不定還反將我一軍叫野兔快跑,簡直就是玩弄我的感情,可惡阿,雜草不愧就是雜草,雜碎的雜,看我今日待會就賜你們閹割之禮以消我怒氣。

停下腳步觀察敵情,卻苦尋不著那團棕色毛球,正想打道回府之際,卻發現腳邊萬綠叢中有兩顆水汪汪的大眼睛像黑珍珠般閃爍著,『我不能不看見,你的大眼睛』,原來就是這樣的道理。夢裡尋她千百度的野兔,曾經遠在天邊,如今竟然就在腳邊,有多近,不誇張,就是你現在眼睛盯著銀幕這篇文章那麼近,阿不過我是用十九吋當標準啦,你們自己換算一下。

敵不動,我不動,我倆似乎都有些被當下的情況嚇呆了,利用了約莫零點五秒的光陰透過眼神交換一下彼此內心的訊息,當我正要開始解讀時,她一個犀利的轉身立馬向前奔去隱沒在一片青綠草海裡,絲毫不留情面,看來她有些誤解我的訊息了。我就杵在原地像是個莫名其妙被女朋友甩掉的人,拿著一臺連前女友離去時的背影都無法捕捉的相機,唉,只能把悲傷留給自己,還好黃昏未近,否則又添惆悵。

 

然而,峰迴路轉,柳暗花明又一村,蝙蝠俠也曾經說過『But the night is darkest just before the dawn』 。假若各位客人花了點時間看完這篇文章,卻連個兔影子都沒見到,這臉書上留言罵幹的人恐怕會比按讚的多上好幾倍,沒圖沒真相,這是個講究科學證據的年代,總之,她後來又跑出來給拍了這張大耳背影照。

為何又跑出來了呢?我也搞不大清楚,她明明就可直接逃離這是非之地,卻又眷戀三分。可能是累了停下來歇會,或是她誤解了我想道個歉,還是那幫雜草見我沒拍到照待會肯定大開殺戒,使用哀兵政策慰留野兔,而兔子的軟心腸眾所皆知,亦或是那隻野兔就是看我可憐。算了,人生搞不大清楚的事太多了,反正,我拍到照片了。

 

硬要講,那就是緣份吧,我猜。就像我會和妳相遇一樣。

謝謝看完這篇文章的每一個你。

PS :那是我在澳洲抓的野兔,為了把你們騙進來,哈哈哈。

原文發自於 鳳巢有機鳳梨 部落格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