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倆投入文蛤產業,逐漸受到父親的認可,共同尋找產業出路。(照片提供/打寶蛤)

賭上青春養文蛤,姐弟從養殖到行銷一肩扛,創「打寶蛤」台灣唯一有機文蛤

彰化縣芳苑鄉這個濱海小漁村,有個特別的名字叫「漢寶」,這裡沒有賣漢堡,卻有享譽全台、清甜可口的文蛤。這幾年氣候變遷,文蛤特別不好養,就在外界不看好彰化文蛤產業發展時,卻有一對姐弟檔賭上青春,在這塊祖先留下,被稱作「風頭水尾」的土地上,投入文蛤養殖,與家人共同面對環境挑戰。

姐姐楊宜樺爽朗又外向,從小就開始文蛤,從生產現場到品管出貨都能統籌管理,弟弟楊家泓更是為了搞懂水產病害根源,硬生生從外文系轉唸海洋生物系,以科學精神挑戰水產養殖,更創紀錄取得台灣第一個有機文蛤、黑蜆認證。她把自家文蛤命名「打寶蛤」,取自「打飽嗝」諧音,也代表漢「寶」村的優質文「蛤」,更期許文蛤粒粒「飽滿肥美」。

姐弟倆投入文蛤產業,逐漸受到父親的認可,共同尋找產業出路。(照片提供/打寶蛤)

文蛤80公斤一肩扛起,姐姐楊宜樺能文能武

雖然大學讀文創,但楊宜樺卻排斥被人稱為「文青」,她自豪地說,自懂事以來就跟大人坐在池邊挑文蛤,她更豪邁地說,「你信不信,三尺外我就看得出這顆文蛤是好的還是死掉含沙。」別看她是一位嬌柔女子,文蛤裝袋 80 公斤,也毫不扭捏扛得起來。

「打寶蛤」的要從十年前說起,楊宜樺當時還在台北教育大學讀文創系,大四作畢業製作時,她心想「既然要花時間做品牌分析,不如做自家文蛤」。於是從市場調查開始,用一整年時間研究故鄉的文蛤產業,並為家族文蛤量身打造品牌。

她把自家文蛤命名「打寶蛤」,取自「打飽嗝」諧音,也代表漢「寶」村的優質文「蛤」,更期許文蛤粒粒「飽滿肥美」。她建立官方網頁,詳實比較各產區文蛤的差異,相對於台南純海水養殖文蛤鹹味明顯,彰化文蛤有「半淡鹹水養殖」、「砂質土壤」等特性,以此強化彰化更加清甜好吃的優點。

楊宜樺從懂事開始就在池邊挑文蛤,對文蛤說是又愛又恨。(照片提供/打寶蛤)

2014 年畢業後,她帶著使命感回鄉投入家族產業,第一年就透過網站吸引日商採購,更野心勃勃地想將自家文蛤推銷到超市通路。不過大型通路並不容易打入。一年後,她自覺經驗不足,決定先去台北闖蕩,投入行銷公司累積實戰經驗。

楊宜樺再度離鄉後五年,當年的跟屁蟲弟弟楊家泓也已大學畢業,這回換成弟弟接力回鄉,準備大顯身手、印證所學。

弟弟楊家泓外文系轉到海洋生物系,為養殖練功

與姐姐截然不同,楊家泓是個沉默執著的大男孩,在他求學那些年,彰化文蛤不時大量暴斃,眼見父親對病變一籌莫展,讓他有股說不出的鬱悶,憤然從高雄科大外文系轉學到中山大學海洋生物系,立志由海洋科學找到突破病害的方法。然而轉學一事家人完全被蒙在鼓裡,直到學期末才得知,驚訝到嘴巴合不起來。

從外文系轉讀海洋科學,楊家泓頗有棄文從武的氣概,不過他說「轉學之後才發現,原來海洋生物系課程跟養殖一點關係也沒有」。但是他也相信,科學精神是相通的。畢業後回家,楊家泓開口就要養文蛤,這一股理工人的執著,與上一輩的養殖觀念間出現極大的落差。

楊家泓養文蛤第一件事情,是將魚塭翻土曬池一個月,讓底土累積有機質分解,但這種作法不僅讓老漁民嗤之以鼻,更引來鄰居抗議:「你們曬池,害我們旁邊魚塭滲流過去,水怎麼都補不滿」。父親臉皮薄,受不了閒言閒語,回家裡就找楊家泓質問「你到底曬夠了沒有?」楊家泓依舊不為所動。

楊家泓嘗試減少放養量、嘗試益生菌,標新立異的作法,再度引來鄰人閒言閒語。但楊家泓堅持改變舊觀念,例如養殖區有許多畜牧場排水,過去被認為是營養源引入蓄水池,不過這些過度優養化的肥水卻可能造成底土病變,因此不再引入,卻引來兩代人觀念衝突。

第一年父子觀念衝突、摩擦不斷,只好各自打電話找正在台北上班的楊宜樺訴苦,楊宜樺成了夾心餅乾,遠端調解兩人紛爭。

楊宜樺跟楊家泓姐弟,有分工也有爭論,但家人彼此愛護的心,讓他們共同傳承家業,成為彼此後盾。(攝影/林吉洋)

疫情衝擊外銷抽單,楊宜樺義不容辭當救火隊

除了父子觀念不同,肺炎疫情更是生死存亡之戰。

希望上下游網站更好用嗎?請大家幫我們填寫問卷!

