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洗選能解決缺蛋?大企業贊成,雞農憂變「打工仔」 專家:洗選不是萬靈丹

全台缺蛋情況邁入第二年,農委會今 (11) 日召開蛋雞產業精進措施專家會議,重點措施包含補助禽舍改建、建立雞蛋滾動倉儲制度以及全面推動洗選蛋。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承認禽流感狀況比官方數字還要嚴重,導致今年甚至明年都會缺蛋,農委會已設定5000萬顆雞蛋作為安全庫存量,接下來還會推動雞蛋全面洗選,整頓整個蛋雞產業。他強調,全面洗選才能將病毒阻絕在產地,會請洗選協會整合執行,「絕對不會排除小農」。

與會的大型業者如卜蜂、大成均贊同全面洗選及改建雞舍,但與會學者認為,政策還需調整,現在雞蛋多為老母雞的蛋,較為脆弱並不適合洗選;此外,防疫也要考慮使用疫苗,而非只著重在雞舍改建上。得知農委會政策的雞農則表示,全面洗選和契約化生產可能會導致大廠壟斷、小農退場,而且洗選蛋沒有保護膜之後需要冷鏈搭配,否則可能造成更嚴重的食安問題。

農委會預計今年推動全面洗選雞蛋(上下游資料照)

陳吉仲坦承:禽流感疫情比檯面數據嚴重

蛋荒持續延燒,據中華民國養雞協會統計,目前每日產蛋箱數僅10萬4251箱,是2019年8月以來最低。陳吉仲坦承,國內雞蛋需求量增加,但產量嚴重不足,禽流感實際染疫情況遠比防檢局公布數據還嚴重,今年或是明年可能都無法滿足國人的需求,因此不得不專案進口滿足國內需求,但進口雞蛋不應常態化,農委會已盤點產業所有問題,包含統進統出、雞舍改建、雞糞、洗選以及產銷制度,擬定精進措施草案。

因應本次缺蛋,農委會3月進口605萬顆雞蛋,預計4月和5月再分別進口3000萬和7000萬顆蛋。防檢局副局長徐榮彬表示,有些會是以液蛋形式進口,這些進口是短期專案,長遠來看國內雞蛋需要穩定產銷秩序,因此接下來會建立滾動倉儲制度。考量到雞蛋保存時間,安全庫存量設定為5000萬顆,可在缺蛋時支應約一個月左右。農委會盤點也發現每年缺蛋主要集中在1月至5月,預計將在每年10月評估建立下一年庫存。

缺蛋受到全國關注,農委會召開蛋雞產業精進措施專家會議(截自會議畫面)

蛋雞產銷資訊與實況長年有落差,雞舍防疫以及雞糞處理等環保問題也經常被詬病。徐榮彬說明,農委會過去兩年來建立蛋雞產銷資訊平台,每週定時公布數據,接下來也編列預算每月定期訪調蛋中雞場以及蛋雞場,掌握生產現狀。未來會補助國內傳統開放式雞舍改建,非開放式雞舍最高補助450萬元,水簾密閉舍最高補助1000萬元,貸款前兩年免息,如要改建成兼具防疫和動物福利的雞舍則優先輔導。

農委會補助雞舍改建是為了防疫,徐榮彬強調,因擔心病毒變異,且目前例行使用禽流感疫苗的中國、越南、埃及、印尼、墨西哥等國也無法有效控制禽流感,所以仍不考慮打疫苗。

此外,為了加速產業升級,接下來會推動雞蛋全面洗選,預計將規範早餐店、餐飲及烘焙業者都要使用洗選蛋。徐榮彬認為,雞蛋全面洗選能一舉解決產業所有問題,包含生產端落實統進統出以及契約化飼養,以提高生物安全,洗選過程逐顆噴印則能清楚掌握產量並落實溯源,且透過機器進一步把雞蛋分級計價來提高雞蛋品質及經營效率,洗選後的雞蛋則能透過倉儲來做產銷調節。

農委會打算推動全面洗選,來解決雞蛋事業的防疫、產銷等問題(攝影/楊語芸)

農委會計畫今年推全面洗選,大企業雙手贊成

與會大型業者均認為洗選蛋是「正確」的政策方向,但前提是要提升產業規模。台灣精緻洗選蛋品協會理事長吳清德表示,缺蛋導致雞蛋價格紊亂,也讓散裝雞蛋價格高過洗選蛋,但事實上洗選蛋的生物安全是比散裝雞蛋妥善得多,整體問題也少很多,且洗選過程如果發現特定牧場的雞蛋耗損比較少,意味著品質較好,業者會給予牧場獎勵金,透過利潤回饋讓產業達到雙贏。

大成長城集團總經理韓芳豪則認為,要推全面洗選,就不能只有道德勸說,因為廠商要算成本、有生存壓力,唯有市場需求變大,洗選才有可能更進一步。今年大成投資兩個洗選場,每小時量能可達30萬顆蛋,但卻因為缺蛋而無法運轉,因此希望農委會能儘速恢復產能,尤其要思考牧場的差異性,「飼養規模3萬羽以下的小農對我們來說是沒有效益的」,透過規模生產才能吸收優秀人才、產業才有未來。

