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詐騙慣犯!婦人以假名「蕭慈憶」訂購友善農產,收貨後不付錢,多位農友受害

農家注意,寄出農產品最好先收錢或選貨到付款!在宜蘭從事友善耕作的李小姐,去年接到 1 名蕭姓婦人來電宅配訂購農產品,3週內陸續下訂3 次,並表示「想支持農民、長期訂購」等說詞,總計金額將近 1 萬 3 千元但均未付款。李小姐接連數月內致電催款未果,今年7月,李小姐循法律途徑寄出支付命令聲請,竟發現這位婦人竟是用假名訂購,戶政系統遍尋不著蕭姓婦人姓名,才發現竟然遇上「農產詐騙」。

《上下游》刊出新聞後,陸續接到其他受害農民來訊,包含宜蘭茶農、新竹稻農都曾遇過蕭姓婦人,蕭姓婦人的說詞都是「有開店需求」、「想支持農民」等,在農夫市集或是致電訂購,貨到後也未付款,以各式理由推託。農民損失金額不等,目前金額最多的是苗栗稻農謝小姐,謝小姐表示,損失超過十萬,當初以為該名婦人有困難才拿不出錢,沒想到竟是詐騙,自己也姑息養奸,害了別人!

受騙有機農戶損失農產品損失金額受騙時間受騙方式、地點
新竹稻農方小姐米、絲瓜、蘿蔔乾、玉米、肉鴨、蛋近6000元2018年7月來電詢問
宜蘭茶農游先生茶葉近4000元2018年至2019年農夫市集
新竹菜農葉小姐蔬菜1萬4951元2019年6月至9月來電詢問
苗栗稻農謝小姐米900公斤、乾丹參、仙草
、櫛瓜、薑黃粉、米酒
超過10萬元2019年7月至2020年4月來電詢問
宜蘭稻農李小姐米、芭樂、金棗、醬油、米酒約1萬3千元2020年12月來電詢問
宜蘭稻農游先生米及米製加工品約2500元2021年6月來電詢問
上下游新聞刊出後陸續收到不同農民的來電

以「支持農民」為由、蕭姓婦人用家用電話下訂3次

李小姐從事友善耕作已有9年,生產農作物有金棗、水稻、黑豆和少量雜糧蔬果,並製作少量加工品做販售,銷售對象大部分為固定客戶,僅特定季節的水果會有新客戶。李小姐與客戶多透過電話、line、Facebook等聯繫,互動過程都會留下文字紀錄,她表示,以往與客戶都是彼此信任,客戶都會事先或事後匯款,因此自己並不會特別要求客人要先付款。

去年12月4日,李小姐第一次接到蕭姓婦人的電話,對方以家用電話打來,詢問是否為農場、想買米。李小姐回憶,對方表示想支持友善耕作的農家,而在介紹自家農產品過程中,每說一樣農產品,對方就回應「我喜歡吃,有的話請寄一份給我。」接著在電話中說明寄件地址,隨後李小姐寄去 4 包米、1 瓶醬油及 1 瓶米酒,總計金額為1960元。

2週後,李小姐的芭樂採收,由於蕭姓婦人第一次致電時曾表示喜歡吃芭樂,因此李小姐打電話詢問,蕭姓婦人再度訂購白米、糙米各十包,甚至表示「要供佛,我先買各一份農產吃吃看,合用的話要訂200斤米。」第 2 次訂購金額為 6 千多塊;又過 1 周,李小姐致電詢問米出貨情形,蕭姓婦人又說要捐米到廟,還訂購米酒、醬油、金棗等,第3次訂購金額為 4 千多塊。

李小姐三次寄出的農產品都有人收貨

不斷拖延匯款,卻發現使用假名「查無此人」

蕭姓婦人留下的地址為「雲林縣麥寮鄉仁德東路299號」,3次訂購金額累積起來約一萬三千多元。李小姐平時農忙,並沒急著催款,但蕭姓婦人一路拖欠到今年春節,因打電話都沒人接才覺得事有蹊蹺。

