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蘭、靜雯這對母女檔一起工作,一起拌嘴也一起互相依靠,生活充滿歡笑。(攝影林吉洋)

我漁村我驕傲!東石女孩歸漁返鄉,扛飼料養魚,「魚塭千金」賣魚、直播漁村點滴

千金小姐令人想到嬌滴滴的女子,但是嘉義東石卻有一位「魚塭千金」,是個直率爽朗、樂觀進取的大女孩。從台北上班族到返鄉陪媽媽養魚,也斜槓在漁村經營自媒體,記錄一個漁村女子的生存經營之道。

她不只直播、寫故事來賣魚,也投入養殖生產,用肩膀與雙手扛起一袋又一袋的飼料包,在凜冽的東北季風下泡在冰冷魚池拉網收魚,在海風吹拂空曠的魚塭裡,用她豪邁的大嗓門傳遞聲音,也傳遞自己對漁鄉的認同感。

阿蘭、靜雯這對母女檔一起工作,一起拌嘴也互相依靠,生活充滿歡笑。(攝影/林吉洋)

為照顧家人返鄉,母女網路店「魚塭千金」

「千金」本名蔡靜雯,從小在風景宜人的東石鰲鼓村長大,海口民風剽悍,青少年多半喜歡打打鬧鬧,唯一共識是不愛讀書,蔡靜雯卻是罕見立志升學的乖寶寶。天資聰穎的她被校方寄予厚望,一路由校長、主任輪流接送,考上第一志願嘉義女中,又進入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一路順利升學的孩子,離家卻越來越遠。

爸爸以為「學傳播」就是當電視台記者、主播,但是靜雯畢業後沒去電視台,反而跑去旅遊業當業務兼導遊。留在台北賣肝拚了十年,2020 年離職換跑道,卻遇到媽媽身體出狀況,她先回家照料媽媽身體,不料疫情一路急轉直下肆虐三年,她就誤打誤撞走回兒時成長的魚塭旁,開始養魚賣魚人生。

當時家裡的事業包括魚塭跟水產運輸,媽媽阿蘭負責顧魚塭、爸爸阿杉跑載魚車,從屏東佳冬收龍膽、石斑,沿途賣給海釣場,最遠跑到新竹甚至新北。但是疫情猛升、海釣場被迫歇業,魚車沒了業務,又碰上中國停止活魚輸入,龍膽石斑產地價大崩盤,這讓靜雯突發奇想,轉作水產宅配殺出重圍。

她為自己跟媽媽的網路店鋪取了個響亮的名稱:「魚塭千金鮮魚鋪」,除了賣魚還斜槓在漁村 經營自媒體,記錄了一位漁村女孩從台北返回東石的路程,更呈現出現代漁村女子的生存經營之道。

返鄉歸漁,靜雯最珍惜的是晴空海風與腳踏實地的生活。(攝影/林吉洋)

第一次賣龍膽石斑就失敗,全家忙了好幾天才賺 500

第一次賣輪切龍膽石斑,靜雯找來阿嬤、表姊跟鄰居,一口氣殺了 600 斤大魚,大夥沒經驗忙活了老半天,殺魚殺到全身魚鱗魚腥,結算下來竟然才賺 500 元,幾乎瞎忙一場。老爸一聽心頭涼了半截,酸道:「靜雯啊,妳說要回來幫忙,是不是越幫大家越忙。」

不過她很快就調整策略,龍膽輪切仍舊太大片,小家庭不好料理,她發現對都市人而言,方便最重要,多樣化小包裝水產更好銷售。掌握消費習慣後,除了龍膽外,家裡的黑鯛、黃金鯧、金目鱸結合東石養殖文蛤、蚵仔,還有在地漁船漁獲,開始多種組合的銷售。

另類漁村自媒體:載醉酒老爸回家、歌唱比賽、鰻苗人生大獲好評

不過比起賣魚更有趣的是,靜雯經常在網路上分享東石生活的日常點滴,從拉網收魚到剖蚵、撈鰻苗,從參加全鄉歌唱比賽到去村里找喝酒醉老爸載回家,都變成她直播的題材。在她的直播下,漁村生活並不枯燥乏味,反而是個充滿人情味與生命力的歡喜城,也吸引超過萬人粉絲追蹤她的 IG。

靜雯一開始透過原本台北的人際圈開拓宅配業務,後來才發現,透過網路直播東石生活、寫日誌,不少新朋友關注「魚塭千金」IG 發文,從水產料理方式、還有爸媽收鰻苗的發跡史,讀者被靜雯率直的漁村生活紀錄吸引,成為下單訂貨的消費者,更不乏透過網路直購水產,結交各地朋友。

不過除了宅配業務外,大部分時間,蔡靜雯跟著媽媽顧魚塭,母女搭檔後,媽媽少了粗重的工作、多了師傅的角色,搬飼料跟下魚塭這類重活由靜雯一肩挑起,不過媽媽停不下來,靜雯時常囑咐媽媽要多休息。

對靜雯而言也不輕鬆,白天在魚塭、晚上忙出貨,還有網路內容定期更新,她毫不忌諱可以隨地趴在草堆裡倒頭就睡。一個頂真認分的傳統漁村婦女阿母碰到灑脫的女兒,鬧出不少笑話。

