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梨田抓老鼠,讓專業的來!猛禽晝夜守護,不用老鼠藥的「鴞旺來」上市

吃過「老鷹紅豆」,再來吃一口為守護猛禽而捨棄老鼠藥的「鴞鳳梨」!為防老鼠危害,農民常在田間放老鼠藥,然而老鼠中毒又被天上猛禽捕食,連猛禽也間接中毒送命。為兼顧生產及生態,屏東科技大學鳥類研究室2020年在屏東縣高樹鄉鳳梨田中設立棲架,吸引猛禽來棲,以生物防治來取代老鼠藥。根據棲架上的自動攝影機紀錄,白天會有黑翅鳶、鳳頭蒼鷹,晚上則有領角鴞,這些猛禽抓老鼠的功力一流,最高紀錄一天可以抓 9 隻!

現已有 6 公頃田區加入這個計畫,產出不用老鼠藥的「鴞鳳梨」。新住民阮氏政在今年開始在田間設棲架,發現真的來了很多猛禽抓老鼠,也省下了用藥的工;陪伴偏鄉學童的善導書院也參加計畫,產出的鳳梨製成鳳梨酥販售,挹注研究計劃的遠雄人壽為實踐社會責任,訂購1350盒行動支持。

「鴞旺來」禮盒(照片提供/林惠珊)

老鼠危害鳳梨田,放老鼠藥卻使猛禽間接中毒

老鼠危害鳳梨的關鍵時段為12月至翌年2月的催花期,以及鳳梨果實成熟時。對農民來說,催花期是主要防治時機,催花成功長出的花芽又稱「紅喉」,口感嫩易被老鼠啃食;採收前的鳳梨也會因為成熟風味吸引老鼠前來,但被咬出一個個洞會影響賣相,因此農民會在田邊放老鼠藥防治。

「老鼠藥不是只有老鼠會吃到喔!」屏科大生物資源博士班研究生林惠珊表示,老鼠藥還可能會進入蝸牛、白蟻體內,在食物鏈中層層累積,吃了老鼠藥的老鼠或昆蟲再被更高階的生物吃掉,例如:貓頭鷹 (鴞)、黑鳶,都會有間接中毒的風險。

猛禽間接中毒的事件已非新聞,過去《老鷹想飛》紀錄片中就拍攝到黑鳶因食用浸泡過加保扶的穀粒而死,因而催生出不毒鳥、符合產銷履歷的「老鷹紅豆」品牌。老鷹紅豆推手林惠珊本著對生態環境的愛,今年初恰逢遠雄人壽希望發揮企業責任,挹注研究經費,於是把相同概念延伸到了貓頭鷹及鳳梨,希望讓鳳梨田成為猛禽的棲地。

被老鼠啃食過的鳳梨(照片提供/洪孝宇)

鳳梨田間設棲架,吸引猛禽來捕鼠

要讓鳳梨農不用老鼠藥,以兼顧生態與生產,必須要提供更好的防治方式。自2017年起,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在防檢局支持下,開始在田間設立棲架,於2016年至2017年間因承接林務局計畫而設立鳳梨田區旁的巢箱,而架設這些棲架和巢箱的靈感源自於國外的「猛禽防治」,意即透過肉食的猛禽捕獵昆蟲或老鼠等方式來替農田防治,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洪孝宇表示:「等於是猛禽為農民提供生態服務。」

每根棲架高約5至7公尺,材質為竹竿,用固定繩、營釘或鋼筋架設在遠離住宅和電線竿的空曠農地。因為倘若棲架旁邊有樹或電線桿,猛禽就有多個選擇、不見得會停在棲架上。棲架裝上自動攝影機更是創舉,「棲架在國外不稀奇,但還沒在文獻裡看到有人裝自動攝影機,」洪孝宇說明,這是為了有效監測停在棲架上的猛禽種類及數量。

棲架裝自動攝影機需要定期維護,每月要更換一次電池及記憶卡,洪孝宇表示,相較於傳統的定點定時肉眼監測,棲架裝攝影機的監測效率大大提高,等於是好幾個地點24小時不間斷監測。從收集到的監測影片發現棲架上非常熱鬧,有黑翅鳶、鳳頭蒼鷹、領角鴞,這些猛禽白天黑夜輪流出現,用牠們銳利的鷹眼守護農田,消滅「鼠輩」。

棲架吸引黑翅鳶駐留(圖片提供/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

捕鼠大將領角鴞,量身打造巢箱以供繁殖

鳳梨田棲架上最常出現的面孔,就是在夜間現身的領角鴞,目前監測到一晚吃了3隻老鼠;白天現身的黑翅鳶則是目前紀錄保持者,一天抓了9隻老鼠。

9隻老鼠算多嗎?據高樹鄉的銀獅青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洪銘聰表示,鳳梨採收時,老鼠吃鳳梨,每顆鳳梨只會咬一口,不會吃乾淨,約10隻老鼠就會使五分地的鳳梨田完全遭殃。洪孝宇補充,棲架的設立是讓農田生態達到平衡,恢復自然的食物鏈,田裡老鼠多猛禽就抓得多,老鼠少就抓得少,「老鼠不會完全被消滅。」

