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前言:過去農民習於在田裡單獨奮鬥,較少合作組織經驗,近年來台灣出現許多精彩的產銷班或合作社,互相扶持尋求出路。上下游特別製作「團結力量大─農民合作的故事」,陸續報導各地農民合作案例,提供大家參考。完整專題文章,請點選這裡閱讀。

──────────────────────────────────────────────────

提到麥寮,許多人第一個印象是台塑六輕王國,但其實這裡還有另一個綠色王國。麥寮果菜生產合作社從1997年開始種植結球萵苣(俗稱美生菜),9年前成功外銷到日本,至今版圖已經橫跨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地,每年光是出口就創造五千多萬產值,你所吃到的生菜有4成機率來自這個合作社。他們用計劃生產、集中管理、生產履歷,在風頭水尾的惡劣環境下打造出台灣獨一無二的美生菜王國。

美生菜和麥寮是天生一對

速食店裡的漢堡包的可能是牛肉、豬肉或雞肉,但不變的是一定夾著幾片翠綠清爽的生菜。美生菜顧名思義指的是可以生吃的菜,其中又以結球萵苣為主,台灣的美生菜有9成來自雲林縣,而麥寮鄉的興華村更被封為「台灣生菜村」。一進入興華村,馬上被一顆顆開得像花朵般燦爛的美生菜包圍住,一旁高達三公尺的美生菜塑像驕傲地宣告著這裡的農業奇蹟。

他們確實值得驕傲,因為美生菜徹底扭轉了這個聚落的命運。一向被視為風頭水尾的麥寮鄉,每年冬天都要面對冷冽強勁的東北季風,二期稻作收成後農民都煩惱著要種什麼作物,直到1997年土生土長的農民郭明鑽抱著試驗性質開始種美生菜,意外發現這裡的氣候土壤和美生菜十分契合。

就像不同個性的人有不同的適合對象,每種作物也有他們喜歡的環境。合作社生產規劃專員郭淑芬說,淺根的美生菜特別鍾愛排水良好的沙質土壤,麥寮冬天15度的氣溫則剛剛好,強勁的東北季風加速了白天的蒸散作用,讓美生菜的葉子長得特別厚,加上沿海日夜溫差大,這裡栽培出來的美生菜不論甜度和脆度都是一百分,只能說美生菜和麥寮真是天生一對。

不過種美生菜種了十幾年,真正站上國際舞臺卻是最近的事。郭明鑽雖然順利成立產銷班推廣美生菜,但依舊得看市場及盤商的臉色,明明大豐收卻常常血本無歸,三個兒女捨不得父親、阿伯阿姆的辛勞落得菜土菜金的下場,決心回家幫忙,發揮年輕人的創意和活力,導入計劃生產、集中管理的概念,將產銷班轉型成小農為核心的企業體,和農民契作保價收購,扣掉成本後,農民每分地的利潤還有將近一萬元,大家好康到相報,目前契作農戶已經有140戶,面積高達350公頃,整體產值超過一億,堪稱台灣綠金傳奇。

72年次的郭淑芬和哥哥一起返鄉幫忙,為合作社創下上億產值
72年次的郭淑芬和哥哥一起返鄉幫忙,為合作社創下上億產值

計劃生產,早早為美生菜找個好歸宿

農曆年剛過,小小的合作社就已經進入戰場,員工緊盯著電腦螢幕,認真看著訂單上的出貨時間;分裝的女工手腳俐落地挑掉多餘的外葉,把美生菜送進自動包裝機,一刻也不得閒。以每公頃平均30噸來算,合作社一年要銷掉的美生菜高達一萬噸,但郭淑芬卻不擔心銷不出去,因為大部份的美生菜早在半年前就已經名花有主。

每年大約七月底,合作社會和廠商談訂單,同時也提出自己的田間規劃和管理配套,再依據訂單的數量和農民溝通當季的土地面積、生產計畫,還會親自到田區勘察農民上一季的作物是否會影響美生菜的栽種,如此一來,每個農民可以錯開種植時間,解決台灣長期以來生產過剩價格崩盤的問題,合作社也能穩定出貨,一舉兩得。

而這套制度建立在扎實的田間記錄與管理,所以郭淑芬的桌上總上放滿密密麻麻的表格資料,裡頭詳細記載了每個農友的土地面積、聯絡方式、排定的生產時間等等,這個資料庫就是他們成功征服國際市場的秘密武器。