靜雯巡魚塭載運飼料,舉起 20、30 斤的飼料袋是司空見慣。(攝影/林吉洋)

誤以為「千金」落水,報警哭暈的純樸可愛媽媽

蔡家的魚塭就在鰲鼓溼地南面,六口魚塭緊鄰,某日母女倆分頭工作,媽媽阿蘭完成進度走上土堤,來來回回卻看不到女兒,越想心頭越驚,以為靜雯失足落水更焦急。「哇,害啊!」第一個念頭是打電話報警:「我女兒掉到魚池裡,緊來救人,緊派救護車來啊。」

女兒為了她返鄉,若意外落水「該怎麼辦才好?」阿蘭苦惱自己讓女兒跟來魚塭工作、卻埋下大錯,氣急攻心、方寸大亂。

她眼睛噙著淚水接起電話,模糊的視線卻看到寶貝女兒不疾不徐緩緩爬上魚塭,一肩扛著撈魚網、一臉呆萌悠哉走來,原來女兒還活跳跳。電話另一頭是趕來的救護車人員,要求提供失事地點,悲喜交加讓她心情轉折太大,阿蘭兩眼翻黑、雙腿一軟直接昏倒。

靜雯跑來抱住媽媽,電話另一頭的 119 人員問:「請問掉到魚塭的人還要不要叫救護車?」千金說:「喔是我啦,一場誤會啦。」轉頭問媽媽:「你要救護車否?」看到女兒「整欉好好」,虛弱的媽媽含著眼淚搖搖頭,兩個人互看一眼,好氣又好笑。

阿蘭跟女兒在一起雖然時常拌嘴,錢也似乎賺少了,但生活多了許多笑聲。(攝影/林吉洋)

媽媽阿蘭:女兒陪伴是此生未有的平靜幸福

綽號「阿蘭」的媽媽,本名林金蓮,是個非常純樸的漁村婦女,整天操心魚塭會不會出差錯,信仰特別虔誠,她總是祈求闔家平安、魚塭平安。她個子小不會游泳,整天在魚塭深池裡進進出出, 日積月累操勞成疾。

靜雯說,爸爸哥哥弟弟都是老粗,根本沒注意到媽媽身體已亮紅燈。印象中,媽媽為了養家,整天不停奔忙。暴雨淹水時,大家都忙著把家當搬往二樓,她卻往魚塭跑。靜雯回鄉跟媽媽一起工作,雖然母女倆時常拌嘴,但女兒的體貼,阿蘭點滴在心頭。

採訪這一天,剛好是拜神明的日子,純樸的阿蘭吐露自己這三年心情,「雖然賺到的錢變少,但卻是最幸福的時光。」她說:「現在村莊裡面有幾個家庭像我們這樣,兒女在身邊一起生活,幾乎沒有。所以現在的我,心裡面很平安、很幸福。」

兩代人間總免不了想法、觀念不同,但更多的卻是包容磨合,日子久了更發揮出母女檔的默契。

東石漁市小偵探,跟阿北諜對諜,母女檔扮豬吃老虎

「魚塭千金鮮魚鋪」的水產品除了養殖,部分也來自東石魚市場,靜雯一開始到魚市場參與拍賣時,判斷漁獲的經驗還不太夠,需請教身邊的老手。資深的買家阿北對靜雯看中的漁獲,挑剔到不行。但開始競標之後,阿北第一聲就把整盤買走。

阿蘭母女檔才知道,在魚市場裡面,所有人都是潛在的競爭對手,就連拍賣員也必須擬定欺敵策略。「如果你讓拍賣員確信你要買這一組漁獲,那他就會想辦法把這一組價格喊高點。」母女也開始假裝陌生人分頭競標,一個假裝新手繼續問東問西吸引其他買家注意,另外一個不動聲色,鎖定漁獲精準出手。

繁華攏系夢,返鄉歸漁創業賺到自己亮麗人生

夕陽下,靜雯扛著 20 斤的飼料包倒入自動投餌桶內,一邊享受夕陽餘暉與海風。為了趕走在投餌機前飛來飛去、搶食餌料的海鳥,找不到趕鳥長竿的靜雯索性對著空中大喊「啊──啊──」,絲毫不覺得尷尬,彷彿過去十年從未離開東石一般,還原成極富有生命力的海口女孩。

「沒辦法,鰲鼓溼地生態實在太好,代價就是有一堆鳥會四處搶食,包括我家魚塭也是水鳥吃到飽餐廳。」靜雯雖然回到漁鄉養魚,本性上仍然是那個外向灑脫、積極樂觀的大女孩。問靜雯到底是什麼力量讓她留下來,她說:「是家人,還有東石的風土人文。」

「在台北要賺到同等薪水,每天加班到 10 點司空見慣」,回到東石創業未必輕鬆,但只要腳踏實地,反而賺到愜意自在。「台北雖然繁華,只有苦悶跟陰鬱濕冷的天氣」,東石有她最愛的爽朗晴空,站上堤防看到阿里山,傍晚有夕陽海風,天寬地闊的生活有錢也買不到。

在魚塭平靜工作,海風吹拂夕陽很美,靜雯說這樣的生活在台北買不到。(攝影/林吉洋)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