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成員:章思偉 蔡巧妤 陳瑩恩

2011年夏天,思偉回到之前工作的部落,跟兩位參與夏耘認識的朋友-巧妤及vickie,以及部落廚房的實習生(詩禎、俊宏、佩瑄)及工讀生(李巧)一起進行甜柿訪調。部落廚房位於台中大安溪上游,沿線多為泰雅族部落,部落廚房已經進行多年的甜柿直銷,而其所得也將會回到組織內進行社區工作,發展社區照顧與福利服務,包含午間老人送餐以及學童獎助學金。像是部落廚房這樣協助農產直銷並且發展社區工作的經驗實屬少見而珍貴,將以這次訪調作一個介紹。

一、原住民深耕德瑪汶協會簡介

台中與苗栗交界的大安溪河畔,共有十三個泰雅族部落分散於沿線.1999年的九二一地震之後,2000年中華至善社會服務協會成立大安溪部落工作站,於和平鄉大安溪沿線提供一系列社會服務系統,包括緊急醫療接送、學童課業輔導及社區照顧送餐,之後交接給部落族人,建立起自己的組織-原住民深耕德瑪汶協會,在大安溪沿線部落嘗試社區發展的工作。辦公室位處於台中和平鄉西北端的達觀部落(舊名L’olu),是大安溪上游之泰雅族部落,屬雪山山脈西南側的山區型部落,群山圍繞四周,也因位於大安溪旁,有著比鄰山水的優勢地理條件。

寬闊的大安溪河谷

部落居民早期以耕種糧食作物為主,為配合經濟需求,數十年前才開始改以栽種果樹,包括桃子、李子等。後來甜柿的種植面積逐漸擴大,是因為漢人從日本引進「富有」甜柿品種,在摩天嶺地區成功種植,帶來利潤,於是沿線的部落也開始改以栽種甜柿為主,以達觀部落為例,甜柿種植面積總達300餘公頃,品質頗受肯定。

原住民深耕德瑪汶協會以達觀部落為基地,成立部落共同廚房。部落廚房是極具泰雅特色的發展,傳承了泰雅gaga傳統的「共享」精神,也讓部落在市場經濟的潮流襲來之際,因著「分享」作為核心價值,發展送餐服務,為部落貧困家庭及大安溪沿岸的沒有支持系統的老人家,重建食物共享的泰雅傳統,部落廚房逐漸擴大能量,除了社區照顧及文化工作,也發展泰雅特色產業,包括婦女親手製作工藝品販賣,並開發特色餐點及深度旅遊,另外也建立一套甜柿直銷機制,部落廚房建立銷售平台,收購農友部分甜柿直銷,利潤皆回饋回部落廚房,作為培育部落青年、社區照顧及社區發展的基金。

 大安溪部落廚房

二、大安溪甜柿簡介

 1. 種植甜柿的由來

大安溪沿線部落開始種植甜柿是近十多年的事情,早期部落土地以耕種糧食作物為主,但因部落有著土地狹小破碎,且農地坡度大的特性,競爭不過平地地區的農業,在經濟壓力的需求下,數十年前早已開始改種經濟作物為主,大安溪沿線曾種過橘子、梅子等作物,會這樣全面性地改種甜柿,是因為有漢人到山上種植,引進由日本帶進來的富有甜柿品種,在摩天嶺地區成功種植,並且大發利市,一顆甜柿可以賣到一、兩百以上都有,使得沿線部落也開始種植甜柿,把原本的果樹砍掉。下這樣的決定是蠻需要勇氣的,因為果樹的養成並非一朝一夕,甜柿果樹種下去後,到第一次收成至少要五年的養樹期,這段期間農友是無法靠甜柿有所收入的,所以農家的投資其實面臨很高的風險。

但甜柿也正經歷台灣特有的一窩峰現象,現在全台各地許多山區都在種植甜柿,產量特多,自然價格也會下降,甚至有農友直言,以後甜柿會像芭樂一樣,一顆五元、十元在賣,認為甜柿現在已經走入黃昏期了。不只一位農友提到,應該像日本的農會組織一樣,將全國各地適合種植哪些作物加以分類,限制單一作物的種植該在哪些地區及數量,讓產量不要過剩,以免價格崩盤。奇特的是,在台灣如此高度資本主義的國家,農友們卻認同這樣計劃經濟的模式,可見農業有其特殊性,不可完全用資本主義加以看待。