研究人員還特地為領角鴞量身打造了巢箱。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的田野執行陳宏昌說明,巢箱的設計是為了補足天然巢洞的不足,天然巢洞通常會出現在樹徑較大的樹,但這些樹多位於靠山的里山區域,平地的樹一般來說樹徑小、難有樹洞,所以在田區附近懸掛巢箱,可讓領角鴞在箱內繁殖,巢箱開口設計為直徑8公分,這size是領角鴞限定,「臉過身就過。」

領角鴞初離巢之幼鳥(圖片提供/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

YouTube video

領角鴞捕鼠精彩畫面(影片提供/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

農民:看到老鷹心情好,捕鼠成效很有感

目前6支棲架均設置在屏東縣高樹鄉的鳳梨園中,其中一處是阿九農場,經營人阮氏政是越南籍新住民。來台20年的她,4年前在丈夫受傷後接手種植2甲大的鳳梨園,「以前我都在家裡照顧孩子,出來賣鳳梨遇到很多問題。」語言及文字差異都讓阮氏政在栽培及銷售鳳梨上飽受困擾,後來在兒子的小學老師幫助下才慢慢上手。

阮氏政表示,過去丈夫種植鳳梨是採慣行農法,兒子的老師建議她減藥迎合消費市場趨勢,現在採下的鳳梨送驗都是零檢出。而不用老鼠藥,她也必須要調整種植方式,在採收前修剪鳳梨葉及雜草,讓老鼠無處可躲,也讓天空中的猛禽能夠一目瞭然。她觀察,今年架設了棲架後,來田間駐足的猛禽越來越多,「我覺得老鼠有變少,看到老鷹來,下田心情也會變好,」而不用老鼠藥也省下了不少工作時間。

提供猛禽間歇的棲架(攝影/林怡均)

善導書院:務農是最好的生態教育

還有一處棲架設置在善導書院,善導書院長年陪伴偏鄉學童,透過勞動學習獨立。院長陳文靜表示,書院裡學童普遍家庭功能匱乏,有的是雙親無心照顧、有的是隔代教養,透過學校或是教育局推薦來到書院。書院是學校與家庭的橋樑,也訓練孩子「從被照顧者慢慢成為照顧者」,除了學習煮飯等家務,也會有農事、烘焙等課程,以農事為例,包含生產、採收到理貨打單都要學習,往後便有一技之長。

善導書院對每個孩子分文未取,而支撐書院工作人員薪資、硬體維護的就是農作物的收入。書院周邊共有2.6公頃的農田,其中1公頃多是鳳梨,栽培過程均不用農藥及化肥。陳文靜表示,書院還跟附近農民契作了3.3公頃的鳳梨,書院最大宗收入都是靠鳳梨,銷售主力為鮮果,另外也會製作果餡和果乾。

書院的鳳梨田不用農藥也不用老鼠藥,對生物來說是非常理想的棲地。陳文靜表示,讓孩子知道友善環境的農耕非常重要,因為書院位於水源保護區內,保護環境能讓喝水的人、生物都受益,而這樣栽培出的鳳梨能創造更高的價值,也會讓孩子看到守護環境是會得到認同、得到回報的。

除了猛禽,紅尾伯勞也會抓老鼠(圖片提供/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

企業行動支持「鴞旺來」,實踐社會責任

阿九農場及善導書院等所產出的「鴞鳳梨」被製作成鳳梨乾、鳳梨酥,包裝成「鴞旺來」禮盒,挹注研究經費的遠雄人壽已認購1350盒,屏東科技大學也會購買果乾行動支持。遠雄人壽總經理趙學欣表示,企業參與ESG或是CSR等環境永續行動是世界趨勢,除了經費挹注,公司也經常揪在地夥伴來書院當志工,參與農事、彩繪巢箱,在志工心中種下關心生態、偏鄉學童的種子,後續也會繼續以經費支持生態研究及認購農產品。

屏東科技大學校長戴昌賢則表示,民眾受到生物美麗外型的吸引而願意參與、關心,這對生態來說是好事,貓頭鷹是智慧的象徵,也是食物鏈的頂端,透過消費、企業贊助研究經費可以讓鳳梨農民兼顧生產與生態,「每個人都能享受到生態保育帶來的好處。」

老鷹公主林惠珊繼「老鷹紅豆」後再推出「鴞旺來」(照片提供/屏科大)

想購買「鴞鳳梨」相關產品由此去:

1.善導書院:https://www.sundoor99.org

2.阿九農場:https://farm-5959.business.site

鐵盒子守護計畫-以行動支持上下游

《上下游新聞》是一個專注於農業、食物、環境等公共議題的媒體,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任何付費委託報導,維持新聞獨立自主。我們以報導促進公共利益,搭起農民與消費者的橋樑。誠摯邀請您贊助上下游,讓我們可以走得更穩健,為這塊土地盡心盡力。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贊助即贈送乙張市集禮券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贊助者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新聞年度報告
  • 贊助者年會
  • 贊助即贈送市集禮券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