今年3月李小姐再度催帳,對方則頻頻道歉並一再保證「下周五一定會去匯款,我一定不會騙你」或是「人住在鄉下,附近沒有便利商店、ATM難找」等說詞拖延。然而查詢地址發現,該地址並非處於偏僻地點,附近500公尺不到就有全家和全聯,轉帳並非如該名婦人所言「不方便」。

李小姐向法律背景朋友詢問後,在4月以雙掛號寄出存證信函,對方並未回應,而後7月初寄出支付命令,法院在今日回函,發現蕭姓婦人以「蕭慈憶」的名義訂貨,戶政系統卻查無此人。李小姐難過表示,「人性怎麼會這樣?竟然是用假名訂貨!」

李小姐表示,每次寄出農產品、掛號信後則都有送達,甚至打電話有次還聽到背景有小孩的聲音,每次訂貨時,蕭姓婦人都會釋放長期訂購的訊息,例如:「米很好吃,朋友吃了也很喜歡,都拿光了,再寄 1 箱給我」、「醬油和米酒品質很好,一定幫我保留各 1 箱喔,等我的店開張再幫我寄。」說詞聽起來皆很友善合理,李小姐判斷,蕭姓婦人可能是慣犯,手法純熟。

假名訂購傷害農夫與客戶的信任,未來改貨到付款、事先匯款

「一萬多塊在民事訴訟上金額不大,但對我來說不小。」李小姐說明,過去9年來鮮少有此被倒帳的狀況,而自己未即時查帳或要求貨到付款也必須檢討,現在每個月都有機具貸款要還,一萬多塊對自己來說也有壓力。

李小姐表示,大規模農戶的金流系統運作相對成熟,也有人力對帳,小規模農戶往往是生產、加工、出貨都是一人或一家全包,和客人互動都是以信任為前提,但這次的狀況會傷害到自己未來對其他客戶的信任。

是否有可能像部分稻農採預購制來改善此情形?李小姐表示,預購制不見得適用所有作物,以季節性蔬果來說,收成狀況與天候息息相關,倘若天候不佳造成次級品比例提高,也不見得所有客戶都會接受。她後續會將交易方式改為貨到付款或是要求對方先付款才出貨,並提醒同行也注意。

花博農夫市集亦有農民受害

受害者還不只李小姐,宜蘭的有機茶農游先生也曾被「蕭慈憶」詐騙。游先生表示,約兩三年前在花博農民市集擺攤時遇過此人,看起來約50多歲、長髮有缺牙,第一次來攤位喝茶時頻頻表示有機、友善農民很辛苦,並說自己在台北有間店,要買茶回去店裡測試,「第一次有付錢,也是唯一有付錢的一次。」

蕭姓婦人第二次來茶攤時,帶了小東西送給游先生,接著帶走價值約3000至4000元左右的茶葉,離開時並沒付款,游正福察覺不對,蕭姓婦人第三次來茶攤時便不理睬。而後游先生與另一攤來自花蓮的香草農閒聊,香草農竟也上過此人的當。「因為騙的金額都不大,農民都懶得計較,想不到這個人竟然繼續行騙。」

茶農游先生提供

新竹有機農友損失近6千元,傷害農夫對客戶的信任

在新竹峨眉經營有機農場的方小姐也對「蕭慈憶」印象深刻,方依萍回憶,約2018年時,蕭姓婦人來電說是看到電視節目後想買農產品,買了白米、黑米、蘿蔔乾、芭樂等商品,商品金額近 6 千塊。然而,貨品寄出後,方依萍不僅沒收到貨款,甚至回電2次都沒人接,才覺得古怪。

當時並方小姐未想到是詐騙,「原本想說自認倒霉,結果這個人竟然一直在騙人,兩年後還換了地址!」方小姐過去和客戶的交易方式為:貨到了,客人確認沒問題再匯款。方小姐表示,自己和很多客戶都是老朋友,蕭姓婦人欺騙行為可惡,且嚴重傷害農夫對客戶的信任。

