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啊!幫我找一下,那隻白色的鍋鏟,放到哪裡去了?」與大埔「張藥房」遺址僅一牆之隔的公寓裡,彭秀春偶爾仍會找不到廚房鍋碗瓢盆擺放的位置,把所有的櫥櫃的門都打開找一遍還是找不到,只好呼喚兒子來幫忙。「東西有時候找不到,好幾個作薑糖的鍋子、打薑汁的果汁機,都在瓦礫堆裡了!」

大埔「張藥房」已被怪手夷為平地。強制拆遷後3個月、男主人張森文落水身亡將屆一個月,彭秀春努力在兒子家中「重建廚房」、重新採買果汁機,熬煮「幸福」薑糖,以維生計。問她是否會煮得太累?「不會啊!但我只能做手工,純手工,一次五、六罐,慢慢煮。」

人沒勁 煮薑糖轉移注意力

IMG_8520
工作中的彭秀春(攝影/何欣潔)

「煮薑糖不會累,有事情做比較好。不然我真的連下樓買東西都沒興趣,請我吃山珍海味,也沒什麼興趣,常常想一些不好的事情。想著『我先生像個小孩子一樣,趴在窗口,看著對面(張藥房舊址)跟我說:媽媽,這裡不是我們家,我們家在對面,沒有了……』」彭秀春輕柔地說:「他就是太愛家了。」

許多朋友與網友,擔心彭秀春在家沒了、丈夫也走了後,會胡思亂想、陷入情緒低潮,不斷鼓勵彭秀春熬煮她拿手的「花生豆腐」與「薑糖」。彭秀春笑說,花生豆腐,是她自小愛吃的家傳料理,「會開始煮薑糖,是《土地徵收條例》修法(註:2011年12月)時,冬天好冷,大家在立法院前抗爭,她想讓大家身體暖和。以後也想義賣給台灣農村陣線。」

彭秀春熟練快速地把老薑外皮的硬塊仔細去除,放進果汁機攪打,再將薑汁與薑渣分離待用;一旁,徐徐注入北港的香麻油,下冷鍋慢慢加熱,依序加進薑汁、薑渣、麥芽糖,文火慢熬、反覆拌炒一個小時後起鍋,將仍有微溫的糖身,敷上糙米麩,等待薑糖冷卻後,手剪成一個個小方塊,成為人們嘴裡辣中帶甜的「幸福」薑糖。面對街頭抗爭場景,時常略顯慌張、怯場的彭秀春,選擇用她的方式,與大家站在一起努力。

IMG_8575IMG_8589

IMG_8613IMG_8682

全手工熬煮切塊 藉手感找回自信

「這是手工,全手工,好不專業喔,人家都有工業用的機器來打,很厲害耶,也曾有人勸我,給別人代工煮比較快。」規矩地戴著專業的料理口罩、手套,不停翻炒黏稠結晶的薑糖,彭秀春帶著些許不確定的自信,喃喃自語:「不過前幾天,某個朋友來找我,我覺得她講得好有道理,應該要堅持用手工才對。」

「一開始,麻油下鍋的時候,鍋子要冷,才不會讓麻油變得燥熱,吃了會上火。」薑糖即將起鍋前,彭秀春拿著溫度計頻頻測試,卻無法準確回答,究竟煮到幾度才算完美,「溫度只是我的參考,一切都要憑手感,它開始有一點結成團、稍微攪不動的感覺,很難形容,我要相信我的手。」

雖然未曾認真推銷販售,但彭秀春「手感」製作的薑糖,溫暖許多年輕學生的心,客人說「我本來不喜歡薑糖,又辣又甜;但秀春姐的薑糖,好暖胃、好好吃,讓人忍不住一口接著一口吃。」彭秀春偶爾北上擺攤,薑糖多被學生一搶而空。

IMG_8745
熬煮中的薑糖(攝影/何欣潔)

丈夫從來不吃 過世前吃了一口

「大家都說好吃,就是我先生不吃。我本來也懶得理他了,但在他過世前一個禮拜,不知道為什麼,我就一直勸他說『你吃一小口看看嘛!一小口就好。』後來我問他『好吃嗎?他說,嗯,好吃。』」彭秀春說:「真幸好有勸他,起碼他吃過一口。如果他還在,我就不用這樣辛苦,也許還能開藥房、還能……」

喜氣溫暖的薑糖,冷卻盛裝成罐,樓下傳來電鈴聲,原來是藥商前來收取貨款,張家兒子下樓替媽媽稍微解釋一番,「雖然藥罐子都被劉政鴻叫怪手打破了,但廠商還是要來收,也只能請他們稍等一下。」

彭秀春為了重持家計與生活節奏,必須開始認真把薑糖當成事業,「大家勸我要計算成本,不要再半買半相送,後面這項比較難,就好想請大家吃,抗爭的大家都是自己人、一家人嘛!來來,這幾罐帶回去給大家吃。」

少了趴在窗口喚她「媽媽」的張森文,彭秀春正在培養對自身手感的信心,讓大埔幸福薑糖,繼續飄香、傳遞溫暖與幸福。

IMG_8885-800
溫暖的薑糖(攝影/何欣潔)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您好, 我在台北, 我非常想買彭秀春姊的幸福薑糖, 請問可以預訂數量嗎? 如果可以先預定數量, 如何取貨與付款呢 ? 請回復 感謝

    • 訂購相關事宜請先洽詢彎腰農夫市集http://bowtoland.blogspot.tw/,秀春姐目前仍有許多強拆後續事務需要處理,製作數量有限,想請您跟我們一起耐心等待唷!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