甜柿果園

 2. 甜柿種類

  在大安溪的甜柿分三種:花御所、次郎、富有。次郎是比較方方正正的外表;花御所則是偏圓形,但是有溝在表皮,削皮不方便;富有則是最近乎圓形的,且沒有溝。大安溪的甜柿都以富有為大宗,產期約莫在十月底到十二月底左右,一般人購買大安溪甜柿也是在這段時間。

以上三種的甜度柿都差不多的,但是花御所跟次郎也是有部分消費者比較偏愛,尤其是這兩種的收成期可以比富有早,很多時候要趕著在中秋節前收成賣個好價錢。我們也因此才知道, 原來水果在市場上的價錢其實受到農民曆節日影響很大,每逢大節或是初一十五,價格都會好起來,過了之後,價錢會很難看(大安溪有另外一個作物也要趕著大節收成,就是鶯歌桃,要在端午節前收成,賣個好價錢)。富有產季雖然沒有碰到農曆大節,但因為最成功從日本引進的品種是這個,所以農友們最多還是種植富有。部落廚房的甜柿直銷也是以富有為主。

 3. 甜柿產量

關於產量的部分,各位農友幾乎都是產量倍增的狀態,因為去年的產量甚少,甚至有人收不到一萬粒,今年則算是恢復正常,依農地大小不等,產量約在三萬到七萬不等,但也有農友多達十一萬粒。一般而言,一顆樹應該要有一百粒以上的水準才是正常,但有些農友可能有五百棵樹,卻收成四萬粒,農友表示這樣子還是不到應有的產量。但基本上今年產量大勝於去年是普遍現像,農友表示可能的原因包含今年天氣好,沒有大風雨,去年產量少,地力與果樹有得到休息,今年反彈起來。

但亦有農友表示,量多不代表好,現在是重質不重量,甜柿還是要大顆的才有賺頭,如果在剪枝、梳花等時期沒有好好整理,看到有很多粒長出來卻沒有控制數量,就算最後收成很多粒,每粒都很小,那這樣賺的還比不上數目有控制,每粒都很大的獲益,從有農友收成七萬粒,但收入比十四萬粒的還要高。

這顯示出甜柿這項作物的特性,就是在於是以禮盒消費為主,所以追求一打開禮盒,就可以看到又大又美麗的水果,可以達到標準的自然就價格高,一個禮盒八粒可以賣到1200,達不到標準的價格則低得可以,像是4A、5A(數字代表兩重,英文則是表皮漂亮的程度,以A級為最高,次一等為B、C級,但口感與甜度一樣),通常都是進入到傳統市場的通路裡去,幾十塊錢就有一斤了。

 部落廚房甜柿包裝禮盒

  4.      種植甜柿的時序

  有關種甜柿的時節順序,簡單地區分,從一月開始買肥料,撒在果樹根部四周,就會看到每顆果樹下面都是一圈黑色的肥料。二、三月剪枝,目的是要控制生長果實的數量,以免因為太多,搶養分,造成果粒太小。四月則開始開花,長出小果子,這時候開始注意生病或蟲害。五月則是梳果,將生病或太小的果實拔掉,留下長得比較好的果實,期待繼續茁壯。

六、七、八月,則是套袋時節,會看到滿山遍野都是白白的套袋,其目的是為了要防止病蟲害,主要是果蠅,其問題很嚴重,所以才要套袋,果蠅是外來種,多年前有人從國外進口木材,夾雜在裡面帶進來的,農友表示十多年前哪裡需要套袋,但套袋也是各家農友展現本領的時刻,因為套袋是以袋數來算工資,套越多賺越多,很有本領的人甚至一天數千袋都有可能,收入也是數千元,這對於務農人家來說,是一筆很高的收入。所以這段時間,農人們都搶著做套袋工作。

九、十月,則持續施肥,甜柿在套袋後狀況較穩定,這時可以下些肥料促進養分吸收,比如開根樹,是一種肥料,增加根部吸受力。或是有農友也曾找量販店業者收過期的牛奶,倒入土壤給甜柿吸收,也會增加養分。而次郎與花育所也在此時收成,趕著中秋的好時節賣個好價錢。富有甜柿則是十月底產季開始到十二月底,採收販售,這段時間也是大安溪甜柿最豐盛的時候。