感謝大家的閱讀支持,上下游新聞即將邁向第14年,除了內容的精進,我們也將針對網站呈現、閱讀檢索以及發送平台等,擬定新的調整方向。

我們將進行兩個步驟的調查:

  1. 懇請您幫忙填寫這份問卷(約5─10分鐘),協助我們理解讀者的輪廓
  2. 我們將主動邀請幾位讀者,進行線上訪談(約40分鐘),更詳細的理解使用者體驗。

再次感謝您的支持與參與!

日本飲食習俗中,吃鰻魚飯搭配黑蜆味噌湯,2017 年前後興起一波日本客戶委託代養黑蜆的訂單潮。2019 年楊家接到一筆來自日本 50 噸的黑蜆訂單,即將交付時碰上疫情爆發,日本國內需求劇減,客戶坦言已無力採購,近千萬外銷訂單變滯銷,爸爸楊宏籲急如熱鍋上螞蟻。

黑蜆在日本雖被視為營養補品,在台灣卻苦無銷路,楊宜樺心想「再不回來,家裡可能倒了」,當機立斷辭掉工作。她不僅四處投石問路,還把黑蜆做成真空料理包以利存放,更直接殺到台北希望廣場擺攤,憑著三寸不爛之舌,推銷黑蜆營養價值,拚盡全力保護價格化解危機。

疫情危機也是轉機,讓楊宜樺再次燃起壯志,重新歸隊掌舵。弟弟負責養殖,爸爸從旁協助,按計畫生產。媽媽擔任分級品管出貨,楊宜樺擔任統籌管理並對外拓展業務。每天晚飯後是「打寶蛤」家族會議時間,歷經存亡危機反而轉化為強大向心力,讓團隊漸入佳境。

日本飲食習慣裡的黑蜆,專門做為味噌湯的配料。(照片提供/打寶蛤)

爸爸有經驗,兒子靠科學,兩代互相吐槽也互助

彰化是文蛤老產區,永興、王功、漢寶三大養殖區合計超過 1300 公頃魚塭,曾是台灣最大文蛤養殖聚落,如今一退再退屈居第三。以 2021 年數據來看,彰化文蛤年產量 6467 公噸,遠遠落後雲林縣的 31450 噸,甚至只有新興產區台南市的 13057 公噸一半。彰化文蛤養殖的衰落,也可歸因於產區條件日益惡化。

由於海岸淤積不斷墊高陸地,每個月只有兩次大潮時海水才能進入養殖區。此時進排水在同一條大溝,如果一池有病害就容易交互感染。面對水源條件及氣候條件日益惡化,許多漁民不願放棄過去高密度養殖習慣。

「老一輩會預期文蛤有折損率,習慣多放很多苗下去」,但楊家泓認為這是錯誤觀念,「你預期養多少就放多少」。他更偏好積極監測水源,只有在水源穩定的情況下,才將海水導入自己的蓄水池。

又如傳統漁民習慣目測水色判斷水質,但楊家泓卻秉持科學家精神,每天以顯微鏡觀測水質變化。父親譏諷「啊,那個沒效啦」,結果楊家泓透過顯微鏡發現問題、建議換水處理,但父親目測堅持沒問題,一個月後果然爆發紅藻。面對弟弟神準預測,這一回換父親啞口無言。

楊宜樺認為,兩代人對養殖的觀念落差,一部分是溝通的問題,另一部分也是傳統養殖觀念的縮影,只聽到風言風語卻不願深究問題:「做幾十年、懂七、八成的老手,檢討別人卻看不到問題,固執不願接受新觀念。」楊宜樺調解父子代溝,也看到彰化文蛤面對的困境。

楊家人用兩代人情感,經營打寶蛤品牌,用文蛤傳遞家鄉的風土滋味。(攝影/林吉洋)

百萬漁青不夠看,樂觀自信值「千萬」

採訪結束前,楊宜樺帥氣開出賓士休旅車接駁記者前往魚塭巡禮。當旁人恭維她是「百萬漁青」時,楊宜樺卻自嘲道「百萬漁青算什麼?我是千萬漁青,只不過是負債『千萬』」。她為提升自家水產加工廠設備環境,不惜貸款上千萬投入,巾幗不讓鬚眉的豪情可見一般。

楊宜樺說,從小對文蛤產業又愛又恨,「眼睛張開來就是挑文蛤,整個童年都賠進去,有印象以來,全家人從沒有出門旅行過,父親每天輪流守著 20 口魚塭,日曬雨淋絲毫不敢鬆懈。」所以年輕時,她曾經想逃離這產業,離開一望無盡的魚塭。

長大後,楊宜樺跟楊家泓一前一後返鄉從漁,她說「我們不承擔,魚塭終究還是在這裡,責任還是父母親在背負。」他們知道產業環境並不理想,但從不看衰自己,把青春年華當賭注,立志在文蛤產業走出新路。

以履歷品牌、有機養殖獲得十大績優產銷班肯定

現在「打寶蛤」除了走生產履歷之外,更創紀錄取得台灣第一個有機文蛤、黑蜆認證。他們以獨家秘方自製有機飼料,養殖全程不用藥,也已取得有機驗證,在主婦聯盟等有機通路銷售。在家族品牌穩固後,楊宜樺擔任產銷班班長,以「打寶蛤」為共同品牌,推動班員一同轉型,創新作法獲選為 2023 年十大績優產銷班。

養殖這條路並不輕鬆,對楊宜樺跟楊家泓這對姊弟而言,同齡人還在都市流連忘返時,他們選擇回到家鄉投入養殖產業。在這塊祖先留下,被稱作「風頭水尾」的土地上,他們用家族的凝聚力,共同面對環境挑戰,共享喜怒哀樂,卻也在過程中找到舞台,開始發光發熱。

打寶蛤推出全台唯一有機文蛤。(照片提供/打寶蛤)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