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大停課,校園午餐蔬菜告急!改送拍賣、做蔬菜箱都困難,耕鋤報廢已上演

疫情讓全台許多學校改採線上教學,團膳業者及農民再次遭殃。4月起,全台各級學校出現零星停班停課,隨疫情升溫,目前各縣市政府陸續宣布今 (23) 日起高中以下學校改採線上教學一週,停課使得全台團膳業者哀鴻遍野,粗估本週損失總計達4.5億元,而原先供應團膳蔬菜的農民則措手不及。

短期葉菜銷售壓力最大,因為貯藏時限短,產地農民有的直接放棄不採、有的則寄拍賣、轉售給小包裝或是蔬菜箱業者,但現在產地直銷蔬菜箱熱度不如以往,寄到拍賣市場也很難賣。蔬菜之亂再度上演,農民及團膳業者均感無奈,全國餐盒同業公會理事長陳明信更直言:「這些事情(去年)發生過,前段時間也可預期,如果是一個大有為的政府,怎麼會沒有多方超前部署?」

停課導致產地已經長大的蔬菜無處可去(攝影/林怡均)

團膳業者被停課,產地農民被停單

全台19縣市及六都行政區陸續宣布,5月23日至27日採線上教學,僅剩新北市、金門縣及連江縣零星學校有實體課程。線上教學意味著學生不會到校用餐,負責校園午餐的團膳業者崩潰不已。陳明信表示,今年 4月以來,全台各地因臨時停課造成的食材耗損累計高達 1 億元,現在幾乎是全台學校都停課,「一天營業額損失是 9千萬。」

陳明信說明,相較於去年,今年停課狀況紊亂,一個班級若有學生確診即全班停課一週以上。學校大多在前一天晚上才通知業者隔天減餐或是停餐,食材都早已準備好,只好捐給社福團體或食物銀行。

供應368所學校營養午餐食材的新北果菜運銷公司也有同感,該公司供銷組長塗伶群表示,每間學校決定停課時間都不同,有人晚上八點打電話,有人半夜十二點,甚至有凌晨四點打來緊急取消的,學校現在也因為人數增減而不斷改菜單,「上週蔬菜訂單還有80公噸,這禮拜只剩2公噸」。

學校團膳業者訂購的蔬果及肉品絕大多數都是國產,本週全台都停止供餐,陳明信直言:「說真的,最倒霉的還是農民,供應團膳的蔬菜都是計畫性排程,他們的菜能賣去哪?」

面對全台大停課,團膳業者損失慘重(攝影/林怡均)

專注生產單一品項,緊急狀況時難轉賣

陳明信一語道出產地農民心聲,雲林縣西螺鎮蔬菜產銷班第74班班長廖瑞生無奈表示,本週全部客戶幾乎都停單了,連雲林縣都在半夜十二點臨時宣布停止到校,「好像宣布颱風假一樣,弄得農民很困擾」,因為這些出貨的蔬菜都已整理完畢、貼上標籤,「你問我怎麼麼辦,我也很想知道。」

廖瑞生說明,產銷班原本每週供應有機蔬菜量為50公噸,因應前陣子陸續停課,產量已經減少到20公噸,現在幾乎全台停課,銷售量更少得可憐,但農民的生產成本都已經投入。產銷班本週損失就超過100萬元,攤提到每個農民身上,每位農民損失約4萬至10多萬不等。

雲林縣西螺鎮新社果菜生產合作社執行長李慶國則表示,停課影響到的農民數量應該不少,「我就接到三、四個供應團膳的農民打來求救」,目前幫忙售出約1000多公斤。李直言,供應團膳的農民普遍種植單一品項蔬菜,可是單一品項遇到緊急狀況,轉售壓力是最大的。

農糧署建議轉售,但送拍賣、做蔬菜箱都困難

農民有難,農糧署知道嗎?農糧署副署長蘇茂祥樂觀表示,因爲日前豪雨,現在全台果菜批發市場的葉菜成交價格相當不錯,五月以來台北果菜批發市場葉菜類均價為每公斤31元,比去年同期多了27.6%;全台果菜批發市場則為26.8元,比去年同出高29.6%,「現在菜價不錯,生產團膳蔬菜的農民都可以轉供,不可能會有農民耕鋤。」

過去兩年團膳蔬菜遭遇問題時,都靠蔬菜箱販售突圍,今年能如法炮製嗎?李慶國表示,消費者選購蔬菜箱偏好一箱裡面有多樣品項,但產地農民多是特定品項專業種植,「我們合作社有供應小包裝蔬菜也有賣蔬菜箱,但跟我們一樣的人真的很少」。而且今年產地蔬菜箱也不如去年熱銷,因為都市的超市量販都有外送買菜的服務,消費者直接買產地蔬菜箱的詢問度不高。

「這次停課毫無預警,我根本還沒想到要準備做蔬菜箱」,廖瑞生嘆氣道,產銷班供應的蔬菜品項不多,一整箱好幾公斤同品項蔬菜也會給消費者帶來壓力,「因為蔬菜已經成熟,又找不到人買,想到採收還要請工,不如報廢還省一點」,有的班員改送批發市場拍賣,但狀況並不樂觀。

廖瑞生說明,產銷班專供團膳,平常很少送批發市場拍賣,現在臨時轉寄拍賣,「我們的拍賣編號對承銷商來說很陌生,他們也不太會買」。另外,專供拍賣的蔬菜都是當天採收、整理後出貨,團膳蔬菜為計劃性生產,通常會提早一兩天採收整理,「菜的大小、新鮮度都不一樣,不同銷售目標的蔬菜本來就品規不同,臨時轉售會被當成次級品拍賣。」

據雲林多位農民反映,現在已經有四、五位種植團膳蔬菜的農民,放棄採收,已將田區耕鋤。

團膳蔬菜的規格與送批發市場的蔬菜不同,難以臨時轉賣(攝影/林怡均)

蔬菜轉售希望渺茫,農民希望減免利息或展延還款

更何況批發市場的承銷商買的菜也變少了,因為食材使用量最大的餐飲業,沒有客人就不會買菜。團膳蔬菜也很難寄望供應連鎖通路、國軍、監獄,因為這些通路原本就有契作農民,「很難擠進去,真的。」

另一位雲林二崙鄉的菜農陳先生則表示,農糧署一直說可以送拍賣市場,菜價很高,隨便都賣得掉,「可是北農有限制交貨量,根本就賣不進去」,北農希望農民改送其他拍賣市場,但其他市場的成交價格與北農根本無法比。

農糧署副署長蘇茂祥還拍胸脯保證,供應團膳蔬菜的農民若有困難,雲林縣漢光果菜生產合作「有多少蔬菜都會收」。但雲林縣幾位載運蔬菜的貨車司機看到現場後直言,「(漢光)光是自己的蔬菜就處理不完了」,另一位菜農阿成也表示,求助的農民中,能得救的是少數中的少數。

廖瑞生直言,農民沒了收入,但養家糊口仍要支出、貸款壓力也還在,希望農委會能減免貸款利息或是展延、延後還款時間,讓農民能夠喘息。李慶國則表示,有些農民把菜耕鋤,但有些合作社場的小包裝蔬菜訂單可能會成長,建議農糧署成立平台協助調度,才能讓產地蔬菜有效流通。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