三、甜柿通路

而接下來則是最為我們關注的通路部分,根據訪調的結果,大致可以分為行口(一般稱呼是盤商,但在部落則以行口稱呼居多)、農會、人脈通路、部落廚房,另外還有長老教會系統,不過因為尚未訪問到,未能加以介紹。

 1. 行口

就行口來看,一般提供價格是會比農會的好,但是在中間抽的行仲費用比例則是比農會高,所以農友也有表示賣給行口也不一定比較好(附帶一提,部落廚房是沒有行仲的)。原本想像行口應該是在台中地區,或是鄰近的卓蘭,沒想到許多合作的行口都在別的縣市:台北、桃園、高雄,而這些遠方的行口會透過在各地設置收貨點來取貨。

比如在竹林部落就有收貨點,只要農民把甜柿送到收貨點,每天會固定有人來收,先把甜柿載到卓蘭的托運行,再送到不同的行口或果菜市場去。農友跟行口也都會固定保持合作關係,彼此要有感情,互相信任,要換一個行口轉賣並非容易的事,絕對不是馬總統或是農委會官員說的覺得收購價不滿意就可以馬上賣給別人的。也有行口會借錢給農民,這樣多了一層借貸關係,彼此更牢不可分。

但即使多年合作,賣給行口仍會面臨到取不回貨款的風險,農友表示,曾被欺騙過沒收到貨款,產品是價值二十萬的鶯歌桃,跟行口是十多年交情的朋友,可是卻拖欠貨款,行口從此難以連絡,農友還跑到高雄的果菜市場去追人,透過其他行口詢問,也都問不到消息,後來有一次真的在果菜市場碰到,行口表示因為週轉不靈,一定會給,但至今還是要不回來。

從這也可以看出來,農友不只是種植過程充滿風險,要面對病蟲害與天災,連銷售都還要擔心行口會不會不給貨款,整個產銷體系對農友是很不安全的,但是當貨賣不出去,農會價格又太低時,賣給行口似乎是少數的選擇之一,也就讓行口的銷售體系在其中獲益,許多農友都認為行口會連合壟斷,操控價格。

農友曾提到,老一輩的行口價錢比較穩定,而且跟農友間比較有感情。以前行口是在農會內跟人交易的,就是各地農友一起到農會的集貨場,大家一起展示水果,各行口也開始喊價,彼此談好了就簽好支票,直接到農會領錢給農友,重點是要做到場內交易,過程比現在公開透明,但之後這種交易方式已消失。

 大安溪部落廚房甜柿DM

  2. 農會

  另外一種常見的通路,則是農會。農會根據前一天在各地果菜市場的收購價,在上午透過電話跟農友報價,也會呈現在農會網站上,讓農友判斷自己要不要送貨給農會。農友送貨過去後,再運到各地果菜市場,常見的就是台北的一市、二市,還有三重(一般是品質較差的水果送去三重果菜市場),另外就是到南部的高雄市場。許多農友表示對於農會很失望,認為農會沒有用心在產銷這件事情,像是農會雖然會派人到果菜市場,但也只是去看一下,對農會的拍賣,農友也不信任,認為可能賣六十,卻只跟農友報四十,農友也沒有辦法看到真實拍賣狀況,不論是農會或行口,都是真的賣出去後,才會跟農友報價給貨款,農會也有人在市場代賣甜柿,只是大家都對他們的銷售能力沒信心。

曾有農友試過同一批貨分給農會與行口各一半去賣,農會的價錢最後很低,而且無法跟農會議價。另外,貨送到一市、二市、三重、屏東的價錢也會差很多,甚至可能一斤二十元以上。而以前甜柿送到農會時,來自和平或東勢的會分開,因為東勢海拔低,地理氣候不如和平,種出來比較不好吃,要有區分,但現在都混在一起,認為對和平的不利。

