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寫手

畜牧業保險如何促進永續農業發展

在2021-22年,畜牧業占孟加拉國內生產總值的1.90%,而農業占16%。7成的農村居民從事與畜牧業相關的產業,其中大多數是屬於邊緣農民,然而畜牧業卻是這些邊緣農民的主要收入來源。孟加拉的畜牧業有三種形式:1. 乳品的生產;2. 肉類生產;及3. 家禽生產。畜牧業目前是該國至少3,600萬戶家庭的副業收入來源。

 

雖然這些邊緣農民是孟加拉畜牧業的命脈,但其缺乏穩定性和多重風險的特性,容易使這些農民陷入困境。一旦遇到無法預期的事件(如動物疾病、自然災害、盜竊等),他們往往會遭受重大的損失,有時甚至會失去整個農場。

 

缺乏長期穩定性的結果,將使這些邊緣農民無法發展自己的農場、並獲得經濟獨立的地位。在這種情況下,為邊緣農民提供一個有益且可行的畜牧業保險計畫,可以為他們提供一個迫切需要的喘息機會。

 

在面臨生產嚴重損失的年份時,農業保險可以幫助農民將支出最小化,保障生產資源,避免落入到貧困陷阱的困境。目前,已有100多個國家實施了完善的農業保險計畫、或試驗性質的舉措措施。

 

儘管絕大多數高收入所得國家的農業保險市場已經發展起來,但現階段中低收入所得國家只有約三分之一的比例提供相同的服務和方案內容。自20世紀以來,畜牧業保險在美國、英國和德國等已開發國家,已有效地能被農民所接受。

 

在孟加拉的一些NGO組織,則推出結合了微型貸款的小型保險,然而農民要獲得這種保險卻相當困難。儘管針對肉牛肥育的信用貸款和保險方案獲得了明顯的進展,但與微型貸款、或存款計畫一同搭售的強制性保險規劃,則有可能限制低收入家庭享受到貸款好處的權利,因為這類型的計畫會增加貸款的成本、或者減少存款的收入。

 

隸屬非政府組織的Grameen銀行和ASA在提供微型貸款計畫的同時,還向農民提供強制性的小型保險。儘管畜牧業保險在孟加拉被認為無法提供充分的保障及有效性,但根據農民的需求和能力所量身定制的基本保險結構,可以帶來革命性的轉變。

 

已開發國家的畜牧業系統、與像是孟加拉等開發中國家的畜牧業體系的主要區別在於,孟加拉的大多數農民都被邊緣化了。但最近像是蒙古、印度、衣索比亞、尼泊爾等國家,皆已經開始向農民提供畜牧業保險。

 

印度是這方面最恰當的例子。自2008-09的會計年度以來,印度的100個行政區採用了一種獨特的複合型式,在中央政府的指導下,展開了畜牧業保險計畫(Livestock Insurance Scheme)的執行。在現行的治理架構下,印度的畜牧、酪農和漁業部(Department of Animal Husbandry, Dairy, and Fisheries)指定公共或私營保險公司進行保險投保活動。每份保險的投保費用,部分由政府補貼,另一半則由投保人支付。一位公部門的獸醫師負責挑選健康且適合投保的動物,並確保這項保險投保業務能夠獲得全面性的成功。

 

同樣的,在尼泊爾,政府為「社區畜牧業發展計畫 (Community Livestock Development Program)」提供農民補貼50%的保險費,約有5,000頭動物在該計畫下獲得成功的投保。

 

儘管私人公司提供的保險在已開發國家被認為更加有效,但從印度和尼泊爾的例子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若將孟加拉的社會經濟條件納入考量,政府與私部門之間的合作也是一種可行的方式。考慮到孟加拉的社經發展狀況,我們將從多方面檢視能否成功引入類似的畜牧業保險。

 

首先,研擬中的保險計畫將特別關注邊緣農民。根據我們的建議,政府的畜牧部(Department of Livestock)將被納入隸屬於保險計畫的管轄範圍。

 

藉由任命一位執行長(CEO),該部門將負責所有保險管理工作。為了執行保險業務的活動,畜牧部將連繫對此計畫表達興趣的公部門或私營保險組織。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採用機構性的保險制度,除了專業的保險公司外,任何金融機構或非政府組織都不能參與這項畜牧業的保險計畫。值得注意的是,尼泊爾的畜牧業保險計畫,是按照機構性的保險制度而進行實施。

 

畜牧業動物的市場價格將由政府、農民和保險公司共同決定。除了按年支付的保費之外,還可以按季度或按月進行保費的支付。

 

