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至處暑,開始憶念起初夏時節,即便天氣還沒熱如猛虎出閘,
卻也早已讓人在熾豔烈陽下倏地就冒出一陣汗浹。
小時候,媽總愛在冰箱裡放上一大壺的清涼冷飲。
只是,不是現在我們熟知的西打、七喜、ZERO可樂,而是一壺壺偶來金黃、且為青碧,甚至有時候的顏色是連現在想來都令人不敢恭維的怪異色澤。
當然,大多時候是以大地色系居多。
.

說到這裡,有人可能會想蓋小瑞他娘親可能是個化學老師或是藥劑師之類,
還是營養或食品相關行業從業人員?
才可能調製出那種種繽紛多彩、甚至五彩絢麗到讓人忘之卻步的顏色。

其實不然,咱媽只是個恪守本分的傳統婦女,或許學識不高,但卻努力遍尋名家良藥、家傳偏方,期盼在有限的經濟許可內讓全家老小不但求得溫飽、還能頭好壯壯。
( 看看現在營養過剩到無可救藥的蓋小瑞就可以對家母的努力窺知一二 。)
因而參據著季節變換的自製飲料也隨之出現。

例如,春暖花開之時,常患上過敏之症因此多以紅棗枸杞茶、自磨真粒帶渣南北杏仁茶等來防治、
秋黃滿山時有菊花露或薏仁露來潤肺美顏、
冬寒刺骨時方有紅豆陳皮湯可烘暖補氣血,
以上種種,也許現在看來不能確定是否真有其功效,但卻滴滴都是出自母親的愛心,彌足珍貴。
.
四季中,我最喜歡當屬夏天的飲品。
也許當時候經濟窘迫、物資缺乏,年幼的小鬼頭們如我常貪圖於那凍冷的冰角、最愛含著一塊塊的寒冽在嘴裡直到逼得頭刺痛,
( 看來現在時不時的偏頭痛大抵也是自己活該來的。 )
.
攙和在那林林種種墨綠或深褐如青草茶或其他等等各色各樣的飲品當中,最喜歡的,是咱媽親手熬煮的兩款夏茶:
鮮採屏東椰仁茶與關廟鳳梨紅茶。
也許有些人聽起來會覺得很奇怪,(尤其中部或北部人吧?)

兩款茶飲除了都帶著甜膩以外,還各自有種特殊的香氣,鮮採椰仁茶帶著的是猶如清麗脫俗的荷花香氣、渾然迥異於鳳梨紅茶中帶著濃厚熱帶風情的醉人醇香。
初初喝起兩種茶湯可能都不會感覺到有什麼特別,然而,當這些色清如金的黃褐液體滑落過喉間之後,味蕾自然會告訴大腦的你:
身體裡進來了些好東西。
採自新鮮椰肉所費時熬煮成的椰仁茶,不知怎著得喝來竟然會有蓮藕茶的氣味,
那款清香中帶點神祕的氣味,常常會讓小時候的我貪心想遺忘獨佔整大銅壺的分量,仰天長嘯、一口飲盡。
.
而那鳳梨紅茶的滋味更是妙不可言。
說起小時候吃鳳梨其實經驗都不是太好,要嘛不是酸的要人命、就是把整個咬嘴巴到無可名狀的地步。
但說真的,鳳梨是個好東西,不但含有高單位的酵素、纖維也多到可以讓你常跑廁所多保順暢;
在鳳梨大出的時節,咱媽不是拿來醃漬鳳梨豆ㄕ(SORRY,一時半刻間拼不出(豆支)這個字,也懶得查…)
就是拿來作了糖漬鳳梨果乾或蜜餞。

那麼,中間的果芯呢?
總不能白白浪費掉了這塊黃澄澄的圓柱體吧?
想當然爾就是拿來同煮紅茶,如此一來不但可以廢物再利用,也可以同時將紅茶的芬芳提昇到另一種特異等級。
每每在熬煮的過程當中,整個廚房、乃至整間屋子都會充滿這種溫暖的香氣。
「香味是能夠留存在人腦海裡最深沉的記憶。」
.
當寫到這裡時,我的鼻頭彷彿又聞到了那股充滿熱情的濃郁氣息。
也想起那些年的夏天裡,時時都能喝到咱媽親手烹煮的這些小小甜蜜。
這杯午後隨著回憶分量所複製的鳳梨紅茶,送給我想念的你,
輕輕的說聲,中秋快樂。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豆豉
    注音是:ㄔˇ,三聲 (發音同:齒)

    很久沒喝到長輩們自釀的鳳梨豆豉做的鳳梨雞湯了
    好懷念哪~
     
    ;)

  2. 請問一下這種飲品去哪裡才可以買到??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