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講好,自首無罪,抓到乾杯。

1604599_10200410552186491_1733928104_n

常常被我叔公笑,他是我的鄰居,在鳳梨田旁邊種種身體健康萬事如意的綠竹筍,返鄉後才知道有這位叔公存在,快八十歲了,身體強悍的很,總是比我早到田裡,常常看不慣我這種回來亂種田的年輕人,有一回他跟我說

『你這個,全關廟唯一一個種網室鳳梨的人。』

『什麼網室?』

『鳳梨全部都被草網起來,不是網室嗎?』

或是說

『我問你啦,現在雜草價錢很好是不是,阿不然妳種那麼多幹麻』

甚至說

『好險你阿公死了,不然看到你現在這樣,也氣死。』

DSC_0991

我很愛跟無俚頭的老人家瞎扯蛋,儘管他常常看不慣我那亂七八糟的雜草,說自己可能某天會看不下去來幫我噴藥,但他自己則是比我更勤勞,每天一大早就騎著川崎旁邊掛著鋤頭到竹筍田,胸前的口袋放著一台收遜差勁的收音機,一邊幹譙政府一邊賭爛雜草。

『啊你只會說我,自己先噴一噴啊!』,我嗆他。 『甘苦人,藥太貴,買不起。』

其實,我們都知道,健康的土地才能孕育出甜美的農作物;我們也都知道,那些藥劑,不是買不起,是用不起。

63169_3493777843278_724369785_n

但我得坦誠,曾經有在跟這些王八草奮戰的時候,真的做的很幹,動過『靠杯,噴一噴不就好了。』的念頭。用人工方式幹掉一畦雜草,大概要四十分鐘,還得彎腰被鳳梨刺;除草劑噴一噴,十分鐘輕鬆了事,大半年不會再冒出一絲綠意。五十畦的鳳梨就多了一千五百分鐘,不知道可以去交到多少個女朋友。

我真的想過,真的;反正,又驗不出來,真的驗不出來。

於是,我跑去了隔壁鄉鎮新化買了除草劑,想說阿不然用一點點看看,因為關廟人都知道我在種有機鳳梨,不能被抓包。那天的心情很糾結,很像回到小時候要幹壞事,偷東西之前的情緒。我當然知道這是件錯的事,但也真的覺得,有機這條路,好累,何苦。

所以我打開了那瓶詭異的液體,一次就好,我這樣告訴自己。 好臭,嗆鼻的化學味道衝了上來,我嚇了一跳,心想『阿公就是跟這玩意相處一輩子嗎』,難怪他後期的肝有點狀況,真的是剛好而已,所以我要步上後路嗎,開始猶豫眼前這瓶液體了。然後又看著眼前這片生機盎然的綠意,雜的不只有草,還有一堆五四三的小小生物,到底當初是為什麼想要選擇有機這條路?不就是想對這片土地做件好事嗎。我無法想像枯黃淹沒這片土地。

556785_2811842595323_855634962_n

可以欺騙那些跟我訂鳳梨的朋友甚至是素昧平生的網友嗎?那些都是最相信我的人。可以欺騙自己的初衷嗎?

99.9%的堅持,就不是堅持了。

傍晚,我把那瓶除草劑放在某個鳳梨農的工寮門口;隔天,我比叔公還早進田裡,他有點驚訝,這次換我主動跟他說 『現在雜草的價錢,金價喜美賣。』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很誠實!!但是除草劑放別人的門口是什麼意思?

    台灣人對突然冒出的農藥廠商真的很好,對祖先與後代的土地真的很差….

    不論是農民還是消費者應該負起這一代的責任,不要推給政府大環境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