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要上班的關係,好幾次傍晚「巡田」都沒辦法好好勞動一下筋骨,只能帶著相機,站在田埂上用眼睛觀察。這田裡的稻子正在跳波浪舞,從馬路看過去,分成四個區塊,高、低、高、低的依序生長,為什麼會形成這樣呢?到現在也沒有個正確答案,村裡的阿伯們呈現了兩派的說法。

有一派說:「這就是你們灑肥的時後灑不勻,有的所在有肥,有的所在沒肥。」我不太認同這個說法,想當初那麼用心的將雞屎拋向天空,滿臉雞屎就算了,經過耕耘機將土攪拌之後,肥料怎麼可能不均勻呢!

另一派則說:「這是因為你灑太多肥,灑完馬上放水插秧,肥料在水裡發酵起來,秧仔被嗆到。」我比較同意這個說法,畢竟這次灑了34包肥料,肥料錢將近佔了全部經費的二分之一,這個說法,間接讓我在下次耕田時不用花這麼多錢,是個既可以省錢又可以讓稻子長好的說法,我喜歡。

特地穿著運動短褲與拖鞋來巡田,想當初決定種田時,是為了給自己傍晚能到田裡走一走、動一動,放鬆心情。還沒下田,房東大哥就迫不及待的走過來說:「別人看了都搖頭,沒人的田是這樣種ㄟ,草若太多,稻仔會長不好。」我心裡想,當然沒有人是這樣種田的,就是要改變傳統的貫行農法,改變人們對於農田的價值觀才種的,若是有人像我這樣種法,也就不用我這樣費心操勞了。

拿著小紅水桶走到田裡,開始了今天的搓草運動。

「哎唷!那麼多草那ㄟ搓得完,哎唷!夭壽唷!」不時還有騎腳踏車經過的阿姆大聲對我喊著。

「這要噴草藥仔啦!要請工來搓草啦!要灑肥啦!」幾個阿姆就停在路邊技術指導起來,表面上好像是互相討論著我的田,卻都提高分貝,想傳遞這些訊息給我。而我也很專心的體驗著搓草的感覺,除了走在軟爛泥地中的溫潤觸感,心裡開始計算著多久才會有腰痠的感覺。

搓草跟施肥對於腰部的的疲勞是不同的,若是硬要比較兩者的不同,我認為施肥的「靠腰」是挺起、彎下不斷重複動作所帶來的疲勞,搓草的「靠腰」來自於持續彎著腰、微曲著膝蓋所帶來的疲勞。搓到第二桶草時,右手拔草,左手肘很自然的就撐在左膝蓋上,左手拔草,右手肘就會撐在右膝蓋上,這不就是過去看到農夫標準的動作;沒錯,會讓腰部的疲勞舒緩許多。

雖然可以噴草藥解決雜草的問題,但是噴草藥會傷到稻子,為了讓稻子長好,很多農人還是人工搓草。如果搓兩桶草的時間會讓腰部痠痛,那麼搓一輩子草又會如何?

是習慣腰痠,或是背已駝了?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