採收完畢的美生菜送回工廠加工,2011年底添購的自動包裝機大幅提升包裝效率
採收完畢的美生菜送回工廠加工,2011年底添購的自動包裝機大幅提升包裝效率

美生菜在台灣的生產季節大約落在10月到4月,這段期間高緯度國家恰好因為溫度過低不易生產,台灣品質優良又具有地理優勢,自然成為進口首選,9年前日本嘗試一週進口一個貨櫃(12噸),最近幾年合作社更通過嚴格的品質和管理要求,每年出口量已超過3000噸,。

「日本人重視的不只賣相,他還要知道你的生產計劃、配套措施。」郭淑芬說,做外銷更需要計劃生產,因為供貨量和品質一定要穩定,要讓合作國對你有信任感。最近幾年,台灣美生菜的價格往上攀升,日本卻一直扮演忠實客戶,成功擄獲日本人的心,郭淑芬也不禁露出滿意的笑容,她不斷強調,合作社要追求的是品質和共生,把品質和口碑做出來,讓每個農民都能賺到錢才是最重要的事,她堅定地說:「我期許美生菜能成為台灣第二個毛豆產業。」

採收班每到收成季節都很忙碌,每個人一天至少可以摘下幾百顆美生菜麥寮果菜生產合作社9年前攻佔國際市場,現在每年產值高達億元,名副其實台灣綠金

採收班每到收成季節都很忙碌,每個人一天至少可以摘下幾百顆美生菜。

共存共榮,和農民攜手創造最大利益

對外銷售採取計劃生產,對內則採取集中管理。沿著「台灣生菜村」的指標走,很快就能看到一大片覆蓋著紅色屋頂的鐵皮屋,這是合作社的辦公室,也是分級包裝的工作站,旁邊的網室還身兼育苗場,美生菜從出生到嫁娶都從這裡出發,合作社統一提供種苗,農民只要負責在規定的時間播種、施肥、灌溉,偶爾拔拔草,其他的工作像是施藥、採收全部都交給合作社,農民等著收成就能領「年終獎金」。

為了建立好口碑,合作社特別注重用藥安全,除了會定期送交農改場和SGS(台灣檢驗科技公司)抽測農藥殘留,還配有專業的代噴師傅,針對每塊田區的特性噴灑農藥。仔細往農路兩邊看,每塊田區都插著一塊「身分證」,詳細記載主人姓名與種植面積,除了證明是合作社的農友,更重要的是讓田間管理員及代噴師傅能夠以科學化的方式,紀錄每個農友的生產狀況。

更貼心的是,合作社還組了採收隊,而且他們可能是農村裡少數要打卡上班的農民,每天早上六點上工,休息幾小時候再工作到晚上五點,這些幫忙採收的婦女們家中多半也有種美生菜,趁著閒暇時間賺外快,手起刀落,一天就是幾千顆的台灣綠金。

每個田區都有自己的「身分證」,方便建檔及管理。後方紅色建築為合作社基地。
每個田區都有自己的「身分證」,方便建檔及管理。後方紅色建築為合作社基地。

從保價收購到周邊的就業機會,再再都傳達出郭家兄妹要溝通的理念:讓農民和合作社共存共榮。不管農民種出來的美生菜數目和質量如何,合作社都照單全收,郭淑芬認為,每個角色有每個角色要做的事,合作社只是個平台,專業是把農民的東西賣出去,有盈餘時甚至會分紅給各個農民,或是添購更好的機器設備造福大家,每個人都能從中獲利,產業自然能健康發展。

然而,再怎麼完美的科學統計終究會有變數,作物和人都能計劃,但沒有人能管得住老天爺,一旦老天爺不配合,產期和預估的時間不同該怎麼辦?郭淑芬坦言,每年到收成時壓力都非常大,但實在也沒辦法,只能和農戶一起分擔風險,「我們合作社可能不是賺最多錢,但卻是最多人幫忙,每個農民都很挺我們。」或許就是這種互相為彼此著想的真誠,才創造出這個台灣史無前例的美生菜王國吧!

播種以「交工」方式進行,左鄰右舍互相幫忙節省不少工資

播種以「交工」方式進行,左鄰右舍互相幫忙節省不少工資

麥寮位在風頭水尾,卻正好是美生菜喜歡的氣候地形

麥寮果菜生產合作社9年前攻佔國際市場,現在每年產值高達億元,名副其實台灣綠金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太棒了這篇報導
    請加油, 為這塊土地辛勤耕耘的人鼓掌! 敬禮!
    加油嘿!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