昨日《上下游》刊出本則後,方小姐看到新聞回憶、比對過去出貨紀錄,發現也曾受騙,且3年前留下的地址和宜蘭農民李小姐的地址竟然不同(照片提供/方小姐)

有機菜農損失將近一萬五千元,該婦人不斷宣稱有付錢

新竹有機菜農葉小姐損失金額為 1 萬4951元,她回憶,當初蕭姓婦人致電表示想買菜,時間點是2019年6月中旬至9月底,總共出貨6次,「沒見過她,電話裡她說要照顧孫子。」留下的地址同樣是「雲林縣麥寮鄉橋頭村仁德東路299號」,,往來過程中只有蕭姓婦人主動來電訂菜時找得到人,後續打電話都沒人接,此外,此人訂購時會不斷說「好吃,我還要買」、「準備要開店」。

此地址都有人收貨,貨運公司從未退貨回來。葉小姐與蕭姓婦人互動過程有不斷提醒要付款,而蕭姓婦人都說有付款,但葉小姐刷存摺都沒見到款項。葉小姐表示,這種行為實在不值得相信,因此不再理會,「說實在的,買菜忘記付錢不只她一個,但是其他人提醒了就會補錢,我們始終忘不掉這件事。」

新竹菜農葉小姐看到新聞,致電表示自己也曾受騙(照片提供/葉小姐)

有機農友謝小姐損失最大,超過十萬元

另一位在苗栗銅鑼經營有機農場7年的謝小姐被蕭姓婦人詐騙的金額最大,損失超過10萬。謝小姐在2019年7月接到蕭姓婦人來電,蕭姓婦人表示曾在台北開過餐廳、想支持農民,從7月至9月接連訂購了7次乾丹參、白米、櫛瓜、仙草等農產品,其中2次最大筆的訂單是蕭姓婦人說要求捐給寺廟的,分別是400公斤、300公斤的米。謝小姐表示,蕭姓婦人是以家用電話訂購,留下的地址也是「雲林縣麥寮鄉橋頭村仁德東路299號」,此人要求捐的寺廟是高雄的圓照寺及大甲的永光寺。

謝小姐的丈夫老家在台西,有時回家會順路送貨,送貨到蕭姓婦人留下的地址時,蕭姓婦人會出來收貨,曾表示自己原先住台北,此住處是兒子的房子,因媳婦生病來協助照顧孫女。謝小姐過去和客人互動方式為貨到沒問題再匯款,蕭姓婦人則從未匯款,每次催款總以「我哥哥的錢還沒進來」、「再等我一下」等理由拖延。

謝小姐本以為只有自己受害,且也討不回帳款,因此沒繼續追究,看到新聞後才發現此人是慣犯,「我們以為她有困難才還不出錢,沒想到姑息養奸,害了別人!」

其他農民提醒:不付就催,若催了也不付,下次拒絕往來

農民東西一經寄到,錢還沒入帳的狀況並非新鮮事。在花蓮務農的陳小姐在疫情期間銷售自家蔬菜箱,一開始也未要求客人先付款,本著「客人收到貨,確認沒問題再轉帳」的體貼心情,不料卻發現寄出蔬菜箱後,有的客戶遲遲未匯款,陳小姐表示,所幸客戶只是忘記,提醒之後都有匯款,但倘若真的沒入帳,金額不大就算了。

在台東務農16餘年的林義隆表示,自己有一半的客戶選擇貨到付款,貨到付款需要花一點手續費,自己會計入服務成本;另一半客戶則選擇轉帳,且自行負擔手續費,理由是「對雙方都簡
單」,他平時會對帳,交易原則是「知道是誰不付就催,催了也不付,下次拒絕往來」,而若不是老客人,不會ㄧ次寄太多數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