最高的保險投保年費率將設定為市場價格的5%,農民將自行負擔6成的保費,其餘4成由政府、或透過前瞻性計畫補貼,以鼓勵農民加入。隨著農民對這一制度的熟悉和保險計畫的逐漸普及,政府可能會將補貼從4成減少到2成。

 

若是投保動物死於保險風險清單中所列出的原因,農民將獲得等同市價9成的賠償,保險公司將負擔8成,剩下1成由政府或實驗型計畫承擔。例如,農民的一頭牛在公開市場上價值8萬塔卡,該計畫的年保費為4,000塔卡,農民只要支付其中的6成,即2,400塔卡,而政府或前瞻性計畫將支付剩餘的1,600塔卡。

 

對於農民來說,只需支付2,400塔卡的保費(同樣分期支付),而無須支付80,000塔卡的動物保障金,這並不困難。如果受保動物死於保險風險清單列出的原因,農民還將獲得80,000塔卡的9成,亦即相對72,000塔卡的賠償金。其中保險公司僅承擔64,000塔卡,政府/實驗型計畫將負擔剩餘的8,000塔卡,這將大大彌補農民的損失。

 

雖然其他人主張無補貼性質的保險,但政府補貼仍可以幫助牧場主人和保險公司在邊緣生產者面臨嚴重困難時維持其信用商譽。另一種解釋是,孟加拉的農民傾向於對能提供補貼的農產品具有好感。因此,補貼也可以成為鼓勵農民的有用和有效的工具。

 

雖然這種補貼方案看似會為政府帶來暫時的損失,但可以將其視為對畜牧業的投資,從而迅速提高產量,穩定農民的生意,並能擴大農場的規模和面積。

 

歸根結底,實施這項保險將為滿足孟加拉的糧食和蛋白質需求,發揮重要的關鍵性作用。一位在政府註冊登記的獸醫、和一名畜牧官員,將負責整個保險業務的管理工作,並在他們的監督下,定期檢查動物的身體狀況和相關附屬項目。

 

然而,為確保該保險計畫及其承保風險的透明度,某些情況也將適用,包括:1.因疾病死亡;2.因自然災害(洪水、雷擊、乾旱、地震)死亡;3.因意外事故死亡;及4.盜竊等。由於有獸醫和畜牧官員進行直接的監督,來自疾病或其他既有災害所造成動物的死亡將大大減少,這也對農場主人和保險公司都有利。

 

如果動物因意外事故死亡或被盜竊,相關的充分證據、證人和證明,必須先提供給當地的警方行政部門。惟有全體利害關係者共同努力,才能形成有效、透明的保險體制。

 

事實上,這些形式的保險計畫對農民和保險公司都有利。農民將首先獲得經濟保障,並對農業經營充滿信心。作為保險計畫的一部分,獸醫將持續監測畜產動物的健康、衛生和身體發育情況。畜牧官員將負責動物的食物、營養和管理,這將確保動物獲得現代科學方法的治療,提高動物奶和肉類的品質和數量,使農民更加受益。

 

另一方面,由於與政府直接合作並受到監管之緣故,保險公司將能在不受到任何外部力量的影響之下,逕行地執行其業務。此外,因為政府將持續對動物福祉和飲食進行監管,保險公司還能節省一些開支。

 

此外,由於政府將負責4成的保費,農民將更容易按時繳納保費,拖欠保費的情形也會減少。此外,由於只有一家公司在特定的區域內經營之故,這也將提高公司的業績,方便與農民溝通,並降低相關的附屬成本。歸根結底,就像農民處於零風險的狀態一樣,公司也將同時獲得豐厚的利潤。

 

孟加拉採用畜牧業保險可能是保護數百萬農民生計的重要一步。孟加拉的農民正面臨著巨大的風險,如無法預見的氣候變遷、自然災害和動物疾病,所有這些因子都可能對他們的獨立生存,帶來災難性的影響。

 

現在正是認識到畜牧業保險對保護農民的必要性的時候。此外,對於促進農村的經濟轉型、經濟穩定和減少貧窮,以及國家的整體社會經濟發展而言,這會是一項非常吸引人的及時舉措。

 

將畜牧業引入保險的討論、審查和規劃,已走過一段非常長的時間,現在正是時對的時間來推動畜牧業保險。要想在2041年之前建設一個繁榮、智慧的孟加拉,就不能忽視像畜牧業這樣關鍵部門的長期結構發展需求。我們期望可以在即將到來的2023-24會計年度的國家預算中提出象徵性的預算撥款,並敦促政府相關機構儘快採取行動。

 

摘譯文章出處:

Dr. Md Saidur Rahman and Md Sayemul Islam. June 19 2023. How livestock insurance can lead sustainable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The Business Standard.

https://www.tbsnews.net/thoughts/how-livestock-insurance-can-lead-sustainable-agricultural-development-652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