農友認為農會本身地方派系色彩濃厚,本身都只在忙於信用部等金融部門,而不專心在農產品產銷,提及農會,在地人都會浮現出黑道在其中的印象,認為都是地方派系在爭奪利益。但縱然有上述問題,農會依然是農友重要的通路,因為農會有一個無法取代的特性就是穩定,只要送貨給農會,一定會付給農友貨款,且行仲費用比行口低,而且也可以大量收購農友的貨,甚至比行口更可以負擔,讓賣不出去的水果可以最終賣到個價錢,即使那並不令人滿意,但總比沒賣出去好。

提到農會,就一定也要提到產銷班,整個和平農會約有十二班,產銷班會一起運作,有給一些農藥、肥料的補助。我們訪問到的農友,並非全部都加入產銷班。產銷班的原意是讓農友可以透過集體組織起來,一起學習農業技術,交流,並且當作傳遞農會訊息的平台,農友也可以透過產銷班申請補助。但是訪問到的農友,不是沒有加入,不然就是覺得加入沒有用處,參與的產銷班也很少運作。

問其原因,因為農友還是會私藏技術,不願透露秘方,而就算真的很開誠布公,但因為每個農友所有的農地環境不同,也無法直接應用別人的方法,在這樣的情況下,產銷班就變成只有在跟大家說明如何申請補助時才會有人去的地方,而這類補助一般是農機補助,比如砍草機,但也都數千元而已,農友認為幫助也不大。而因為加入產銷班,勢必一定要有一部份的甜柿送到農會去,以維持跟農會的關係。

但我們訪問到一位農友,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經歷,他加入農會產銷第三班,該班只有兩個是原住民,其他是漢人,約45人,之前有代表第三班參加農會各產銷班的競爭比賽。前年,農會除了產銷班之外,另外有策略聯盟班,把甜柿賣到大陸廈門去,8A、9A的水準,一顆甜柿賣60元,價錢很不錯,該位農友賣了36箱。但是去年產量少,就沒有賣到大陸了。其他農友沒有一起賣到大陸,因為要求品質,其他人品質不錯的量不大,所以沒有加入,大約策略聯盟班有40人,就是跟梨山的人一起參加。

從這點來看,農會還是有其功用,也搭配政府近年來推廣台灣農產品外銷到中國大陸去的方向,對於參與的農友而言,的確有不錯的收入成長,但缺點是需要品質好的,而無法產出那樣多好品質甜柿的農友,就被排除在外,這依然只對於少數掌握較佳技術的農友有利,尚無擴及到大部分的農友。

 3. 自身人脈銷售

再來第三種通路,則是農友自己的人脈,對農友而言,這是一個蠻可以自己掌握的方式,其實有些農民一直都有生產者直接跟消費者連絡的管道,跟一些消費者保持聯繫,每年產季到了,會有人來詢問,像是有農友就跟保險業務員關係密切(可能跟保險需要與客戶維持關係有關,年節送禮等),或者是透過教會系統到基督教醫院擺攤,因而認識的醫生朋友,甚至還可能自己開車到山上載貨,對農友而言,這樣節省很大的運輸成本。

關於人脈的來源,朋友介紹的不少,就透過親戚朋友找,而且有些人是大戶,會訂二、三十箱。但也有農友表現建立人脈不容易,比如如果碰到經濟不景氣,外面想買水果禮盒的人就變少了,大大影響購買意願。而且還要先願意花成本,比如送出去試吃品,宅配費用自己吸收等,要先願意給消費者便宜,取得認同後才比較可以回收成本。

 4. 部落廚房甜柿直銷

第四種通路,也就是部落廚房。

部落廚房甜柿出貨日,婦女們忙著包裝

  甜柿直銷是這樣運作的,出貨日前由負責人統計好出貨量,交給叫貨人,叫貨人連絡農友交貨,農友一般會在出貨日當天上午採收,約在中午至下午三點前送達部落廚房,先要通過品質檢驗,秤重與檢查表皮,然後裝箱裝盒,於下午六點左右包裝好,連絡宅配到山上取貨,預計於隔天送達消費者手上。部落廚房跟農友的收購價是在產季開始前就訂好了,會舉辦農友座談會來了解狀況,農友就可以在交貨給部落廚房後,直接找會計領錢。