「蛋雞應比照肉雞產業改革」,卜蜂集團董事長鄭武樾表示,他在國內有200萬隻蛋雞、3座洗選場,洗選場是為了配合農委會政策,但經營都是虧錢的,這意味著雞蛋的產銷需要回歸市場機制,建議農委會應好好結合企業和蛋農,比照肉雞產業契約化經營,肉雞產業裡,企業建置屠宰場,與雞農簽訂契約、保證價格收購,讓農民有利潤,「我們會照顧小農」。

上下游新聞問卷
農委會認為推動雞蛋全面洗選可以徹底改革蛋雞產業的所有問題(資料來源/防檢局)

洗選蛋、雞舍改建就能解決問題?與會學者意見紛呈

洗選蛋、雞舍改建真的能解決蛋雞產業長年沉痾嗎?中興大學動物科學名譽教授許振忠表示,傳統雞舍難應付氣候變遷,如果日夜溫差超過8°C就會造成雞隻緊迫、產蛋率下滑,「雞舍改建是勢在必行」。他鼓勵蛋農配合政策,同時建議農委會除了改善硬體,也要提供教育訓練,才能確保養雞場的生物安全。

「生物安全」的目的是要阻絕看不見的敵人於千里之外,許振忠認為,裝載雞蛋的蛋箱以及雞舍內老中青三代同堂問題不易解決,「洗選蛋是唯一解方」。農委會可以協助產業成立洗選中心,雞農送蛋進來、換乾淨的蛋箱回去,洗選中心再以一次性包材分裝、出貨給通路,如此一來可以讓蛋箱充分消毒重複使用,雞農、蛋商都可以成為洗選中心的股東,一同分潤分工。

農委會打算今年就開始推行全面洗選,但台灣大學動物科學技術系副教授魏恆巍認為,目前國內雞群尚未更新,多靠老母雞苦撐,老母雞產蛋率低,而且產下的雞蛋大顆、殼又薄,洗選反而會容易弄破雞蛋造成損耗,應該等雞群更新,雞蛋的品質和產量都提高再推行比較合適。

密閉舍能完全阻絕禽流感嗎?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特聘教授陳志峰直言,從防檢局2020年至今公布的禽流感撲殺數據分析,三年多來撲殺了168個禽場,其中密閉式16場,非開放式143場,開放式禽舍僅9場,「從這些資訊來看,很難理解為什麼要補助改建密閉式雞舍」。國際上都已經因為禽流感問題開始研究打疫苗的可能性,打疫苗能夠減少動物損失,他特別提醒農委會要做好準備,「真的可能會有打疫苗的這一天」。

學者認為,目前不是推動全面洗選的好時機,從撲殺數據來看,密閉舍並非防疫最佳選擇(上下游資料照)

雞農:不想被大廠壟斷,變成大集團的打工仔

農委會寄望以雞蛋全面洗選、契約化生產來挽救蛋雞產業,但是實際生產的雞農和業界人士卻未必都認同。台中市養雞協會理事長陳佑澈表示,肉雞產業大都是契約生產、固定價格收購,但雞農對於毛雞收購價格沒有太多置喙空間,利潤都控制在買方大企業集團的手中,契約對雞農的保障是非常有限的,倘若買方拖欠款項,抑或是以不合理藉口扣錢,吃虧永遠都是雞農。

雲林縣肉雞農吳先生同樣對於契約化生產不以為然,他直言,白肉雞產業中,雞農只是大集團的打工仔,即使飼養品質提高,得到的報酬或獎勵金與付出是完全不成正比的。南部蛋雞農蘇先生則表示,洗選蛋的保存時間遠不如常溫雞蛋,推動全面洗選的前提,在於集貨場、通路到餐廳都要增加冷藏設備搭配,勢必得有足夠資本才能做到,最後恐怕會造成大場壟斷、小場全部離牧的慘況。

全面洗選並非萬靈丹,沒搭配冷鏈更危險

「沒有搭配冷鏈,洗選反而更危險」,不具名的畜牧產業內人士G先生直言,現在國內超商超市等通路都是採購洗選蛋,仔細看會發現有的洗選蛋並沒有放在冷藏區,雞蛋表層的生物膜經洗選去除後,氣孔會因溫度熱脹冷縮,倘若洗選後的運輸、販售沒有維持冷鏈,溫度回升的過程中,細菌會更容易經由蛋殼表面的氣孔進入雞蛋中,引發的食安危機是更恐怖的。

從禽流感、芬普尼等風波發生以來,農委會每次遇到雞蛋問題就說要推洗選。G先生認為,洗選是為了減少細菌感染的風險,但細菌不見得只從蛋殼外感染,也有可能是雞隻體內感染、病毒傳佈到雞蛋內部。

以歐洲為例,歐盟並未推廣洗選蛋,反而是直接對雞施打沙門氏菌疫苗來防疫,並輔以紫外線殺菌;美日兩國雖然推廣洗選蛋,但美國是採取全程冷鏈,並放寬飼養規模3000隻以下蛋雞不用洗選;日本則採取沙門氏菌疫苗與冷鏈並行。G先生指出,「台灣應認真研究各國做法,而非一直把洗選當成唯一解」。

早餐店或雜貨店常擺著散裝雞蛋,因為沒有洗選反而能夠常溫保存較久(上下游資料照)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