而價錢一般而言會優於農會跟行口,一斤多差不多五到十元左右的收購價,對於農友而言,其實相比之下,都會很希望多送到部落廚房。但像是這樣的直銷,對於部落廚房而言,也是多年來在嘗試中,也沒有辦法賣到很多的量,部落廚房叫的貨大概不到農友總產量的5%,跟每位農友叫的量也不會太多,也是為了要避免變成叫貨特定集中在某些農友,所以需要盡量達到平均,但就造成叫的貨量不大,不過農友們也很相挺,知道這種不得已的狀況,也願意接受,只是有時還是會說,希望一次叫貨的量大一點,或是可以派人來載,不然跑一趟只運一些甜柿,對於時間成本來說不划算。這很考驗到部落廚房販售甜柿的能力,如果可以有多一點的訂單,對農友的叫貨量也會增加,這樣農友跑一趟來送貨也會比較有效益。

但今年度甜柿產銷也因為總統大選遭受到波及,民進黨競選團隊推出的文宣品中,將甜柿稱作一斤2元的農產品,結果柿農就如同新聞提及的一樣,常有人在購買時問說:「為何賣這樣貴,不是一斤2元嗎?」,如前所述,就算農會價格不好,果菜市場價格不好,再低也有一斤20元,如果只有2元,農民連採收都不會採了,選戰的惡性競爭卻波及到辛苦耕種一整年的農民,犯了過錯又不誠心道歉,其實讓人感到非常憤怒,也不禁懷疑起身為總統候選人,到底是否真實地關心農民?

柿農面臨的是一年收成一次的壓力,收入還要償還先賒欠的農藥與肥料錢,並且負擔家計,是面臨到很大的壓力的,可否請政黨在惡鬥前,對農民高抬貴手,不要為了自身利益,傷害到努力求生存的農民。

不過今年也有讓人振奮的事情,因著拍攝「賽德克.巴萊」而走紅的林慶台(飾演中年莫那魯道)來協助部落廚房甜柿產銷代言,對於發展社區產業努力要打出知名度的部落廚房而言,有所幫助。

林慶台參與部落廚房甜式開賣記者會

部落廚房甜柿開賣記者會

四、甜柿直銷與社區照顧

部落廚房的甜柿直銷,有一點一定要提的是,不只是單純提升農友收入而已,而是其收益會回饋到社區照顧上面,或是加以回應社區的需求。從社區照顧面來看,自九二一地震後,大安溪部落工作站就有在做社區照顧,成立部落廚房也是為了實踐泰雅文化Gaga中重視的「共食共享」,透過一起吃飯,一起工作,讓部落的人可以「一起」工作,像是每天中午都會送餐給沿線六個部落,無力自理午餐的老人家或是身心障礙者。另外,每學期都會發放獎助學金給國中生、高中生、大專生,以作為鼓勵,並且也可以幫助部落家庭負擔沉重的學費,甚至有學生因此畢業後回來部落工作,或是就讀社工系,想要回部落盡一份力。

但要運作這些社區服務,不能只靠愛心與熱情,而是要有能力發展自己的社區產業。甜柿直銷就是一個很重要的收入,其盈餘將會進入部落廚房,支持社區照顧。同時提升農友收入,並且運作社區照顧,這是跟其他發展農產直銷的團體很不一樣的地方。另外,數年前因為颱風的緣故,造成部落的水管被土石沖毀,這種容易缺水的狀況是部落常見的困境,部落廚房就結合智邦基金會,捐出部分甜柿盈餘,讓社區發展協會搭建簡易自來水管線,所以社區產業的發展也可以帶來不同團體的合作,共同回應部落的需求。

部落廚房獎助學金審查會

五、結語

部落廚房進行的甜柿直銷,不只是達觀部落,而是擴及到大安溪沿線的農友,農友們也都清楚部落廚房要推行社區照顧的理念,也願意支持。但甜柿產業也面臨到產量過剩,台灣各地都一窩蜂種植,價格逐漸低落的狀況。而農會、行口,雖然有不可取代性,但是對農友而言,卻都是收購價低的情形,部分農民甚至因此開始發展個人人脈網絡的銷售管道,部落廚房的甜柿直銷,是一個有較高收購價,且可以發展社區照顧,具有社區公共性的社區產業,雖然營業規模不大,但也是一股社區發展的力量,會繼續成長茁壯。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我很喜歡柿子,今年若要開始銷售時請聯絡

我要留言